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摄影师:灵感和智慧源自纯洁的心

文/明慧网驻加拿大多伦多记者
加拿大影视摄影师兼灯光师宁艾文(Evan Ning)。(明慧网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5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宁艾文(Evan Ning)是一名加拿大影视摄影师兼灯光师,参与拍摄多部著名的好莱坞影视作品,包括迪士尼、华纳兄弟和网飞(Netflix)旗下的电影。他还担任过法轮功真相电影的摄影总监,包括《为你而来》《永恒的五十分钟》。艾文是一名从小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他是怎样成长为才华横溢的青年的呢?让我们来听听他的故事。

修炼是为返本归真

艾文说:“我从四岁就开始戴眼镜,那时候我的眼睛是先天弱视八百五十度,医生都告诉我这辈子不可能离开眼镜。”1996年的夏天,艾文还在读小学。那时候,家里来了一位远房亲戚,告诉他们法轮功很好,推荐他们去炼。“在看了师父九讲班讲法录像以后,我感觉戴眼镜很不舒服,所以下意识就把眼镜拿下来了。看到我这个状态,家人担心度数又加深了,带我去医院检查。一查发现我可以看到视力表最底下一行,视力变得正常。”

看了师父的讲法以后,艾文就在思考,为什么要修炼?师父说是返本归真,那修炼就是要返本归真。“师父在教人做好人。我跟着父母去炼功点和学法小组。虽然我在旁边玩,但会听到大人们经常在一起交流怎样过心性关,给我的感觉就是他们特别用心地想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每周末的早晨,艾文都去公园里炼功。有一天,练其它气功的人过来,态度很差,对辅导员说:“你们不能在这边,这是我们的地方。”艾文回忆:“辅导员叔叔没有生气,和蔼地跟大家说我们往那边挪一挪,这地方让给他们。当天晚上,叔叔说起这件事情,有一句话让我印象特别深刻:‘不同的功法,比什么?比心性。’这些长辈时刻用‘真、善、忍’要求自己,这样的环境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的性格。那时候,我的理解是,不管人对我们好与不好,都应该善待别人。初中毕业时,老师给我的留言簿上写的是:善良而富有同情心。”

不顾危险揭露中共谎言

1999年7月20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艾文经常告诉同学们自己就是炼法轮功的,电视上说的都不是真实的。艾文知道中共正在迫害法轮功,但对它的邪恶没有深刻的感受。直到有一天,一个警察找到他的父亲。因为父亲是外科医生,医术非常高明。艾文回忆:“警察对父亲说:‘你救过我母亲的命。为了报答你,我想告诉你,你们的出行都在监视当中,包括信件、网络和电话。’父亲回来以后说了这件事情,我们都很震惊。再去观察,发现确实每次出门都有人跟踪,信件有被蒸汽蒸开过的痕迹,打电话时也总有回音。”

在国内恶劣的环境下,艾文却从没间断过讲真相。“我们必须用聪明的方式去做,比如趁着街上一个行人都没有的时候,将用流行歌曲的包装包好的真相光碟挨家挨户发。”

在2000年的一个周末,医院的领导给艾文父亲打电话,让他全家到医院的保卫科去。父母带着艾文到了一个大办公室,在场的人有江西省电视台的记者和摄影师。因为父亲平时在医院里不收回扣,待人谦和,病人和医生家属都找父亲给他们做手术。省电视台想借用父亲的影响力,录制一期节目诽谤法轮功。

艾文的父亲让他们不要着急拍,先聊一聊。他说,任何一个人,如果看一遍《转法轮》,都知道电视里的宣传是假的。他讲全家修炼以后身体都好了,比如艾文被诊断出来是弱视后,跑遍各个医院医治都没有用,在炼法轮功以后视力恢复了。记者便问艾文修炼的感受,他回答:“我没有觉得自己和普通人有任何特别。修炼有五套功法,除此之外师父就是教我们做一个好人,比好人更好的人,平时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就这么简单。”

在父亲讲完修炼给他们家庭带来的变化之后,那帮人决定不做这个节目了。

为讲真相从事影视行业

艾文(左二)正在参与电影拍摄。(明慧网提供)

在北美,电影是子承父业的行业,圈子很小。由于电影圈待遇优渥,圈内人都希望把机会留给家人和朋友,外人不容易走进来。其实,艾文是学金融的,家人也不从事影视行业。为了能够更好地向人们讲清法轮功真相,他才选择从事电影行业。

“在剧组第一天,其他人做得井井有条,没人搭理我,就像我不存在一样。我站在那儿,也不知道要怎么去参与进来。老板在对讲机里对我说,你明天不用来了。晚上回家的时候,我感到很失落。”

可是,艾文认为,这不只是一份工作,而是要学会影视方面的技能,用来证实大法,所以他决定要坚持做下去。艾文感到自己最终能够在这个行业立足,得益于师父的教诲。“师父教我在工作中要兢兢业业,不能挑肥拣瘦。虽然一开始我只是个行业小白,但是我精心学习业务知识。”艾文提到当初刚刚学摄影和灯光的时候,每个环节都会详细记录,包括各种设备和工具的名字以及使用方法。“因为我学习效率高,做事认真、负责,所以渐渐地,我跟同事们溶入在一起。到了不同的剧组,我都能和同事们相处得融洽。拍完一部影片,总是会有新的剧组来找我。”

心性提高带来技能飞升

艾文说:“小时候,看到书中都谈到行医的讲究医德,习武的讲究武德。”修炼以后,他发现:首先要有心性上的提高,变得更善良、更能够替他人着想,才会伴随着在摄影技能上有所突破。

拍摄时,艾文要和导演密切合作。有一次导演要求艾文在何处摆放摄影机,用什么样的镜头。“初期,我会觉得:你告诉我想要的效果,我来帮你做就可以了,不用你来告诉我具体怎么做。很快,我就感到这种情绪不对。从修炼人的角度来讲,我要替他人着想。而我觉得导演某些方面不如我时,也是看不上别人的执着心。”

于是,艾文就在导演的角度想问题,慢慢更懂得理解对方,不断地去尝试和实现对方要达到的效果。“在技术上,我把不理想的方案规避掉,最后去形成一个最佳的画面。当我站在他的角度,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实现他的想法的时候,我发现结果超出了预想。当我心的容量扩大时,我的思维和视角也变得开阔了。”

艾文还分享了参与拍摄法轮功真相影片的经历。“剧组的目标是要传播真相,所以有专业技能的学员们会聚到一起,去拍摄真相影片,很多人都是义务来帮忙。”

有一次在多伦多大学拍摄,校方告知场地没有电,也不能动现有的开关。艾文认为这是他修炼上的考验:“在现有条件下,想办法完成拍摄,看我着不着急,也很锻炼我的技能。”

艾文接着说:“当时各个部门都就位了,人们都等着拍摄。我认为自己的角色就是配合。”他开始想办法,观察周围环境。“在困境中,我保持冷静的时候,神给了我智慧。我看到墙上有很多壁灯。我用自带电池的专业影视灯光代替了里面的灯管,完成了那场戏的拍摄。导演对效果感到满意。”回家的路上,艾文想起这段经历:“当我做到不抱怨,无条件地去配合的时候,我总能得到启发和智慧。慢慢地,随机应变能力强了,技术也提高了,环境限制所带来的影响也越来越少了。”

艾文还把自己所学的摄影知识做成详细的资料供别的法轮功学员参考。“不只是我一个人要具备专业技能,所有参与拍摄真相影片的学员都应该是专业的。”艾文的经历,体现了修炼人为他、不争的境界。观众也能透过艾文的作品感受到他纯洁、光明的内心世界。艾文说:“修炼已溶入了我生活的方方面面。修在其中,看似平常,却永无止境,玄妙无穷。”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清晨6时半,天仍蒙蒙亮,在香港最南端的隐世小岛上,人称蒲台岛“岛主”的岛民罗金树(树哥)已经开始驾着小艇出海捕鱼,除了炎热和恶劣天气外,每天清晨一次,下午一次,日日如此。树哥是土生土长的岛民,一生都不愿离开蒲台岛去其它地方生活。今年73岁的他,身体依然健朗。
  • 笔者曾于国家图书馆查找抗日战史资料,发现一本全新改版的《中国陆军作战各大战役实录》珍贵史料,然而此书在各大书局中却未发现贩售,因此只得联络作者,想购买此书。2009年,笔者与友人一同拜访作者杨濬彦先生,因此发掘了这位已高龄九十九,一生反共的国民党抗战老兵的精彩故事 ,他的一生仿佛是中国近代史的缩影......
  • 中国第一贪江泽民家族敛财万亿;嫡孙江志成躲猫猫起家坐拥5千亿资产;江志成借毒生财,涉核酸收割;江泽民死失靠山,江志成荣登杀猪榜头号追踪目标。
  • 与西方基督教相关的圣诞老人(Santa Claus)和东方的寿星老人一样都是民间喜闻乐见的传说人物。不同于只留在传说中的东方老寿星,每年圣诞期间,世界各地都会有成千上万的圣诞老人同时出现在我们的真实生活中与大家共庆圣诞。
  • 战争中的的神迹,一人俘虏132人怎么做到的?为神服务与向国家效忠,在战场上如何两全?悬崖上的军医,硝烟中如何一人救下75名伤员?
  • 出生于俄罗斯的亚历山大‧格拉博维茨基(Alexander A. Grabovetskiy)很早就发觉木雕十分迷人。大约五岁,他就对当地的礼品店中那些手工制作的木雕玩具——雕刻的熊及其它小动物,深深着迷。他还记得他不停地问自己:“它们是怎么做出来的呢?”当时,小小年纪的他一点也不知道木雕会成为他的世界,而一把简单的木刻刀会是他在苏联与美国的救星。
  • 方形脸上戴着方形眼镜永远挂着和蔼笑容,奉献台南艺术文化教育一甲子,获颁“台南文化奖”、“教育奉献奖”等,教育家兼艺术家潘元石是台南许多人敬爱的潘老师,也是奇美博物馆亲切的潘馆长。
  • 中国人权活动家、新公民运动成员之一的张宝成在2013年那次被抓之前,曾经对当时的未婚妻刘珏帆说过一句话。他说:“中共这堵墙看着很高、很坚固,可是如果我们每个人用适合自己的方式,在自己能承受的压力范围内做公民维权这些事的话,哪怕你转贴、围观、哪怕拿牙签去抠墙缝呢,每个人都对着这堵墙使劲,那么这个独裁专制制度结束的日子就不远了。” 刘珏帆回答说:“我没有你张宝成的勇气去坐牢,那我就做一根牙签吧,去抠墙缝,让这堵墙早一点倒塌。”
  • 卡拉OK问世已有半个世纪的时间,它是现今风靡全球的大众休闲娱乐方式之一。如果当年发明卡拉OK的日本人井上大佑(Daisuke Inoue)申请专利的话,他光是去年一年就能赚到1亿美元的权利金。那他为什么不申请专利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