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舵工谋财害命 数十年后遭报应

作者:仲翁整理

天道不息, 报应不爽!(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1445
【字号】    
   标签: tags: ,

清朝时,无为州(在安徽省庐州府,入民国改设无为县)有两个船夫,同撑一艘渡船往来于江上载客维生。他们一人在船首掌篙,一人在船尾掌舵,合伙了好些年。

有一天,来了个不寻常的单身旅客要雇船,这个旅客行囊饱满,穿着打扮也很富贵气。掌舵的舵工窥看他的钱财多得一时数不完,歹念陡生,想谋财害命。他想与篙工图谋,篙工以为不可,舵工再三强求。

篙工就说:“我两人虽然同驾一艘船,不妨各作各的,我不问你的事,也不泄露你的图谋。”

当天夜里,那位旅客到船尾解小便,舵工趁他不防,将他推入江中。淹水的他大声呼救,篙工听到呼救声后也起身,只见那旅客已沉没江中,没了踪影。

舵工急忙打开他的财物,想分少许给篙工,但是篙工不接受。舵工又想将船赠给他,篙工也不接受,篙工说:“我自知贫富有命,不敢冀求突然间的暴富而引来灾祸。”

舵工于是将害命所谋得的财物全数带回家中,置买田产,一时家道兴隆,子孙鼎盛。篙工也不渡船了,回到自己家中耕田。每每看见舵工添丁之喜、财富累增之时,总是叹说:“天道何在!”篙工的妻子听到后就责怪他,以为他妒忌人家的富贵。

过了一些年后,舵工的孙子中举,而后又以武举中进士,衣锦还乡宴请宾客。贺者盈门,篙工也前往祝贺。宴客后,舵工率领一门子孙和妇女,前往某庙宇敬神酬愿。他们从无为州滨江的白马嘴登船。

就在船离岸仅数十尺处,忽然大风骤起,把那艘船翻转倾覆在江中,舵工全家男女老幼三十余人,无一人能幸免。岸上送行的人还未来得及掉转脚跟,那艘船已经沉没江中。

天道不息, 报应不爽!他们一家一起遭报应。(pixabay)

篙工在岸上看到后感叹地说:“天道果然无处不在!”

岸上送行的其他客人听到他这么说,感到很奇怪,就问他缘故,篙工不答。后来篙工妻子私下再问他,他才道出事情的来龙去脉来。

噫!舵工杀害了一人,而他全家死于江里有三十余人,其报应似乎也太过残酷。然而,舵工用所得到的不义之财,来养肥其家人,来帮助其子孙,享受荣华富贵欢乐数十年,上天等到这时才降灾祸来惩罚他,犹如借债的人借得愈久,而所偿还的利息就需要越多!@*#◇

资料来源:(清)薛福成《庸盒笔记》

--点阅【民间故事】系列--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岸上有一栋高楼,半夜里,突然失火,大火熊熊燃烧,楼中人张惶呼叫,乱成一片。林孝廉忽见一个少妇,只穿内衣短裤,从楼上坠入船中。林孝廉见少妇衣不蔽体,急忙把自己的狐皮长袍拿过去,给她盖在身上。又叫人把她扶进船舱休息。自己则挑灯站在船舱外面,守护着她。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徐生原可考上状元第一名,但因他背女子过河时吟诵的诗句,流露出不正的想法,他中第一名状元的资格便被褫夺了……
  • 根据《玉壶野史》卷一记载,曹彬满周岁时,曹家举行了庆生宴会。曹彬父母把上百的玩具和器物全都摆在宴席上。众人也都好奇,小曹彬能抓到什么呢?
  • 故事中的渔民救人不图名、不图利、不图报,既帮淹死鬼修成了正果,自己因救了三个人积了很大阴德。自从淹死鬼做了土地神,渔民就再也不打鱼了。而渔民也得到了福报,在神佛的护佑下,不管灾年丰年,他家的庄稼年年丰收,家中事事顺利,家境也慢慢富裕起来,他活到八十多岁无疾而终。
  • 《寿康宝鉴》里记载的一个因果故事,引发了我的一些思考。故事中蓝润玉的行为,在现代人眼里,不仅不算啥错误,很可能还会被人以“痴情”“追求爱情”等来看待,会看成一段有“浪漫情愫”的“暗恋”及“美好回忆”。可是,他的行为却遭到了天谴恶报。
  • 北宋初年,在益津关一地(现今河北省霸州市),名将杨延昭成功运用“火牛阵”大败韩昌的五万铁甲骑兵,重现了这场经典战役。
  • 铁甲骑兵,是骑士与战马都穿着坚固铁甲的兵种。他们同时具备极高的防御与攻击能力,主要用以前线冲锋击破步兵之方阵,在东西方战史上都有过辉煌战果的纪录。在北宋时期的辽国也有着这样一支精锐部队,一度让宋军陷入苦战,但这支部队最后是如何被打败的呢?这便是在河北当地流传千年的杨门女将大破铁甲骑兵的传说......
  • 传说大禹治水留下的海眼,在江陵县城的南门外就有一个。“海眼”有龙、各种神兽或神灵镇守,不能轻易移动、打开,否则海水就会倒灌陆地,形成洪水灾害,江陵城就发生过这样的事。
  • 唐总督只信鬼话勘案,不重证据,差点造成一桩冤案;而江苏司郎中纪容舒与刑部主事余文仪,虽遇奇事,仍尽忠职守,详实勘查案件,最后让一桩沉冤得以昭雪。
  • 老人收到的一百两,其实是从商人的箱子里拿出来的,而招待老人的酒席,是典当商人的背心付的钱。但这位江西术士如何办到的?这就无人知晓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