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組圖:張大千的後半生遊歷歐美感恩蔣公

人氣: 15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11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鍾元臺灣臺北報導)張大千逝世30週年之際,前中央通訊社社長黃天才出版新書《張大千的後半生》,已屆90高齡的黃天才,曾在1998年撰寫《五百年來一大千》,當時在業界得到極大的迴響。

張大千故居──摩耶精舍,張大千蠟像揮毫作畫栩栩如生(鍾元/大紀元)
張大千故居──摩耶精舍,張大千蠟像揮毫作畫栩栩如生(鍾元/大紀元)

《張大千的後半生》新書發表會日前在臺北舉行,現場貴賓雲集。黃天才於自序中提到,張大千在海外單槍匹馬奮鬥30多年,終於讓中華傳統藝術在歐美藝壇大放異彩,「我寫這本書,主要目的是要為張大千艱苦奮鬥的這段過程及成就,留下一些真實紀錄。」他也提及張大千曾說:「我能活到今天,還有飯吃,都是蔣公所賜,我永遠懷念他。」

張大千(1899-1983)

張大千(1899-1983),名爰,字季爰,號大千居士,據傳他的母親在生下張大千的前一日,夢到一名老者帶著一隻猿而來,故將他取名「爰」。張大千也因而有黑猿轉世之說,生前他常以戲猿為樂並且經常以猿猴為題材入畫;他出生在四川省一個書香門第的家庭,20多歲便蓄著一把大鬍子,成為張大千日後的特有標誌。

黃天才說,張大千的一生,有三個極為重要的年份:生於1899年四川成都的張大千,二十來歲在畫藝上就已經出人頭地,三十來歲就已是名震大江南北的大畫家,五十歲前就已經功成名就了,他擁有「中國水墨畫史上集大成的一代大師」之盛譽,「南張北溥」的盛名,傳遍大江南北。

1949年張大千離開中國大陸,黃天才說,他的後半生35年遊蹤遍及歐、亞、南北美洲各國;受邀在西方各名城大都舉行個展不下百餘次。他的藝術成就與藝術生活絲毫不遜於前半生,甚且尤有過之,更讓中國傳統水墨畫於西方藝壇大放異彩;1983年逝於臺灣臺北市。

張大千逝世30週年之際,前中央通訊社社長黃天才出版新書《張大千的後半生》。(典藏藝術家庭)
張大千逝世30週年之際,前中央通訊社社長黃天才出版新書《張大千的後半生》。(典藏藝術家庭)

張大千以日本為跳板 進軍歐美國際藝壇

《張大千的後半生》新書裡,黃天才以十個章節,分別記述他在海外的藝術活動及重要創作,也不厭煩瑣的記述他古書畫藏品的聚集及流散;並提到他的親情、交遊,乃至廝守後半生的夫人徐雯波的感情生活等等。「所有這些記述,都是以他進軍海外藝壇的艱辛努力及光輝成就為主軸,我希望能涵蓋他海外生涯的全貌。」

張大千對進軍國際有強烈企圖心,他在南美、北美各地造訪,體驗西方社會生態後,更確定西方藝文重心在歐洲。他認為要進軍西方藝壇就必得以法國為第一目標;而啟動基地則以中華傳統藝術文化發源地亞洲為宜。經過審慎考量,他選擇日本做為發展基地,因為西方藝術界更重視日本的藝術活動。

新書《張大千的後半生》日前舉行發表會,作者黃天才當年擔任臺北中央日報駐日本特派員長駐東京,兩人經常結伴出遊、談古論今。(典藏藝術家庭)
新書《張大千的後半生》日前舉行發表會,作者黃天才當年擔任臺北中央日報駐日本特派員長駐東京,兩人經常結伴出遊、談古論今。(典藏藝術家庭)

當年擔任臺北中央日報駐日本特派員的黃天才長駐東京,兩人經常結伴出遊、談古論今。張大千所有在日本的事務均由他代為打理。黃天才說,日本因為地理位置及人文環境等因素,被張大千選定為進軍西方藝壇的陣前基地。

張大千計畫在日本舉辦兩次展覽,第一次展覽除了畫作之外,還有幾幅書法,寫的是他自作的詩詞。日本講究「書道」,文人雅士中,懂「漢詩」者也不少,他在展覽中充分表現了「詩書畫三絕」的能耐。

張大千《文會圖》。(國立歷史博物館 清翫雅集提供)
張大千《文會圖》。(國立歷史博物館 清翫雅集提供)

日本第二次展覽不再展出自己的創作,而是展出他當年在敦煌石窟中「面壁三年」所臨摹的敦煌石窟壁畫。他精選了30多件巨幅色彩繽紛、景象各異的畫作展出,有佛像人物、佛經故事,更有一兩件石洞頂上的藻井,多采多姿的呈現了敦煌藝術的原貌。

適巧巴黎「東方美術博物館(MUSÉE CERNUSCHI)」館長薩爾(V.Elisseeff)在東京旅遊也都參觀了這兩次展覽,薩爾當面懇邀大千去巴黎展覽。在法國博物館學界對敦煌壁畫藝術極感興趣,薩爾還表示「越快越好,最好緊接在東京展覽之後。」

《擬唐人秋郊攬轡圖》,是張大千於1950年客居印度大吉嶺時的作品,模仿唐人筆法之作,展現雍容堂皇的大唐風範,也將張大千的傳統工筆畫風發揮得淋漓盡致。(攝影╱尚銘)
《擬唐人秋郊攬轡圖》,是張大千於1950年客居印度大吉嶺時的作品,模仿唐人筆法之作,展現雍容堂皇的大唐風範,也將張大千的傳統工筆畫風發揮得淋漓盡致。(攝影╱尚銘)

張大千兩次展覽在巴黎藝壇一鳴驚人

於是張大千在東京展出的原件立刻全部裝箱空運巴黎,薩爾為張大千的兩次展覽作了極適當的安排。他在「敦煌壁畫展」中展出37幅「原色原貌」的臨摹壁畫,讓歐洲觀眾真正欣賞到中華傳統藝術的豔麗與沈穩。

張大千《胡人吹笙圖》(網路圖片)
張大千《胡人吹笙圖》(網路圖片)

他在「近作展」中,展出30幅精品,一幅《秋海棠》讓紐約國際畫協甄選張大千為全球最偉大畫家之列;一幅《山園驟雨》以潑墨畫法讓歐西藝術界醒目,兩次展覽結束,西方藝術界對這位中華傳統水墨畫家的「多面手」功夫讚賞不迭,他在巴黎藝壇一鳴驚人。

張大千繼日本、法國巴黎之後,到英國倫敦、瑞士、印度、比利時、希臘、西班牙、德國、巴西、美國及香港等世界各地辦畫展,幾乎深入歐美市場。

張大千《潑墨荷花通景屏》 尺幅之巨創中國畫史記錄

張大千在巴西八德園畫超大型的《潑墨荷花通景屏》,從構思、準備、繪圖到完成,歷時八、九個月,由六張大紙,每張寬兩公尺、長三公尺,拼接成六條屏,也就是三公尺高,十二公尺寬,尺幅之巨創中國畫史記錄。

《潑墨荷花通景屏》於巴黎東方美術博物館、巴西聖保羅、美國紐約赫希爾艾得勒畫廊展覽都造成轟動,美國展覽結束巨荷圖也被買走了。張大千原準備在歐洲各國巡迴展出後,再拿到南、北美洲各國展覽,然後再回到亞洲,在日本、香港、臺灣等處展出,對巨荷圖被私人藏家買去一事,心中覺得有點「可惜」。

已故國畫大師張大千贈送給女兒張心嫻的1幀六摺巨型潑墨山水屏風將於下月初在香港展出。(中央社)
已故國畫大師張大千贈送給女兒張心嫻的1幀六摺巨型潑墨山水屏風將於下月初在香港展出。(中央社)

張大千輾轉打聽得悉買主是赫赫有名的美國《讀者文摘》雜誌創辦人華萊士,而且連售價也打聽出來了,是14萬美金,這在1960年代初期,是一筆大錢。張大千嚇一大跳,畫廊和他結帳時,沒聽說某一幅畫賣了14萬美金,他才知畫廊騙了他,付給他的錢根本不到實際售價的1/3。

2013年年初,國畫大師張大千的一幅《潑彩山水》巨作以2.5億元人民幣的天價拍賣成交。(網絡圖片)
2013年年初,國畫大師張大千的一幅《潑彩山水》巨作以2.5億元人民幣的天價拍賣成交。(網絡圖片)

他託朋友去向畫廊交涉,不得要領。他的好友們都為他抱不平,主張興訟。黃天才後來問他官司結果如何?張大千說:「沒有打官司,我沒有提告。」張大千解釋,說他畫巨荷圖,目的並不在賣錢,主要是想在海外多向外國人介紹中國傳統水墨畫;畫這麼大一幅畫,是要引起西方人注意及重視。

張大千與長期出任監察院秘書長的張目寒在1932年前後於蘇州相識,彼此切磋文藝,流連書畫。 張大千的作品「古木松柏」是為張目寒所作,張大千也為張目寒作「黃山圖」當70大壽的賀禮,當時張大千身體狀況十分不佳,但還是靠著注射鹽水針、服維他命,作畫時每個鐘頭打1次點滴,支撐了1個多月才完成。(中央社)
張大千與長期出任監察院秘書長的張目寒在1932年前後於蘇州相識,彼此切磋文藝,流連書畫。 張大千的作品「古木松柏」是為張目寒所作,張大千也為張目寒作「黃山圖」當70大壽的賀禮,當時張大千身體狀況十分不佳,但還是靠著注射鹽水針、服維他命,作畫時每個鐘頭打1次點滴,支撐了1個多月才完成。(中央社)

他說,這幅圖賣了這麼高的價錢,而且買畫的是美國文化界的重要人物,這些都是畫廊的本事,畫廊的功勞,中國傳統水墨在西方藝壇算是揚眉吐氣了,何必要打官司!

張大千於作者黃天才東京家中相談甚歡。(典藏藝術家庭)
張大千於作者黃天才東京家中相談甚歡。(典藏藝術家庭)

中共文革糟蹋中華傳統文化

1968年3月初,張大千和夫人徐雯波回臺,正值中共「文化大革命」高潮期,中共將「紅衛兵」破四舊抄家劫舍沒收來的中國傳統文物書畫,大量賤賣到日本換取外匯,張大千好奇希望看看中共究竟賣了些甚麼古書畫文物到國外來,黃天才和張大千夫婦等人到原田會長在福岡的寓所去看他向中共買來的古董字畫。

原田講述1967年春天、秋天,他分別參加了「春季交易會」及「秋季交易會」,這兩批承購,使原田得到了總數兩萬五千多件的中國字畫,以及數以千計的硯台、印石等等。張大千從原田提供的名冊中,挑選他所要查看的東西,窮兩天的時間、精力一共查看了五百多件字畫,兩千多方硯台及兩千多方印石,都仔細鑑賞了一番。

新書《張大千的後半生》日前舉行發表會,作者前中央通訊社社長黃天才於自序中提到,張大千在海外單槍匹馬奮鬥30多年,終於讓中華傳統藝術在歐美藝壇大放異彩。圖為他為讀者於新書簽名。(典藏藝術家庭)
新書《張大千的後半生》日前舉行發表會,作者前中央通訊社社長黃天才於自序中提到,張大千在海外單槍匹馬奮鬥30多年,終於讓中華傳統藝術在歐美藝壇大放異彩。圖為他為讀者於新書簽名。(典藏藝術家庭)

黃天才說,書畫文物的鑑賞工作結束之後,晚間在旅社喝茶閒聊,他忽然想起總算對中共文革如何糟蹋中華傳統文化的荒謬行為,有了一些印象。他問張大千:是否可以將這次日本之行在報紙上報導一下,讓世人知道一些中共文革的內情,張大千表示首肯,後來黃天才綜合張大千寫的這次鑑賞文物書畫結論,配上福岡之行的源起及鑑賞書畫文物的經過等等,寫了一個相當完整的報導,於1968年3月17日刊出。這是關於中共文革紅衛兵破四舊抄家劫舍後,賣到國外來一篇比較完整的報導,在當時引起各方的重視。

張大千故居──摩耶精舍,故總統蔣經國題「亮節高風」四個字,褒揚張大千畢生貢獻。(鍾元/大紀元)
張大千故居──摩耶精舍,故總統蔣經國題「亮節高風」四個字,褒揚張大千畢生貢獻。(鍾元/大紀元)

張大千感恩蔣公恩澤 張大千大批古字畫戰亂中搶運臺灣 蔣公專機幫忙托運

中華民國先總統蔣公逝世第二年,張大千回臺到慈湖謁靈,由當時的行政院長蔣經國親自接待,張大千說:「我能活到今天,還有飯吃,都是蔣公所賜,我永遠懷念他。」他解釋當年匆忙離開成都危城,收藏的大批古字畫無法運走,他到軍校請見好友張群求助,張群引他晉見蔣公,蔣公同意交由自己的專機帶到臺灣。

張大千《魚籃觀音》(網路圖片)
張大千《魚籃觀音》(網路圖片)

張大千說他事後得知,當時四川軍閥潘文華、劉文輝「造反」,蔣公在危急萬分的情況下,還同意將他珍藏的書畫帶運出來,讓他在海外持有這樣一筆豐富財源,這都是拜蔣公所賜,他知恩緬懷蔣公的恩德。

張大千是向蔣公及國人誓言他絕不辜負蔣公對他的愛護及期望;拼盡全力,一定要讓中國傳統國畫,在西方藝壇大放光彩。結果,他做到了!他毫無虧欠,毫無遺憾的落葉歸根。

張大千擅繪畫,受八大山人、石濤的影響,尤長山水,喜好畫荷花及工筆人物,獨樹一幟,俱臻妙境。(網路圖片)
張大千擅繪畫,受八大山人、石濤的影響,尤長山水,喜好畫荷花及工筆人物,獨樹一幟,俱臻妙境。(網路圖片)

張大千晚年右眼失明 自創水墨畫潑彩技法

張大千患有糖尿病,且他的眼疾自59歲發病,一直纏繞著他的後半輩子,他生命的最後十年,右眼完全失明,左眼並需戴配玻璃片極厚的特製眼鏡,日常作息及活動均受限制,雖然祇有一目可用,但創作心志旺盛,創作力絲毫未受影響,因受目力限制,工筆細畫不能再作,祇好在潑墨畫上肆意發揮,並進而發明了潑彩技法,為中華傳統水墨開創出一片新境界。

國立故宮博物院8月1日舉辦張大千故居八德園三方巨石捐贈儀式。巴西僑領李伩祥伉儷二十多年前將即將要沉沒於水庫的八德園三方巨石:「槃阿」、「五亭湖」與「潮音步」救出,追隨著張大千足跡因緣際會運送回台, 該三巨石在張大千定居巴西(1953年)之一甲子後終與「摩耶精舍」同一宿命,獲得良好歸宿,歸入故宮管理意義非凡!倘張大千地下有知,也應該含笑九泉了!(國立故宮博物院)
國立故宮博物院8月1日舉辦張大千故居八德園三方巨石捐贈儀式。巴西僑領李伩祥伉儷二十多年前將即將要沉沒於水庫的八德園三方巨石:「槃阿」、「五亭湖」與「潮音步」救出,追隨著張大千足跡因緣際會運送回台, 該三巨石在張大千定居巴西(1953年)之一甲子後終與「摩耶精舍」同一宿命,獲得良好歸宿,歸入故宮管理意義非凡!倘張大千地下有知,也應該含笑九泉了!(國立故宮博物院)

張大千驚人的藝術投資理財術

張大千先後住過香港、印度、阿根廷、巴西、美國、臺灣;他的海外置產包括巴西闢建「八德園」,美國購置「可以居」、「環蓽庵」;以及在臺北建造「摩耶精舍」。他的旅遊行跡遍及歐、亞、南北美各大洲,因為驚人的藝術投資理財術,讓他理財有方。關於張大千的海外財源,黃天才歸納有三大層次:豐富的基本財源、新購的古書畫的整修及加工、古書畫的靈活交易及運用。

張大千在中國近現代私人收藏史上冠絕一時,尤其六大國寶級名蹟,包括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董源〈瀟湘圖〉、〈溪岸圖〉、王羲之〈行穰帖〉、黃山谷〈經伏波神祠詩書卷〉及〈蘇東坡書維摩贊卷〉。

張大千自廿多歲起便蓄著一把大鬍子,成為日後的特有標誌。(網路圖片)
張大千自廿多歲起便蓄著一把大鬍子,成為日後的特有標誌。(網路圖片)

張大千一生秉持「能捨才能得」的理念

張大千一生行事都秉持著「能捨才能得」的理念,張大千決定回臺定居,他婉拒了政府供給他的庭園房舍,也婉拒了政府撥交一塊空地給他造園建屋。他決定自己花錢買地,後來在距離他看病的台北榮總與故宮博物院都不遠的地方,在外雙溪所購地規劃建造了「張大千園邸──摩耶精舍」。

從他辭世後發表的遺囑中,在生前他即已把所持有的身外之物,處理的乾乾淨淨、清清楚楚,原歸屬於國家的,如古書畫文物,就捐獻給國家;應當與社會大眾共享的,如摩耶精舍也捐贈給國立故宮博物院;他自己所作的書畫,留給妻妾兒女均分;生前他欠過債,叨過人情,在辭世之前都已清償報答,對任何人、任何事都交代的明明白白,無所虧欠。他捨棄所有身外之物,得到的是世人對他的藝術、人格、情操的讚美、尊敬及永恆的懷念。

新書《張大千的後半生》日前舉行發表會,圖由左至右為作者前中央通訊社社長黃天才,收藏家晟銘電子董事長林木和歷史博物館館長張譽騰及攝影家莊靈。(鍾元/大紀元)
新書《張大千的後半生》日前舉行發表會,圖由左至右為作者前中央通訊社社長黃天才,收藏家晟銘電子董事長林木和歷史博物館館長張譽騰及攝影家莊靈。(鍾元/大紀元)

《張大千的後半生》新書發表會到場的貴賓雲集,包括政務委員黃光男、故宮博物院副院長何傳馨、前故宮博物院書畫處處長張光賓、文化部主任祕書蕭宗煌、書畫鑑定家傅申教授、歷史博物館館長張譽騰及副館長高玉珍、收藏家晟銘電子董事長林木和、攝影家莊靈等人均出席祝賀。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