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好想變成獨角獸》影評:誠實面對自我 追夢才有意義

文/蔡宜霖

《好想變成獨角獸》劇照。(Netflix提供)
人氣: 45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4年05月18日訊】獨角獸相較於普通的馬匹,更容易給人一種帶有奇幻色彩的夢幻感受,這種差異在美國電影《好想變成獨角獸》(Thelma the Unicorn)中,也與主角一心想實現歌星夢結合,以故事實際走向讓人體會真實做自己的重要性,在趣味中展現良好內涵。

故事背景為,主角西瑪是一匹住在牧場的小馬,牠與兩隻驢子朋友一起組成樂團,想在音樂賽事中發光發熱,卻始終無法如願。某天西瑪將自己打扮成獨角獸後,開始受眾人矚目,搖身一變成為獨角獸網紅,並被業界經紀人挖掘,正式朝歌星之路邁進。然而,假的獨角獸身分終究是成名後的隱憂,而且西瑪與驢子夥伴的友誼也受到衝擊,能否誠實面對自我,也成為攸關其人生走向的關鍵。

《好想變成獨角獸》劇照。(Netflix提供)

普通的馬匹與獨角獸相比,通常顯得更樸實無華,電影對西瑪改變身分前的經歷塑造,也能有效貼近這點。其在牧場的生活點滴及在選拔賽中難受賞識的處境,能有效體現身為普通動物的操勞與無奈,使角色形象貼近於有志難伸的定位。同時,生活橋段也能憑藉意外麻煩不斷,營造出諸多趣味,使電影保有歡樂喜劇的調性。而西瑪與驢子朋友的友誼除了具有溫馨色彩外,更能確保友情成為故事中的重要支線。

動物可與人直接溝通 成趣味設定

就故事設定而言,《好想變成獨角獸》除了如同許多動畫片將動物擬人化之外,在片中的世界裡,動物與人類更是能直接用言語溝通,這也讓角色間的對手戲有著更多可能性。人與動物的關係塑造,更能洋溢出不同物種和諧共存的良好氛圍,而且合作關係還具有動物明星、人類經紀人這種組合,在角色互動上打造出不同於現實生活中的趣味感受。

《好想變成獨角獸》劇照。(Netflix提供)

西瑪化身為獨角獸,是改變故事走向的契機。本片對該面向的安排不同於許多類似作品,魔法、實現願望的精靈等帶有奇幻色彩的元素,在片中完全絕跡;西瑪頭上的新角以及嶄新的桃紅色造型,屬於人為加工與意外事故的性質,讓變身這件大事一開始就具有謊言屬性,某日是否會被拆穿也成為潛在伏筆,使劇情具有不定時炸彈不知何時會引爆的不確定性。

變成明星這件大事,在片中的塑造也稱得上較為合理。一開始受到矚目,屬於生活中的偶然性質,後續發展也能有力體現,趣味消息很容易一傳十、十傳百的特性,以及網路對新奇事物的加持效果。而西瑪本身的底子,也能發揮良好價值,優質的歌喉與獨角獸的特殊造型結合後,名氣扶搖直上便顯得較順理成章。

《好想變成獨角獸》劇照。(Netflix提供)

舞台表演戲碼 兼顧多個面向

首場正式登台表演的戲碼,在片中的塑造則能兼顧多個面向,在故事刻畫上,做到不同層面齊頭並進的優質效果。西瑪登台後毫無怯場的出色台風,優質歌喉、在台上的一舉一動,以及台下觀眾的熱烈反應,均能營造出一個希望之星正在崛起的熱烈氛圍。

在這場表演中,(以下涉及劇透)西瑪的兩位驢子夥伴卻因故被排除在外,除了為友情締造波折外,出名與多年情誼是否難兩全,便能成為刻劃情感張力的要素。該場演出本來屬於為其他明星暖場的性質,這也讓與他人結下樑子成為塑造緊張感的一大面向,並為故事增添敵我交鋒的潛在元素。

《好想變成獨角獸》劇照。(Netflix提供)

明星身邊往往少不了經紀人這種角色,《好想變成獨角獸》對該職業的塑造則能體現不同面向,西瑪先後經歷過兩位不同的經紀人,一位表面上極為正經嚴肅,但具有務實幫助他人的正面色彩,能給人事業穩健起步的感受;一位則浮誇色彩鮮明,外在形象塑造也具有濃濃的油腔滑調性質,當西瑪轉而接受其幫助後,故事走向也更有成名中蘊藏不安的性質。能藉著人類角色的性質差異,為故事風格奠定基礎。

故事氛圍與一般追夢電影不同

《好想變成獨角獸》的故事雖然與主角圓夢有關,但故事塑造卻與一般的追夢電影有顯著區別,劇情走向雖然包含西瑪的事業蒸蒸日上的內容,但繁榮與功成名就的美好較偏向表皮性質;成名的背後包含獨角獸的冒牌身分,以及與朋友因故漸行漸遠的層面,都能讓追夢成功的勵志色彩大幅淡化,使故事性質較貼近於喜氣下具有隱憂;能否找回成名前的初心、真實的做自己,則成為故事真正的核心價值。

《好想變成獨角獸》劇照。(Netflix提供)

主角會逐漸走回正途,是往後必然的劇情發展,就實際詮釋而言,能做到兼顧「正面因素促進」與「外在敵對因素逼迫」兩層面。有關前者的部分,友情是重要催化劑,西瑪儘管走在拋下朋友單飛的歧途,但兩隻驢子並未心生妒忌或怨恨,反而給予祝福,開闊胸襟也帶來極大感染力,能突顯昔日情誼成為感化西瑪的良藥,營造找回初心的種子悄然種下的希望色彩。

就後者的部分而言,與其他明星結下樑子這項伏筆,則能發揮帶動故事發展的價值,使祕密可能曝光與他人的作亂充分結合。這類劇情走向固然不難猜測,不過《好想變成獨角獸》仍做出一些不同變化,故事並非往真相突然曝光、主角遭唾棄的方向發展,而是讓西瑪的無故失蹤成為世界大事,使重大轉折的發生不至於太套路化。

《好想變成獨角獸》劇照。(Netflix提供)

「以正確的方式圓夢」是最終高潮核心

「以正確的方式圓夢」則成為故事最終高潮的核心,這類戲碼能以友情層面作為良好開端,使找回情誼、再度攜手奮鬥成為推動志向的原動力;進入重要表演會場可能遭逢的難題、敵人的潛在干擾與阻撓,則能讓相關過程增添冒險色彩;西瑪選擇主動公開真相,能彰顯為錯誤負責的重要性;帶有喜氣色彩的表演戲碼,則能締造在修正錯誤後,一切重回正軌後的美滿效果。

《好想變成獨角獸》的故事聚焦在主角的追夢經歷,冒牌的獨角獸身分則成為創造變數的絕佳基石,找回初心的可貴、友情歷經的考驗,均能讓故事質感提升,足以確保本片成為合格的喜劇之作。◇

《好想變成獨角獸》劇照。(Netflix提供)
《好想變成獨角獸》劇照。(Netflix提供)
《好想變成獨角獸》劇照。(Netflix提供)

責任編輯:鄭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