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劳拉‧川普: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将重组

人气 1897

【大纪元2024年03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Janice Hisle和Lawrence Wilson报导/吴香莲编译)美国新任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NC)联合主席、前总统川普(特朗普)的儿媳劳拉‧川普(Lara Trump)表示,从她上任第一天起就开始了和其他新任领导人一起对该委员会进行大重组。

3月12日(周二),劳拉‧川普在接受《大纪元时报》独家专访时说:“这是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新一天的黎明。我认为人们看到我们所做的很多事情都会感到好像呼吸到了新鲜空气。”

她没有透露上任时解雇了多少RNC员工。她说,最终人数还没有确定,因为“有些人还会回来,有些人不会”。

她指出,新上任领导人的快速行动表明“我们真的非常认真”,“共和党的首要目标是帮助川普总统和其他共和党人赢得选举。这意味着筹集资金、理智地花钱、吸引选民,并确保选民的选票发挥作用”。

她是川普总统的儿子艾瑞克‧川普(Eric Trump)的妻子。她和其他RNC高层领导人,包括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领袖、新任主席迈克尔‧沃特利(Michael Whatley)对RNC的改组采取强硬态度。

“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交朋友,我们是为了获胜。”她说,“如果你真的专注这个目标,你就必须对人们说‘不’;你就必须进行艰难的对话。”

她的态度代表了一种重大转变。政界人士告诉大纪元,多年来,RNC的运作方式就像一个“老好人俱乐部”,里面充满了乐于助人的人。

劳拉‧川普在回应这一状况时说:“我认为这是太多人对RNC的看法。这就是为什么我公公呼吁改革这个领导层。”

她和沃特利的上台,加上RNC首席营运官、川普竞选团队长期合作经理克里斯‧拉西维塔(Chris LaCivita),他们三人巩固了川普作为共和党实际领导人的地位。

南方卫理公会大学(Southern Methodist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马修‧威尔逊(J. Matthew Wilson)说:“领导层的这一变化标志着RNC与川普竞选团队之间的完全融合。”

他说:“显然,‘让美国再次伟大’(MAGA)派现在已经牢牢控制了共和党。”

这些变化是否有利于整个共和党还有待观察,但劳拉‧川普表示,决心为整个共和党的利益,而不仅仅是为她公公的利益而努力。

3月13日,她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表示,她和沃特利当选后的周末,是共和党“度过的2020年以来最大的数字筹款周末……我们才刚刚开始!”她没有透露筹到的总额。

过去与现在

在川普的支持下,从2017年起开始担任RNC主席的罗娜‧麦克丹尼尔(Ronna McDaniel)于3月8日辞职,原因是长期领导不力、筹款不佳,以及一系列损失和错失良机。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共和党未能在2022年11月赢得参议院多数席位。

根据川普的建议,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成员于3月8日,在休士顿举行的春季会议上把票投给了劳拉‧川普和沃特利,投票表决时无人反对,一致同意他们当选。

在会上,阿拉斯加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辛西娅‧亨利(Cynthia Henry)告诉大纪元,她相信人们“对领导层的变动感到非常高兴”。她认为人们“感谢过去的领导,也受到新领导层的鼓舞”。

也有一些观察家对劳拉‧川普与川普总统的紧密关系感到担忧,此外,还有川普所背负的沉重包袱:91项刑事指控和众多民事案件,包括他正在上诉的3.55亿美元罚款案。川普和他的支持者谴责对他的法律攻击是“法律战”和“干扰选举”。

与此同时,民主党人对共和党内的剧变和几乎空空如也的国库,以及川普总统持续面对的法律诉讼感到头晕目眩。

相较之下,许多共和党的忠实拥护者对共和党的转变感到高兴。他们设想,在多年的停滞不前和愚蠢的决策之后,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将变得更加强大,重新焕发活力。

劳拉‧川普在担任共和党全国委员会联席主席之前接受大纪元采访时曾说:“我们需要进行这个国家有史以来最大的合法选票收集行动。”

选票收集在许多州是合法的,它允许人们将其他选民的缺席或邮寄选票交给选举官员。但有人担心这种做法会助长选举舞弊。共和党人长期以来对这种做法不屑一顾,而民主党人则利用了这一点。劳拉‧川普说:“他们(民主党人)这样做是否合法,还有待讨论。”

她表示,无论如何,现在是共和党人“以不同方式开始攻击游戏的时候了”。

过去的优先事项出现偏差

在麦克丹尼尔退出之前的一次采访中,亚利桑那州的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委员泰勒‧鲍耶(Tyler Bowyer)告诉大纪元,变革“来得还不够快”。他说,麦克丹尼尔在“认真利用川普的名气”来筹款,“任何聪明的主席都会这么做”。

但麦克丹尼尔之后批准的辩论“只是为攻击川普提供了素材”,他说:“共和党不能再将筹款与川普总统的名字挂钩,因为担心在川普总统面对其他共和党挑战者时受到偏袒。”他说,这让他和其他志同道合的共和党员只能说“我们早就告诉过你”。

鲍耶说,前共和党领导层不一定反对川普,但他们“心中有其它利益考量”。在他看来,旧的领导团队一心只想安抚根深蒂固的共和党政客。而这些政客缺乏“做艰难决定的勇气”,更缺乏建立政党正确基础的勇气。

他表示,共和党领导层应该告诉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他们不会在竞选中为参议员丽莎‧默科斯基(Lisa Murkowski)的连任提供1000万美元,因为她几乎肯定会赢。相反,这笔钱应该用来支持正在努力推翻民主党的共和党候选人。

他认为,如果当时乔治亚州参议员候选人赫歇尔‧沃克(Herschel Walker)的努力得到党内的更多资助,他在2022年获胜的机会就很大。

鲍耶认为,如果一个政党的领导人不愿意根据明智的策略做出决策,而是一味地讨好麦康奈尔等人,“你就会输”。“我们共和党领导层愿意这样做的时候非常罕见。(所以)它不受欢迎。”他说,“当你离任时,你不会比上任时有更多的朋友。”

“每一分钱”都花在获胜上

共和党新领导层的一个潜在早期考验是,该党是否应承担川普的法律费用。

川普的一些支持者认为,为川普承担法律费用才公平;他们同意川普的说法,即民主党总统拜登的盟友在州和联邦法院出于政治目的把川普作为攻击目标。

其他人则对把捐款用于法律诉讼的想法感到愤怒。

本月早些时候,在一次RNC会议上,密西西比州议员亨利‧巴伯(Henry Barbour)试图提出一项动议,以禁止此类捐款。但该动议未能得到足够支持,没有列入议程。

随后,RNC的两名成员拒绝就使用党内资金去支付川普律师费的问题发表评论,媒体也无法联系到巴伯。

目前看来,共和党并没有直接禁止为川普支付法律费用。最近,川普赢得了足够的选票,成为共和党的总统提名人。

劳拉‧川普告诉大纪元,所有资金的用途都将经过仔细考虑。她说:“我认为我们的一大重点是削减开支,确保每一分钱都花得明智,花在有助于我们获胜上,除此之外别无他用。”

南方卫理公会大学教授威尔森表示,筹集更多的资金,并进行分配是新任共和党领导层所面临的最重要任务之一。他说:“RNC在筹款方面明显落后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而且许多州的共和党内部也存在分歧。”

“此外,自2018年以来,该党在选举中接连失利。新领导人需要扭转这一趋势,并表明他们能够为共和党候选人带来选票,而不仅仅是充当推进唐纳德‧川普个人利益的工具。”威尔森说。

劳拉‧川普还表示,新的RNC寻求的胜利“不仅仅是川普总统的胜利”,尽管他“极其重要”。她说:“我们还想把重点放在真正重要的下一轮选举上。”“我们希望扩大我们在众议院的领先地位,我们想夺回参议院。”

这是“川普的秀”

印第安纳大学印第安纳波利斯分校政治学教授亚伦‧杜索(Aaron Dusso)指出,劳拉‧川普在其公公的竞选活动中“多年来一直是一个有声有色的角色”。

“随着她在党内拥有正式职位,她的影响力可能还会增加。人们期待她成为前台人物,而沃特利则在幕后工作。”杜索说,“但这并不是说沃特利会成为某种傀儡。显然,这是唐纳德‧川普的秀,他们两人都会对他负责。”

杜索表示,劳拉‧川普的新角色“巩固了川普对共和党的真正控制”。共和党以川普为中心的演变可以追溯到川普在2015年开始的第一次总统竞选。

“在2020年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之前,该党选择简单地重新采用2016年的党纲,而不是撰写新党纲。”杜索说,“当时很清楚,现在更清楚,共和党是川普的党。”

责任编辑:任子君#

相关新闻
是否支持RNC主席?川普:或会做出一些改变
川普会见RNC主席 将对RNC未来发展提出建议
川普挺北卡党主席任RNC主席 儿媳任联合主席
【晚间新闻】加华裔病毒专家泄密 美国要简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