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人街真的面臨消亡嗎?

卑詩省唐人街上了去年加拿大國家財產信託基金(NTC)年度10大瀕危地點(Endangered Places)榜單。(加通社)

人氣: 16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7年02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平編譯報導)亞裔美國人法律保護與教育基金會(AALDEF,又稱亞美援助處)2013年報告曾警告,波士頓、費城和紐約等美國各大城市唐人街,因高檔化規劃加速,日益瀕臨消失狀態。加拿大各大城市唐人街,命運也好不到哪去。

北美唐人街命運堪憂

國家郵報報導,卡爾加里市議會最近暫定批准唐人街中心一幢27層高樓項目,遭到唐人街華裔居民反對,認為該項目會影響唐人街小商家生意。與此同時,多倫多唐人街城區高檔化改造也在持續推進,東區唐人街也因越來越多其他族裔居民湧入,迫使許多華人商家節節退至郊區。

全加各城市中,溫哥華唐人街變化卻是最迅速最深刻的,甚至上了今年加拿大國家財產信託基金(NTC)年度10大瀕危地點(Endangered Places)榜單。NTC警告,溫哥華唐人街位於市商業區,緊臨市中心東側,一直處於持續開發之中,市府如不加緊控制開發速度,想辦法保存當地小商家,唐人街獨有特色就會消失。

在唐人街規劃方面,市府規劃部門和當地活動人士面臨眾多難題,如:如何在吸引新商家和年輕人同時保留唐人街歷史特色?唐人街是否繼續主要為工薪移民階層服務?是否要求新入住商家必須帶華人特色?如要求,如何避免被人指責搞種族歧視?

批評人士擔心,任由目前勢態發展下去,唐人街有可能走向迪斯尼化,徒有其表,再無半點歷史特色遺留或一定華裔移民人口支撐。卑詩大學歷史學華裔教授余亨利(Henry Yu)說,政府不制定保留唐人街非物質文化特色方面的政策,唐人街就會消失。就像華盛頓特區唐人街目前命運一樣,完全被Hooters等西式商家佔領。

發展和變化

19世紀末太平洋鐵路完工後,大量華人鐵路工人分散全加各地,開便利店、中餐館、洗衣店和做房屋分租生意,形成北美華人聚居區,人稱唐人街。這些唐人街,為後來的華裔新移民提供中轉站。早期的北美華人,多為單身男子,一些華人幫派組織,在唐人街從事高利貸、糾紛調解、郵遞和遺體返鄉等生意和服務。

二戰後,對華移民政策開放,加拿大唐人街經歷翻天覆地變化,其他族裔不再認為唐人街是墮落邪惡之地,開始大量湧入。中餐館和洗衣店大量湧現,北美人開始品嚐到什麼是糖醋肉和炒雜碎。唐人街,也開始大量出現在好萊塢電影和電視節目背景中。

發展的同時也伴隨著挑戰。1960年代汽車日益普及,溫哥華市府打算修條高速,但會佔去唐人街大塊區域,當地華裔居民聯合起來抗議反對。與此同時,卡爾加里唐人街居民也因市府提出的高速路貫穿唐人街作同樣抗爭。1950年代,多倫多最早唐人街,也因新市政廳大樓和市政廣場修建不得不讓路另遷它處。

1970至1980年代,溫哥華香港移民大量湧入,大量迎合香港移民口味的新興商家湧現,其中一些很快逐步向外擴張,開啟了華人商家向唐人街老區外甚至是更廣闊郊區的擴張時代。

卑詩列治文山大統華超市54歲華人客戶Simon Ho說,溫哥華老唐人街已經老了,商家發展不快,列治文山的唐人街才是最大的。像這類郊區華人聚居區,迅速在北美各地複製,如洛杉磯城東的San Gabriel谷和多倫多的士嘉堡、列治文山和萬錦等。

新舊東西碰撞

2010年秋溫哥華唐人街125周年慶典時,一尊繪有老子騎青牛西出函谷關的巨大壁畫落成剪綵。如今,附近一幢6層高公寓如火如荼開發,將這尊壁畫淹沒在灰塵中。除餐飲商家逐步高檔化外,唐人街零售商家也日益多樣化,有冰淇淋店、家具店和街頭服飾店。這一切,都在日益改變著唐人街原有面貌。

有年長一些唐人街居民表示,非常喜歡這一多元化,這種多元化好比是東西碰撞,使得唐人街越變越好。有當地其他族裔商家表示,新來商家的注入,不僅使唐人街尤其是夜色唐人街變得更鮮活,而且刺激了唐人街經濟,在這種既有巨大歷史背景、又有傳統經典特色和新鮮力量注入的地方生活或工作,使得人們都想融入其中。

華裔居民擔憂

反對人士卻擔心,唐人街這一高檔化,並非只是新增其他元素,而是一些元素在日益消失。最近一些華裔老人打著唐人街關注組織(CCG)標語,組織了一次抗議活動,報怨唐人街日益變得面目皆非,完全成咖啡街了,還抗議開發商將唐人街一個停車車改建一幢13層的共管公寓。唐人街耆老服務社工Chanel Ly說,對於許多華裔老人來說,唐人街就是他們的家,給他們一種歸屬感,非常擔心這些會日益丟失。

相比之下,多倫多中區唐人街雖因多市對老舊建築的過度寬容、周邊居民多為大學生等原因,沒受到大規模再開發影響。東區唐人街卻因近年新建公寓大樓不斷建成,吸引大量年輕專業人才,同時也吸引西式麵包店和酒吧等大量新興商家。

溫哥華華裔市議員Kerry Jang認為,唐人街就應該反應華人在溫哥華的真實生存狀態,現在卻變得日益多元化,越來越不像唐人街。

政府真的會保護唐人街嗎?

去年8月,卑詩遺產廳就溫哥華唐人街哪些非物質遺產值得保留進行公眾諮詢,目前正式報告尚未公布,但國家郵報獲取報告草案顯示,多數意見認為唐人街商家和商家歷史具有重大歷史價值,值得保護,並認為華裔老者是唐人街社區凝聚力的有力黏膠,應提供更多耆老支持和更多代際間活動。卡爾加里唐人街規劃文件修訂今年年初公眾諮詢也顯示類似結果,並提出唐人街中國特色或亞洲特色急需保護。

這些反饋中,有多少會納入長期規劃中,還有待觀察。溫哥華代理副城市規劃師霍思(Karen Hoese)女士透露,目前溫哥華已開始嘗試限制唐人街建築開發密度,允許商家佔用巷道做生意,並指定部分商家作為「傳統老店」保留。但因經濟發展原因,沒有限制福利房開發高度。

對政府唐人街保護決心有多大,批評人士持懷疑態度,認為政府如果真的慎重對待,怎麼會批准一個將唐人街大半變成開發地帶的200英尺高的項目?還有人提議,想在唐人街開發90英尺高以上公寓的開發商,必須預留20%的老人福利房。

挑戰來自自身

對於溫哥華唐人街來說,最大挑戰可能來自內部。許多店老闆日益年邁,又沒有現成的生意繼承計畫,子女長大成人後,融入北美社會,根本無意接手父輩小生意。如自1980年開店至今的New Town Bakery麵包店現年61歲店主Susanna Ng說,雖想將店傳承下去,但子女不感興趣,請人接手也難,不知還能支撐多久?

這其中也有少數例外。如現年28歲的劉威廉(William Liu),2014年因父患病做腎臟移植手術,放棄歌劇舞臺夢,放棄大學歌劇專業深造,回家幫父親打理Kam Wai Dim Sum餃子店,現在他只能週末在教堂唱詩班回味一下聲樂夢。對此,他說,放棄夢想沒什麼,重要的是父親身體康復,做什麼都值得,能幫父親支撐家族生意,他感到很自豪。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