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谜】惊人的实验 被忽略的真相

被忽略的真相?!一百多年前的实验透露了瘟疫的秘密?东方最神奇的防疫妙方,竟然这样做!(《未解之谜》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219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家好,我是扶摇,欢迎和我一起探索未解之谜

1918年11月,几位美国海军军官来到了位于波士顿港迪尔岛(Deer Island)的一所军事监狱里。他们仔细阅读着关押人员的档案,然后从中挑选了一批年龄在15岁至34岁的犯人。

军官们向这些人开出了一个危险且诱人的条件:如果他们能配合医生进行一场风险极高的人体实验,并且能够活下来,那么就将给他们特赦,恢复他们的自由。最终有62名罪犯与军方达成协议。

那么他们要参与的是什么医学实验呢?

西班牙大流感

1918年,正当第一次世界大战接近尾声的时候,一场世纪瘟疫──“西班牙大流感”突然来袭。这场瘟疫传播的速度很快,一年多内感染了全球5亿人,占当时全球总人口的近1/3,传播范围很广,甚至传到了太平洋群岛及北极地区。

而令人恐惧的是,这场瘟疫致死率很高,三波疫情,每次高峰仅持续数周,但带来的死亡数字却是巨大的。据统计,被这场大流感夺去生命的人数在2500万至5000万之间,上限可能达到9000万。

更令人们感到手足无措的是,这场瘟疫似乎是针对年轻人而来。据统计,整个大流感死亡的人数中有50%是年龄在20至40岁的青壮年。据估计,小于65的病死者占死亡总人数的99%。

而那62名波士顿港迪尔岛的犯人,就将帮助医生们了解这场大流感到底是怎么传播的。

匪夷所思的实验结果

医生先从已经患病严重的病人身上提取分泌物,然后再把这些分泌物喷入受试者的鼻腔和喉咙或滴入他们的眼睛。医生还从病人身上抽血,将其注入受试者体内。

这62人中还有10人被安排模拟在自然环境中与流感患者接触的情况。他们被送入病房,里面的病人因为流感而濒临死亡。医生要求这些受试者在病床四周走动,贴近患者的脸颊,将病人呼出的气息深深吸入到自己的肺中。为了确保他们能感染上流感,医生还要求他们至少和病人交流五分钟,以及让病人对着他们的脸咳嗽五次。

每个受试者都要这样接触10位病人,这些病人严重发病都不到3天,治病因子还在呼吸系统且具有传染力。

按照一般的认识,大家是不是觉得这62位受试者凶多吉少啊。就算不是全军覆没,估计也会被流感撂倒一大部分吧?测试结果却让所有人目瞪口呆,因为他们中一个人都没有感染流感。

而在旧金山湾的天使岛(Angel Island)隔离中心,一个类似的实验也在进行着。

实验人员在芳草岛(Island of Yerba Buena)从海军训练中心的士兵中选出了50名自愿参与实验的健康人。这些人在芳草岛已生活了一个月,由于芳草岛与流感爆发地区完全隔离,再加上这50人的医疗记录,可以肯定他们实验前绝对没有接触或者感染流感。

受试者被要求做了和迪尔岛受试者类似的事情。大家猜猜结果如何?还是无一人感染。

医生们无比困惑,这些受试者本来是来帮助他们解决难题的,但是现在却成为了一个新的难题:为什么这些人与患者有如此亲密的接触,却没有感染上?这场瘟疫不是专找年轻人吗?怎么这些人没事?感情这瘟疫不是谁想感染就能感染的?难道瘟疫有眼,只有被它盯上的人才能感染?

迄今为止,医学界对此没有合理的解释。

不过,这令人匪夷所思的实验结果,却让我们联想到历史上有关欧洲黑死病的一些描述。有的人一出门,甚至只是和人说了几句话就染疫暴毙,而有的人抱着逝去亲人的遗体也想感染瘟疫一起死,可是却没事。在疫情中,很多虔诚的基督徒不顾自身安危,救助染疫的民众,而瘟疫对他们似乎也是绕道而行。

这不得不令人思考,瘟疫到底为何而来,为什么有人就能不受瘟疫侵害呢?现代西方的实证科学没有给出解释,或许我们可以从古老的东方传统文化中找到答案。

瘟疫是什么?

在中国古人眼中瘟疫为何产生呢?

明朝名医吴又可在其著作《温疫论》对瘟疫做了一番描述:“夫温疫之为病,非风、非寒、非暑、非湿,乃天地间别有一种异气所感。”

清朝大医学家刘奎,号松峯,在他的著作《松峯说疫》则说得更浅白:“瘟疫乃天地之邪气……它的来去很难捉摸,但是也必定是因为某些原因才把它招来的,大抵是因为人做了错误失德的事、天时的运行逆乱、冤腐的尸气缠染,而毒气变化蒸腾而出,才导致人生病。”(《卷之一‧述古》:瘟疫之来无方,然召之亦有其故,或人事之错乱,天时之乖违,尸气之缠染,毒瓦斯之变蒸,皆能成病。)

而道教陈抟老祖则在《心相篇》中明确说出了瘟疫产生的原因:“瘟亡不由运数,骂地咒天。”意思是,人们亵渎天地神灵,骂地咒天,心无善念,所以招来上天降罪,让瘟疫横行。

那么,瘟疫又是如何传播的呢?

东汉经学家刘熙在《释名》中提到:“疫,厉也。病气流行,中人如磨砺伤物也。疫,役也。有鬼行役,役不住也。”南朝梁顾野所撰韵书《玉篇》也写道:“疫,疠鬼也。”也就是说,瘟疫的发生是鬼神的作用,上天派疫鬼散布瘟疫。

《松峯说疫》中记载了这么个故事。在太湖地区有个村子,村民基本上都以屠宰为生,不信神佛。只有一个叫沈文宝的人,其全家都是信神不杀生且好善乐施之人。他们家有时还会做放生的事情,但村子里的人却耻笑他们,说他们迂腐。

某年村中有人梦见疫鬼来了,疫鬼手中拿着旗帜,相互说:除沈家修善外,其余的人家挨个全部都插旗。不久村中暴发瘟疫,过半的村民都死了,唯有沈文宝全家安然无恙,无人染疫。

如果真是疫鬼布疫,或许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有时瘟疫能很快在大范围内爆发吧。因为它并不是“传播”的。

就比如,我们之前提到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它一年多就感染了全球近1/3的人。有学者就表示,这场瘟疫似乎早早潜伏在世界各地,只等时间一到,一起发作。人们相信这背后有神的因素存在,于是不少人在西班牙流感之后变成了基督教徒。

咱们继续回来看看东方文化对瘟疫的理解。中国古人又有什么防疫妙方呢?

正气防疫

中国古代的医学家历来强调疾病的预防,认为医生的最高境界不是治病,而是使人不得病。而最神奇的一种预防观念,则是“正气防疫”。

《黄帝内经‧素问‧遗篇》中写道:“不相染者,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明代医籍《景岳全书》卷十三《瘟疫》谈到“避疫法”也说:“瘟疫乃天地之邪气,若人身正气内固,则邪不可干,自不相染。”

什么样的人算“正气存内”呢?我们来看几个历史故事。

友爱兄长 瘟疫绕行

晋朝时期,有一位隐士叫庾衮,是晋明帝皇后庾文君的伯父。庾衮年轻时,就以勤俭、好学、孝友顺父母友爱兄弟而闻名。

晋武帝司马炎咸宁年间,西晋爆发大瘟疫。庾衮的两个哥哥不幸染病身亡,另一个哥哥也染上瘟疫。

由于疫情严重,庾衮的父母想带着他和弟弟们到外地躲避瘟疫。但是庾衮不肯走,即便家人强行拉他走,他也坚持要守着生病的哥哥。他对大家说:“我天生不怕瘟病。”

家人无奈之下只好留下他和染病的哥哥。在之后的日子里,庾衮昼夜不眠,悉心地照料哥哥。有时他还抚着病亡兄长的棺柩,哀恸流涕。

就这样过了一百多天,瘟疫渐渐平息。等家人回到村子里,他们惊讶地发现,庾衮和染疫病的哥哥朝夕相处,竟然没有染上瘟疫,依旧安然无恙;而且在庾衮的照料下,哥哥的病也快痊愈了。

村里的长辈都感叹道:“这孩子真是奇异!能守护人们不敢守护的人、做人们不敢做的事。真是岁寒之后,才知道松柏的坚贞。而瘟疫似乎也不会传染好人。”

清正仁爱 瘟疫不侵

另一个故事则发生在隋文帝时期。当时有一位官吏叫辛公义,他被派到岷州,也就是现今的甘肃省做刺史。当时,当地人有个陋俗“惧怕疾病”。一个人如果得了病,全家人都会躲开他,父母、夫妻、兄弟、姊妹都坐视不管,任由病人自生自灭。

辛公义到此地后就决心改变这个情况。于是,他派下属把病人全抬到官府大厅来照顾他们。夏天瘟病大发,病人数量增到数百人,大厅里挤满了病人。辛公义就在大厅中留出一小块位置,日以继夜地坐在病患中间办公。而他挣得的俸禄都拿来给病人买药治病。在辛公义的照顾下,病人们渐渐康复。

辛公义于是对病人的家属说,“死生由命,无关彼此之间的接触!之前你们遗弃生病的家属,导致他们死亡。我现在把病人聚集在我这里,自己日夜和他们在一起,要得瘟疫的话,我是不是早就死了?何况这些病人都痊愈了!你们可不能再保留这种陋习了。”这些病人家属听了都很惭愧,后来当地这种“畏病”的习俗就渐渐被摒弃了,而辛公义也被当地的百姓们尊称为“慈母”。人们认为,辛公义清正仁爱、存善心得善报,所以才不会染疫。

孝感动天 瘟疫绕行

我们再说一个《松峯说疫》中记载的瘟疫怕好人的故事。顺治十一年(公元1654年)三月间,晋陵城,就是现在的江苏常州,城东突然出现瘟疫。而且当时疫情迅猛,人传人,辗转相传,有的一家数口都死光,有的一条巷子里只剩下几个活人。人们都感到恐惧,身心战栗,远远避开晋陵城东,不敢经过,连至亲也不敢相互探问病情。

晋陵城东的顾家有一个媳妇钱氏,她在瘟疫发生前正好回到了娘家。后来钱氏听说公公和婆婆感染了瘟疫,然后传染了全家老小,一家八个人都病倒在床上,只能听天由命,于是她马上就要动身回去。可是她的父母怎么能舍得女儿回去送死呢,于是极力阻止。

钱氏对父母说:“人们娶妻原是为了奉事父母,现在家里的翁姑病得这么严重我却不回去,这与禽兽有何差异呢?”父母的劝阻怎么也拦不住她,她单身一人上了回家的路。

这孝顺的媳妇很快回到了家中。媳妇才入了家门,顾翁竟然听到鬼在对话:“众神都护卫着孝媳回来了,我们不速速躲避,会遭到不小的谴责。”就这样,她的翁姑和一家人的瘟疫都痊愈了。

《松峯说疫》的作者医学家刘奎说:“邪不侵正,孝可感动天,真是祛除瘟疫的良方呀!”

好了,今天的故事就和大家分享到这里。现在很多地方的疫情又呈现爆发的态势,医院爆满,很多人都无法得到很好的医治。希望我们今天介绍的故事能给大家带来帮助,让更多人免受疫病之苦。

未解之谜,我是扶摇。我们下期见。

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订阅频道Ganjingworld频道: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eiqjdnq7go2dgb6zFtQ9TYK11080c
订阅未解之谜Telegram群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谜》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