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昭天意——管窥预言中的后中共时代及未来(上)

作者:天宽
精通天象易数的修行者在红尘外静观世幻,在不同时期留下未来之图谶,给今人以启迪与警示。(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30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预言文化,贯穿了中国朝代的兴衰起落,精通天象易数的修行者在红尘外静观世幻,在不同时期留下未来之图谶,给今人以启迪与警示。在历史的今天,中国大陆疫情再起之际,回看千年来古今之预言,对于纷繁迷乱中的世人而言,有着明辨正邪善恶的启示作用。

对于不同预言之解读,向来是众说纷纭,也一直不乏有心者对预言进行曲解,以穿凿附会谄媚于当权者,如将中共党魁对标预言中救世圣人,将预言提到未来人类进入大同之新纪元解读为共产主义之实现云云。然天行有常,不同预言之作者虽因所在不同之境界,对未来之描述有不同侧重,但脉络之主线,关键之场景,政权之更迭,则皆可相互印证,对单篇预言内容做孤立之解释,则难以与各预言相映照。笔者仅从预言中的后中共时代与中华之未来为主要切入点,抛砖引玉,以飨有缘。

1.瘟疫起于江汉,中共气运大衰

《黄檗禅师诗》云:“赤鼠时同运不同,中原好景不为功。西方再见南军至,刚到金蛇运已终。”此篇首句点明中共红色政权气运之兴灭以两个鼠年为起止。1948戊子鼠年,中共气运正盛,在东北、华东、华北三个方向与中华民国国军进行决战,取得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胜利,中共红军夺得江北半壁江山。前四年的1944年6月至1946年7月,土星进入了井宿,福星照井,给井宿所在分野之关中古秦地赐福。抗日战争胜利前,章嘉大师曾预言“胜不离安,败不离湾”,建议国民政府迁都西安,以定延安,国民政府亦曾有在西安设立西京之计划,然彼时蒋中正不以为然,选择还都南京,而中共则在天象对秦地之赐福下,于延安迅速壮大。还都南京的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则应了定都金陵之政权多短命之风水魔咒,后历经多次疏迁,最终迁都台北,始得安定,得以延续至今。

1948戊子鼠年之次年4月,共军强渡长江,南京沦陷,中共于10月1日宣告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党领导下的中华民国国军兵败如山倒,直到10月25日至28日的四天内,在由孙立人将军亲手操练的青年军201师的防卫下,于福建沿岸的金门列岛如神迹般逆转战局,取得古宁头大捷,自此奠定了中共窃据中国大陆,中华民国政府维持位于台澎金马及南海东沙、太平诸岛的统治,持续至今。1948戊子鼠年作为奠定中共窃取中国大陆之至要年份,可谓鸿运当头,气运之始。

时过境迁,到了2020庚子鼠年,瘟疫在武汉全面爆发,并由武汉电视台所在的江汉区迅速扩散至全国,之后传遍世界。自疫情爆发以来三年间,中共实施了对疫情“动态清零”的全面严酷封控措施,期间隐瞒疫情和草菅人命的行为,使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清醒过来,逐渐认清中共之真面目,民间抗暴事件此起彼伏,接连不断。2022年11月,中国大陆爆发白纸运动,示威潮遍及中国至少21省并波及海外,成为自1989年六四事件以来中国大陆爆发的最大规模之反政府集会示威运动,并于上海乌鲁木齐中路喊出“共产党下台,习近平下台”之口号,同月底,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于乌鲁木齐中路西侧的上海华山医院病亡,中共气数将尽。

与1948戊子鼠年中共运势正盛相对,自2020庚子鼠年以来,中共其道大衰,国内经济下行,民生凋敝,烂尾楼、断供潮、各种暴雷层出不穷,昔日“厉害了我的国”之宣传沦为笑柄,一带一路、千人计划、雄安新区、中国制造2025等政策项目纷纷烂尾,正所谓“中原好景不为功”,自中共在西方帮助下加入世贸后二十年来的经济增长原来不过黄粱一梦,被愚弄的百姓逐渐明白“中原好景”是中国人民勤劳努力的贡献,并不是中共的功劳。2020庚子鼠年,是中共红色政权气运大衰,走向溃败的重要转折,正所谓“赤鼠时同运不同”。

“西方再见南军至,刚到金蛇运已终”则点明了中共气数之终点,即在于“金蛇”。在黄檗禅师预言诗中所涉颜色与生肖的组合中,以生肖对应年份,颜色则另有所指。“赤鼠”之“赤”指代中共红色政权,“金蛇”之“金”在五行中指西方,亦有佛国之意象,与前半句“西方再见南军至”相应。而何为“南军”?中共于1948戊子鼠年,历经三大会战,从辽西之沈阳、长春一路长驱南下,占据长江以北半壁江山,而与之相对应,在南方防守的中华民国国军正是“南军”,在1949年中共篡政后,撤退至泰缅边境的中华民国云南反共救国军曾二次由中国西南部云南边境自西向东反攻大陆。或许在未来不远的蛇年,中共气数已尽,而“南军”将再次在中国大陆出现。

2.域中再现旌旗美,红花开尽白花开

《推背图》金批本第53象颂词“一个孝子自西来,手握乾纲天下安,域中两见旌旗美,前人不及后人才”中描述了关中天子手执乾纲,去党留政后,政权和平过渡,中国大陆境内第二次出现昔日旌旗之美。近代中国境内政权旗帜之变换,从北洋政府期间昙花一现的五色旗,到1928年通过的《中华民国国徽国旗法》规定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再到中共之五星红旗,历经三次易帜。如今五色旗已走入历史,中共血旗沾满累累血债,是红色恶龙在人间之投影,谈不上“旌旗美”,而取象宏美的中华民国之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历经战火,虽在中国大陆被严格封杀,仍一直飘扬在台澎金马及世界各地华埠上空。

中华民国国旗。(公有领域

中华民国政府自1949年退守台湾后,从1971年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两阿提案通过,到1979年中美断交、美国与中共政权建交,昔日友邦纷纷与中共势利相交,中华民国邦交国数量降至谷底,由于中共在国际上不断地霸凌和欺压,台湾民众被排挤在各个国际组织外,在阴阳反背的天象下,沦为国际上的亚细亚孤儿。在严峻国际情势与岛内本土化思潮的助流下,退守台澎金马的中华民国政府在两蒋后逐渐放弃以正统中国自居,对中共政策转攻为守,中共则借势绑架了中国之代表权,以党文化取代中华文化,在国际上大肆张狂其假、恶、斗之痞相,使中国与中国人被污名化,不愿蒙染污名的海外华人与台湾人纷纷与被中共裹挟的“中国”做切割,避之若浼。

中共并没有因退守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将中共叛乱政权奉称为中国而停止对中华民国的攻击,只要中华民国继续存在一天,中共就无法抹去篡政窃国的不安全感,中共自始自终都指称对岸为“台湾当局”,中华民国总统府在中国大陆被称作台湾地区领导人办公室,中华民国的旗帜在中国大陆社交媒体被严格审查,中共以千方百计抹煞中华民国政府之合法性及存在事实,从人世间狭隘的角度看,中国大陆再现中华民国之旌旗,似乎是不可能的幻景。然历史之进程往往出人意料,少有人曾想到庞大的苏联会于一夜间轰然解体,中共豪横跋扈的表皮下亦早已千疮百孔,而无论国际风云如何变化,岛内思潮如何起伏,中华民国这一神器如定海神针,始终无人可以撼动,安然存在于台澎金马的土地上。中国之未来或如《武侯百年乩》中“称雄东土日己终,物归原主非奇事”所预言,中共篡政后霸占东土神州之气数已尽,中华大地也许将在出乎世人意料之外“物归原主”。

2015年11月7日,习近平与时任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在新加坡举行海峡两岸自1949年政治分立66年来双方最高领导人的首次会晤,党媒《人民日报》官微以“双羽四足”附会《推背图》之预言,然而预言本是神通者以上天之图谶警示后人,不以人间任何权势者之意志为转移,超然于世间纷乱之外,怎会遵照当权者之虚妄而变通。当浅层天象对应下无视乾纲的“关中天子”一意孤行,错失“顺天休命”之历史良机,而选择为红龙续命,与亘古之功德失之交臂,所做的决策皆成为烂尾之丑事,其自身的安全也面临危险,不可能带来预言中的“手握乾纲天下安”,而预言中深层的未来天子,则将走上历史舞台。至于逆天而为的末代党魁,将在《推背图》第46象“东边门里伏金剑,勇士后门入帝宫”所预言的兵变中失去权力,中共于中国大陆之统治,也将进入终结。

关于中共红朝结束后中华之新政府,《金陵塔碑文》中以“红花开尽白花开,紫金山上美人来”为预言。在象征中共政权之“红花”开尽后中华大地将迎接“白花”之盛开,而何为关键之“白花”,许多预言之试解者对此却鲜有触及。其实若以全新之视角观看中华民国之国徽,其图案虽由中华民国首位文烈士陆皓东在久久未有思绪后,于一日清晨偶观初生之旭日时生起天人合一之感动,取其庄严宏美之意象设计而成,然摒除其青天白日之象征,十二道白色光芒实形如花瓣,诚然别有“白花”之写照。后半句则以位于中华民国旧都南京的“紫金山”暗合政权之意象,与前半句“白花”相呼应。

中华民国国徽。(公有领域)

倘若中华民国在中共政权崩溃后重回神州故土,则中共八十年来之强权统治,在中国历史之正述中,将无法作为一独立朝代与中国历朝历代相并列,因中华民国国史绵延未断,中共自始自终都是在中华民国国土内盘据的叛匪集团,只是从其不光彩的起家到灭亡,给中华民族带来了历史上最沈痛、最深重之灾难,也将留给后人以最深刻的反思和警醒。

为避免中共政权垮台后可能出现的社会动荡,经济崩溃及核武失控之风险,为祸人民福祉及区域和平,在以谋两岸人民永久之和平福祉为己任、心怀大志之领导者的努力与海内外情势的配合以及“美(国)人”的协调下,或许阔别八十载的中华民国中央政府将回到南京,实现“紫金山上美人来”之诗谶,彼时中华大地也将自然地恢复使用正体字,摒除马列遗毒,迎接中华文化全面复兴的新纪元。(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