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与我们并肩作战》(12)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书封(博大出版社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117
【字号】    
   标签: tags: , ,

是道义帮助了他们

口述/高智晟 文/易帆、郭若

“邹伟毅案”是我律师生涯中一起刻骨铭心的案子,当时我的感情投入也是很深的,我们在给孩子打官司过程中的付出,今天讲起来我自己都感动,但社会给我的更多。

官司打了几年,我和孩子家人的联系非常紧密,逢年过节我和老人家都互通电话。二○○二年我到丹东去看了一趟老人和孩子,他们拿出一样东西让我泪流满面。那是我这些年在节日、小伟毅生日时寄给孩子的“四张两百块钱的汇款单”,他们把汇款单复印下来,装裱在相册里面。

在他们看来这就是对我的帮助最好的一种纪念。

在丹东我带着孩子在当地转的时候,因为当地媒体对这场官司进行了跟踪报导,出租车司机不要我们的车费,公园不要我们的门票,我在小商小贩的摊上给孩子买东西卖主不收我的钱……

我跟当地人开玩笑说,我应该考虑搬到丹东来生活,这样我一生就没有什么成本了。

但是,六年多的律师生涯我们也很痛苦,因为我们没有看到国家法制丝毫进步。国内媒体在“邹伟毅案”后采访我,他们说该案是全国医疗事故赔偿额最高的,我应该感到高兴。

我说,就孩子的具体权益而言,他能获得赔偿我当然感到高兴。但是,在我介入此案之前,为什么没有一个部门想起要给这一老一少解决问题?

为什么司法部门要拖六七年才能还给孩子一个公道?

为什么当孩子需要法律帮助的时候,全中国站在他一边的律师寥寥无几?而当“像被告这样的角色”需要律师的时候,就使东北一流的律师迅速地参加到和残疾孩子斗争的行列中来?

关于医疗领域伤天理、灭人性的案例太多了。这种案例首先是由于医院的技术和财产规模方面的强势,以及他们属于国家机构,使得他们处处占有强者的地位,加上司法部门没有道义和对法律责任起码的尊重和敬畏,使得这一类型案件的处理极其不公正,甚至是伤天害理。

这几年为改变这种局面,我不遗余力地做了点事,由于我的每一起案件几乎都能在国内引起大规模的报导,也确实在全国范围改变了一些观念。

周成汉戴上瑞士捐赠的耳蜗

周成汉与邹伟毅有着一样的遭遇,同样是超剂量使用药物的医疗事故,同样是双耳失聪,同样是我为他打的官司,但,他没有小伟毅的幸运。

医院把孩子治残了,卫生局局长亲自作医院的代理人,法庭上的那种嚣张和无耻的程度,使任何文明世界都会发抖。他在法庭上公开讲,绝不能让我们赢得这场官司,万一我们赢了,只要他在位一天,我们休想拿到一分钱!

周成汉的祖母当场气得昏倒在地,从法庭出来,没半天就死了。

这场官司打了三四年,打得异常艰难。我在吉林省高院法庭上发言时眼泪都流出来了。

我说:“法官先生,一个社会,当道义没有了力量,真实没有了力量,良知没有了力量,这个社会就变成了一个没有力量的社会。今天在这法庭的国徽下真正演义的是什么?是道义、良知、人性和真实在你们手上全部丧失了力量,是公、检、法、医院、卫生局、党委、政府联手和一个手无寸铁的残疾孩子在斗争。”

这不是情绪化的语言,是真实的悲痛!

这场官司最后悲壮地胜诉了,判赔四十八万多,但尽管我们竭尽了所有的力量,到现在受害人一分钱都没拿到手。这是制定法令和执行法令者的耻辱。

这个孩子现在戴了一个耳蜗,这个耳蜗不是拥有十三亿人民的中国给他的,而是瑞士驻中国大使看到关于孩子的报导后,给孩子捐赠了这个耳蜗。

天桥挂横幅 寻找高智晟

一九九九年还有这么一件事情,有一天一个朋友打来电话,说:“过街天桥有一个很奇特的景观,你必须去看。”我到那一看,繁华的过街天桥挂着一条横幅,上面写着“寻找高智晟律师”,横幅下面是一对夫妇和三个孩子,其中一个是九岁的脑瘫病孩。

我把他们带到我的办公室。这家人姓王,家在新疆北部阿勒泰地区。孩子三岁时患了当地牧区很流行的包虫病,部队医院给他做了一个简单的手术,导致脑瘫。之后他们多次到医院和有关部门反映问题,每一次都被赶出来。于是举家来到一千四百公里外的乌鲁木齐找我。

听着他们的故事,看着孩子,我眼泪哗哗的。病童长得非常漂亮,可脖子却像面条一样,人要扶着,头能支起来,人要不扶,马上就耷拉下去了。如果这是我的孩子,我的生活不全部乱套了吗?我给孩子塞了两百块钱,并决定给他打这场官司。

新疆贫穷落后,新疆法官的保守在全国也是榜上有名的。我为此案四次往返于阿勒泰和乌鲁木齐,最终给孩子争取了十六万元赔偿。

杨伟国等不及胜利的判决

那几年像这样的案我处理过不少。还有一个民工的孩子叫杨伟国,三岁,到市场玩的时候,看到卖海鲜的摊上放着矿泉水,拿起来就喝了。原来那是黑心的商贩为了使海鲜看上去新鲜、有光泽而使用的烧碱水。孩子不懂,以为是饮料,当时就把整个食管烧得全部黏连在一起了。医院拿出一个方案说要做二十二次手术,要把整个食管全部切除,然后把小肠还是把哪一部分一点一点往上拉,一次手术拉一点。

孩子的父母在出事后紧急跟小贩交涉,小贩拿出了一万块,还要孩子的父母打了个借条。给孩子做了两三次手术以后这个家已经倾家荡产了,医院里有个医生建议他们到新疆去找一个叫高智晟的律师。这家人就拽着一个名字,没有电话,没有地址,到新疆找到了我。

这场官司对方的阵容是十名被告、十二名律师,非常庞大,因为他们各个是个体户,都有钱,我们这一方只有我和孩子又瘦又小的父亲。庭还没开呢,对方就故意放出风声,说他们跟当地的政法委、人大和法官关系如何如何,“姓高的想赢本案,如履蜀道!”

一开庭我就告诉他们,如果你们理智,你们将给孩子赔钱,你们输的是钱;如果你们不理智,迷信那两个钱的力量,那你们将输掉道义和失掉钱。

我当时正在给新疆检察系统讲课,他们一听我是免费给孩子打官司,给我派了车。新疆电视台对这场官司一直跟踪报导,强力地支持了我,法院最终判决给孩子赔偿三十二万。

非常不幸的是,官司打赢了,杨伟国这孩子却因为耽误治疗死了。

※ ※ ※

这几场官司都打赢了。正因为打赢了,我更有条件去评说它们。

从这几场官司我们看到了什么?我们看到更多的是民众对道义和良知的支持。

我也经常在各种场合谈到,这大概是中国仅存的一点希望。

至于法律,至少它没有自觉地发挥作用。那些最终对受害儿童有利的判决,往往不是为了维护孩子的权益,而是慑于来自社会主流、非主流道义支持的能量,在新闻媒体反复跟踪、报导的压力下,不得不作出的。即使法律在这期间产生了作用,也是偶然力量的介入和偶然因素的刺激,最终迫使它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我这几年如果有一些成就感,那就是我支持了很多孩子,使他们因为我的代理获得了一些赔偿。某些持相反价值观的同行称我是“一条在全国各地拚命免费为人打官司的疯狗”,我觉得这话值得商榷。

作为一个律师,打免费官司绝对不是我的追求,而是没有任何选择余地的“接受”。它不是一个自觉选择的结果,而是接受的结果。当那些受害人、那些父母背着孩子万里迢迢找到了你,你了解了他们的痛苦之后,他们流泪的过程就是你流泪的过程,你还能有什么选择?你觉得你没有力量保护他们,但至少可以参与他们所谓“维权”的过程。仅此而已。

当然,那些案子也给我带来很大的困扰,尤其是前几年,全国各地这类型的案件来找我的很多很多。毫无疑问,不管我疯到什么程度,我不能全部接下来。◇ @

选自《神与我们并肩作战》/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二○○三年以来,不断发生类似太石村及陕北油田事件般官员虐民的冷血事件,受到残暴伤害的公民规律性地状告无门,和平的抗争必遭野蛮报复,中国的出路何在?中国人的出路何在?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对中国公民而言,尤其对具有法轮功修炼者身份的中国公民而言,他们的人身自由甚至是生命,实际上是处在一种完全不能确定的、恐怖的风险状态中,当当局感到有任何的“不安全”——有时根本就是一些官吏偶然的臆症发作——灾难即会降临。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在当今中国社会里,由于完全不受监督和制约,公权力的专横与任性已完全发展成了一种日常性的政治生态。一些政府部门奉自我利益为圭臬,非法、野蛮劫夺公民的法律利益,成了一些政府部门的首要政治任务。以至在现实生活中制造出一起起按中国现行法律规则来衡量为荒诞不经的事件。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从七月十二日始,针对尽早结束陕西省榆林市及靖边县三级地方政府非法、野蛮关押国内外著名维权律师“朱久虎”及其他“十一名涉油经营者”的局面,我及许志勇博士、滕彪博士、李和平律师一同抵陕北靖边县。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上个月,我参加了几十家媒体在北京友谊宾馆召开的一个涉“圆明园防渗工程问题”的研讨会,会后一记者问我此时想对政府说点什么,“当今的政府不做事,是对中国公民的最大善举。”我如是回答。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长久以来,被人们视作安全的学校,现在也存在危险——危至夺人性命,且非偶然发生的意外。我在两年时间内接下的、造成鲜活生命死亡的沉重事件即不下十起,这足应引起我们的警惕。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被中外艺术界誉为媲美法国艺术家聚居地“蒙马特高地”的广州“小谷围艺术村”已被广州市及广东省两级人民政府的恶行摧毁。但,还未彻底摧毁。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而祖祖辈辈居住、生活的房产,被那些与黑帮暴力无二致的官商合体者野蛮拆毁后,照旧的规律是,嚎啕依旧、状告无门依旧。黄老汉一年来的遭遇完全印证之。
  •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高智晟,维权
    我的一些案件但凡有一点意思的,或者说从新闻的角度看“有些新闻亮点”的,都是为弱势群体打的一些免费官司,给受害儿童提供了一些无偿的法律帮助,其余都是经济官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