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谜】1967年猎鹰湖事件

事件影响力超过“罗斯维尔”,加拿大男子在触摸UFO后竟出现这个变化……奇异怪味困扰科学家们多年未解。(《未解之谜》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11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家好,欢迎来到未解之谜,我是扶摇。

在2018年,加拿大王家造币厂曾经发行过一枚奇特的银质纪念币,纪念币不仅形状奇特,其背后的故事更是不同寻常。

这枚椭圆形的纪念币以彩色铸造,上面展示着一个男人摔倒在地,还有一个银色飞碟盘旋在森林及湖水上方的景象,如果以附送的紫外光电筒照向硬币,还可以看到飞碟喷射淡黄色的热气烧向这个男人的情景。

这是为了纪念“加拿大猎鹰湖UFO事件”50周年而发行的,加拿大超常现象专家及作家克里斯‧鲁特科夫斯基(Chris Rutkowski)认为:“猎鹰湖”事件的影响力甚至超过了当年的“罗斯维尔”事件。

那麽50多年前,硬币上这个男人到底遭遇了什么呢?

空降两架UFO

硬币上的主人翁叫史蒂芬‧米哈拉克(Stefan Michalak),原本是一名波兰人,在二战结束后,史蒂芬一家便举家搬迁到加拿大定居。他在当地成为了一名工业机械师,但在业余时间,他还是一名地质学爱好者。

1967年5月20日,一个风和日丽的清晨,史蒂芬从曼尼托巴省的省会──温尼伯市出发,来到一个叫猎鹰湖的山区寻找石英和白银。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对于他来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地出行,将会改变他的一生。

史蒂芬所去的山区没什么人烟,非常寂静,日常只有野鹤孤鸣相伴,但那一天一群湖边的野鹅好像被什么吓到了,惊慌失措地朝着同一个方向飞去,这令史蒂芬感到非常疑惑,他下意识抬头望向野鹅的反方向。

他看到天空中有两个碟状的飞行器正发着红光并下降,突然其中一架飞行器在途中停了下来,而另一架越飞越近,降落在离他不远的一块大而平坦的岩石上。在空中停下来的那只,盘旋了一会儿,向西飞去消失在云层中。

史蒂芬把注意力集中在岩石上的飞行器,他看到它从红色变成灰色,最后变成了不锈钢加热后的颜色,周围还闪烁着金色的光芒。

根据“海尼克不明飞行物研究中心的(J Allen Hynek Center for UFO Studies)的记录,史蒂芬在观察这个物体时,他跪在一块岩石旁,一直戴着护目镜,护目镜被证明非常有用,因为从物体的开口处射出的强光几乎刺瞎了他的眼睛,并在他的眼睛中产生了红色的残像。

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他一直待在岩石附近,绘制了一张草图,并记下了该物体的各种特征,飞行器呈碟形,直径约40英尺,高约10英尺。

当史蒂芬完成草图后,史蒂芬意识到有暖空气从飞行器发出来,并伴有硫磺的味道。这让史蒂芬感到非常好奇,他一直确信这就是一艘人类的军事飞行器,于是他大胆地决定靠得更近一些。

奇怪的噪音

在事发后的第四天,也就是1967年的5月24日,加拿大王家骑警(RCMP)曾经采访过史蒂芬,在这一份采访记录中也详细记录了当时的情景。

当史蒂芬靠近时,温暖的空气和硫磺的味道更强烈了,还聼到了电机的那种呼呼声和空气的嘶嘶声,似乎有空气被吸入或排出。

他注意到侧面有一扇开着的门,里面发出非常耀眼的红光,同时还聼到了被飞行物发出的嘶嘶声所掩盖的声音,根据史蒂芬的说法,这声音听起来像人类,有两种可辨别的声音,一种声音比另一种声音高。

他起初用英语向里面大声喊话,调侃地说道:“如果你们是“洋基男孩”(美国人)就出来吧,不要害怕,如果你需要帮助的话就出来吧。”没有人回答,但是说话的声音渐渐停了下来。

这时史蒂芬的心里也变得忐忑起来,然后小心翼翼地用俄语又问了一遍:“你们会说俄语吗?”还是没有人回答,然后他用德语,意大利语,法语和乌克兰语都问了一遍,但回应的只有飞行物的呼呼声和嘶嘶声。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史蒂芬决定继续查看飞行物内部的情况,他把头探进舱口,由于里面发出的光芒让他无法看清,于是他调整了一下头上的护目镜进行观察。

他在里面看到了光束和各种颜色的闪烁灯板,但看不到任何人或任何生物。他注意到飞行物的墙壁很厚,大概有18英寸。当他走开时,三块面板滑过开口,就像照相机的快门一样把它密封了起来,飞行物的舱门重新关上与整个船身重新融为一体,没有任何焊接或接缝的痕迹,表面被高度抛光,看起来就像彩色玻璃,在阳光的照射下,形成了“银色的光谱”。

此时的史蒂芬非常疑惑,于是就触碰了一下飞行器的表面,他的手感受到一股炙热的高温,使他一下子将手缩了回来,就连橡胶手套都被烫坏了,吓得他立马收回了触摸的手掌,连忙用另外一只手脱下手套。

站在飞行物面前的史蒂芬,通体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高温,但这常温金属一般的船身,却将他的手套烧得焦黑,手掌上甚至都出现了烧伤的痕迹,这令他感到非常不解。

不久,飞行物开始逆时针转动,史蒂芬注意到飞行器的一块面板上有网格空洞,但没还等他反应过来,他的胸部被一股气流击中,强大的能量将史蒂芬推出几米远,他的衣服就这样燃烧了起来,飞行物也在此时升空,消失得无影无踪。

遇到王家骑警

当这个不明飞行物升空飞走时,史蒂芬闻到一股浓烈的电路燃烧的气味和原来的硫磺味混合在一起,他连忙脱掉了了燃烧的衣服。他放东西的地方,他看到指南针上的指针在不规则地旋转,几分钟后,它静止了。

他回到飞行物的着陆点,着陆点看起来好像已经被扫干净了,当他环顾四周时,头痛更加严重了,身体感到严重不适,强烈的恶心感让他呕吐了好几次。

史蒂芬跌跌撞撞准备下山返回猎鹰湖汽车旅馆,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胸脯被严重烧伤,他已经有点神志不清,需要借助指南针才能找到下山的方向。

途中他被附近加拿大王家骑警(RCMP)的一名高速公路巡逻警察──索洛特基(GA Solotki)发现,当时索洛特基以为史蒂芬是酒醉的醉汉,靠近后却发现史蒂芬身上没有任何酒味。

史蒂芬告诉警察发生了什么事,但警察并不相信,并告诉史蒂芬:“抱歉,但我还有其他事情……”然后就坐上巡逻车离开了。很显然,警察并不相信史蒂芬的遭遇。

跌跌撞撞的史蒂芬最终顺利返回汽车旅馆。随后,史蒂芬被送往温尼伯一家医院,在那里接受了上腹部严重烧伤的检查和治疗。

腹部的网格状烙印

在当时所拍摄的图片中,我们能清楚地看到斯蒂芬的胸部和腹部上出现了被烧伤的痕迹,一个一个呈网格状的、圆孔状的烙印。

他的背心上也清晰地印上了烧伤的痕迹,可以看出这块物体的大小,感觉像是一种光束照射到他身上留下的痕迹,而不是简单的烧伤,这和他素描上画的UFO侧面的喷口形状极其相似。

医生也无法判断,这些烧伤的烙印是如何产生的,只是定性为化学烧伤。此后自从遭遇UFO后,史蒂芬的身体发出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气味,在洗澡后,这种气味弥漫在浴室中。

此后史蒂芬遭受长期腹泻、头痛、昏厥和体重持续下降的困扰,最终,他在1968年向明尼苏达州的梅奥诊所(Mayo Clinic)寻求帮助。

在那里,医生们对他进行了彻底的检查,甚至把他送到了一位精神科医生那里。事实证明,他们也没有提供任何解决方案,医生们只是描述了他的症状并提出了可能的原因。部分诊断报告指出:

“自1967年5月以来,他胸部和腿部的红斑和搔痒病灶反复消退和复发。有时,这些事件的间隔大约为112天,但这并不一致。自1968年1月以来,复发更加频繁,但症状持续时间较短。一般来说,胸部病变表现为微小的点或“颗粒”,逐渐扩大到四分之一或半美元的大小,并且非常搔痒……最初出现和消失之间的时间从几天到几周不等。各种药物都没有效果……”

诊所认为史蒂芬的症状类似于辐射中毒,然而测试显示他并没有受到高剂量辐射的迹象,但他的淋巴细胞数量却已降至接近致命的水平。

精神科医生的报告显示,这是一个非常务实、非常脚踏实地的人。这双关语也就是说,史蒂芬是一个不会编造故事人。

最后,这些照片连同事发时史蒂芬的手套、衣物等,都被存到加拿大的曼尼托巴大学档案室中,然而事情不仅仅这么简单就落下了帷幕。

是UFO吗?

这个故事迅速传播开来,加拿大和美国的多个重要机构都对这一事件进行了调查,其中包括作为康顿委员会一部分的美国空军。

是什么让这起事件变得如此特别呢?有几个因素在起作用。

一是证人的可信度:事件的主要证人史蒂芬被认为是一个可靠可信的人,没有耸人听闻或寻求关注的历史,他的声誉使他的陈述具有一定的可信度,还有一点是史蒂芬的说法从未过于离谱。例如,他在事发前后都不相信有外星人。

二是详细描述:史蒂芬对他遇到的物体进行了非常详细的描述,他描述该飞行器为圆盘状,金属质地,并喷出热气。这些具体细节让人更加相信他的经历是真实的。

三是物证。史蒂芬提供了物证来支持他的说法,他的身体上有明显的烧伤痕迹,这与他所说的暴露在高温气体爆炸中的情况相吻合;同样,梅奥诊所的研究结果也印证了他的一些说法;着陆点存在被烧毁的植被也被视为确凿证据之一。

四是缺乏常规解释。怀疑论者和调查人员一直在努力为这一事件提供令人信服的常规解释,也许他那天遇到的是飞机或军事车辆,但没有人能够完全解释所有调查报告中的细节以及物证。

第五是类似的目击事件。在猎鹰湖事件发生的一周后,曼尼托巴省南部的一些居民报告也看到了红色,蝶形的不明飞行物;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更多的目击事件被报导出来。

当多个独立的目击者报告了类似的经历时,就会让人相信确实发生了非同寻常的事情。

怀疑论者怎么说?

尽管如此,但并非所有人都相信史蒂芬真的遇到了不明飞行物UFO。怀疑论者对“猎鹰湖事件”提出了几种不同的解释,其中包括:

第一种怀疑认为,整个事件就是一个骗局或捏造的。这也是很多怀疑论者的第一反应,他们认为史蒂芬可能是为了吸引眼球或获得经济利益而编造了整个事件。

但这种解释无法解释物证,也无法解释史蒂芬在后来的生活中回避外界关注的事实。

第二种怀疑认为是认错了。史蒂芬可能遇到是人类的飞行器,如直升机或军事实验飞行器之类的,这可以解释物体不寻常的外观和行为。但这并不能反驳什么,因为这也是史蒂芬始认为的,但是他却没用来搏眼球。

第三种怀疑认为是自然现象。这也是比较多的一种说法,他们认为史蒂芬遇到的可能是某种特殊自然现象,如放电或罕见的大气现象之类的。

第四种怀疑是史蒂芬当天的心理因素。这些怀疑者认为可能由于心理因素或滥用药物而产生了幻觉或妄想,当地一名酒保后来报告说,史蒂芬前一天晚上喝了五瓶啤酒,借此暗示史蒂芬是个酒鬼。

永恒的谜

猎鹰湖事件之所以扑朔迷离,是因为它与许多UFO事件不同,很难全盘否定,而史蒂芬本人似乎又是一个可靠的目击者,在事件发生前后都没有阴谋论的倾向。

加拿大和美国政府也认真对待了他的说辞,虽然他们的报告从未正式承认史蒂芬遇到了UFO,但他们马上投入资源调查此事本身就很有趣。

如今,猎鹰湖事件成为UFO目击史册上的重要篇章,见证了人类对了解未知事物的持久追求。虽然我们可能无法得到明确的答案,却为存在外星生命的可能性敞开了大门,邀请我们探索、质疑和思考。

无论是从怀疑还是信仰的角度来看,猎鹰湖事件都提醒我们,头顶的天空是一幅充满无限奥秘的画布,不断点燃我们的想像力和好奇心。

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未解之谜,我是扶摇,我们下次再见。

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订阅频道Ganjingworld频道: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eiqjdnq7go2dgb6zFtQ9TYK11080c
订阅未解之谜Telegram群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谜》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