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多倫多舉行

2016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在多倫多成功舉行,近千人參加。(艾文/大紀元)

人氣: 26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7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報導)7月24日,2016年法輪大法加拿大修煉心得交流會在多倫多舉行,近千名加拿大部分法輪功學員出席。約20名法輪功學員分享了他們在過去一年裡修煉提高的體會,他們認為,修煉主要是修心,心性提升後,一切都變好。

罹患絕症 修大法兩月痊癒

梁聖明和妻子在國內的一所大學上班,2010年7月他因為一場大病,才開始走入法輪功修煉。

他說,他的妻子從1996年6月開始修煉大法,女兒從小就跟著她媽媽修煉。他親眼目睹妻子修煉大法後身心的巨大變化,這讓他感到很驚奇。

「她身體好了,急躁的脾氣也改變了好多,我們整個家庭也因為她們修煉大法而變得更加和順。」他說。

法輪功學員在心得交流會上發言。(周行/大紀元)
來自中國大陸的梁聖明在心得交流會上發言,講述身患重病的他,在修煉法輪功後神奇康復的心路歷程。(艾文/大紀元)

2010年6月底,查出他患了腎癌,做手術切除右腎,剩下的左腎還有結石。出院後,在妻子、女兒的勸說下,他開始看書學法。不過,他說:「說實話,這次生病並沒有觸及到我的內心,學法有些不太認真,煉功也有一搭無一搭的。」

到8月份,他的身體又出現了重症肌無力病症,渾身乏力,眼瞼下垂,吞咽困難,連飯也吃不下去,只好入院治療。治療過程中,病情越來越重,出現呼吸困難,被送入搶救室,氣管切開,靠呼吸機維持生命,使用昂貴的免疫球蛋白和大劑量的激素治療。

他說:「大家都以為我快要不行了,很多同事、朋友去探視,有的流著淚隔著門默默的祝福我,甚至有同事已經做好打算,在我走後怎樣照顧我的妻女。」

妻子給他戴上耳機聽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音,告訴他只有大法師父能救他的命。還有法輪功的同修無私地放下自己的工作、孩子、家庭,一直陪伴著他,替他們照顧著女兒。

另一位同修跟他交流了師父講過的「朝聞道,夕可死」的法理,讓他把心一放到底,就相信師父,相信大法。

「我慢慢平靜下來,一遍一遍的聽師父講法。」他說。

隨後他的身體狀況很快好轉,病情穩定之後,醫生曾告訴他,這個病後續治療時間長、恢復慢、花錢多,可能要幾年甚至十幾年,要長期或者終生服用激素,同時要面臨長期服藥帶來的副作用:嚴重缺鈣導致骨質疏鬆甚至股骨頭壞死。「結果卻是,我兩個月就病癒出院,被院長贊為他們醫院收治此類病症的奇蹟。」他說。

他說,他在病重住院時,單位幾個部門的同事自發為他捐款五萬餘元。「這些錢我們一分沒動。出院後,我和妻子退回大部分捐款。不能退回的,就買上土特產,登門致謝。

同事們說:現在這個社會哪還有往回退款的,只有修法輪功的人才能這樣做啊!」

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後,他又經歷了兩次大的病業關。一次是,身體突然又出現了重症肌無力的症狀,眼睛看東西重影、說話口齒不清、出現吞咽困難等。但是他就反覆地聽師父的講法錄音,不能吃飯就喝流質的,堅持煉功,三天後症狀全無。

另一次更嚴重,有一天半夜中他想嘔吐,下床後天旋地轉,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不由自主地躺倒在床上,掙扎了幾次都無法站立。

他說:「我父親中年時在睡覺中突然去世,我哥哥也是在看電視時猝然離世的,我壓制住那些不好的念頭。」不能正常的學法、煉功,他就躺著聽師父的講法錄音,能坐的時候他就看師父的講法錄像,能下床的時候就堅持煉功,一週後身體恢復正常。

修出善心,善待親人

在加拿大長大的香港移民Judith Cheung在今年2月迎來了自己的小女兒,作為一位新媽媽,她和大家交流了她的修煉體會。

她表示,18歲時父親去世,修煉法輪大法讓她明白了人生的意義;大學期間,大法使她頭腦清醒,指導她的學生生涯。後來,因為修煉的關係,她來到了多倫多,開始了她的第一份工作,並遇到了她的丈夫。

她說:「沒做母親之前很難想像當媽媽的生活,其中的歡喜和悲傷只能在當了媽媽後才能體會。」

Judith在法會上交流自己作為一個新媽媽的修煉體會。(艾文/大紀元)
從小隨父母從香港移民加拿大的Judith在法會上交流自己作為一個新媽媽的修煉體會。(艾文/大紀元)

Judith的家庭是個重組家庭,她的丈夫在她們結婚前已經有2個孩子。

「之前也有人提醒我,我走入了一個複雜的情況,我不是很理解。在我們結婚後,因為他的孩子不和我們每天生活在一起,我的工作也非常忙,我一直覺得挺和睦的。」

生了孩子後,她的感覺完全變了,「女兒降生後,丈夫的第一個孩子要來和我們一起住幾個星期。生孩子已經精疲力盡了,再加上一直沒有2~3個小時的完整睡眠,把我推到了極限。」

期間,嫉妒心不斷地衝擊著Judith。像「我和另外一個女人分享我的丈夫」或「他更愛他的孩子而不是我和女兒」等等。

Judith變得憤怒和對自己處境的憤恨,「我幾乎和不斷抱怨不公平的惡人沒區別。」

這時,她想起法輪功師父在《精進要旨》中說:「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

「幸運的是,我母親也是修煉人,還有個婚姻諮詢師,在她們的幫助下,我轉變了自己的思想。」她說:「我原來對孩子一點責任也沒有,現在我對三個孩子有了責任感。」

現在,「我和丈夫孩子的關係是很好的,雖然我的家庭情況比大部分人都複雜,但每個人都互相尊重,很和諧。我盡我所能支持他們,他們也照顧他們的嬰兒妹妹。我相信師父給我這個家庭是讓我擴大心的容量,而且對我的心性提高幫助非常大。」

以前,她總是對身邊最親近的人很差,她沒有「孝」的概念。「我決心對丈夫和家人更好些,更為他們著想些。否則我的善就是表面的。家庭是社會的最基本單元,在傳統文化中,「孝」展現著真實的心性。對家人不好,其它的人際關係也顯得膚淺或虛假。」她說。

她希望自己能做到法輪功師父在《轉法輪》第六講中說的:「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

「現在我很後悔自己做女兒時的行為,我覺得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應該對母親更好些。」

她說,她女兒的名字在希伯倫語中的意思是「神回答了我」,5個月新媽媽的體驗對她來說,是非常有收穫的修煉過程。她說:「暴露出我的很多執著,幫助我擴大心胸容量,這是我之前無法想像的。」

做管理工作更要修好自己

來自溫哥華的余文燕是一家媒體公司的主管,日常工作中容易使用審視、檢查別人的眼光來看待問題,結果是效果不好,很多同事不願意敞開心扉交流問題;她主動去找人交流,同樣是把眼光盯在別人身上。

余文燕在交流中稱,從表面看,那些問題看起來是別人的問題,但修煉的道理是,不管遇到什麼問題,修煉人要找自己的原因。「我是否給大家創造了一個敢於説出真話,能真心交流的良好環境?」「我是否只讓別人向內找,我自己沒有做到?」

「當我真的轉去無條件向內找自己的時候,身邊的就發生了大的變化。」她說,大家開始主動找她交流了,之前的那種無形的隔閡在融化。

余文燕稱,通過修煉法輪大法提高自己的心性後,她認識到所遇到的矛盾都是自己沒有修好造成的。自己做好了,周圍的環境,一切也在就會向好的方面轉變。

找到自己的不足才能提高

法輪功認為,修煉人遇到矛盾要向內找自己的原因,才能獲得提高。來自多倫多的余昌蕙在為一家機構做義工過程中,對此有很多體會。

法輪功學員在心得交流會上發言。(周行/大紀元)
余昌蕙在心得交流會上交流了自己在遇到不公對待,如果何做好的修煉體會。(艾文/大紀元)

有一次,余昌蕙去外地參加活動後,回來參加一個培訓課程,因為遇到塞車遲到了。到達課室里正在播放投影片,她聽到一個不悅的聲音說:「她來幹什麼?」余昌蕙當時感到很委屈。

她說,在活動中做義工,已經站了一天,現在又趕來參加培訓,還要受這種瞧不起人的氣,真想馬上走人!但是很快,余昌蕙想到自己是修煉人,應該做到「難忍能忍,難行能行」,結果她馬上感到心態平和,能靜心來聽課。

余昌蕙剛開始做義工時,動作很慢,對方在催她快點後,余昌蕙說:「我當時心裡馬上起了反感」。但是,想到修煉人遇到矛盾需要向內找自己的原因後,余昌蕙發現自己確實是缺乏經驗,比較慢。在心態轉變後,余昌蕙不管遇到什麼人來,都能保持好態度,工作效率也提高了。

來自蒙特利爾的周美满今年29歲。他說,通過修煉法輪功,他知道修煉人不應該抱怨,看到別人抱怨時,他會告訴別人不要抱怨。後來發現,自己在工作生活中也有不小的怨恨心。最後他發現,當自己不去抱怨時,工作生活中的麻煩也自然消失,自己的心情變得更輕鬆,事情也做得更好。

周美满說:「我現在終於明白了,不管自己做什麼其實都是在修自己的心性。」#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