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藥神》中的「神藥」格列寧 現實中什麼樣?

文/李梅

《我不是藥神》中的「天價神藥」格列寧,原型就是現實中的格列衛(Gleevec)。(視頻截圖、Wikimedia Commons/大紀元合成)

人氣: 3118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近日,中國國產電影《我不是藥神》在大陸上映,引起劇烈反響。電影中,男主角程勇受白血病病人之託,從印度代購抗癌特效藥「格列寧」。格列寧在中國一瓶賣4萬元,而在印度的仿製藥只賣500塊錢。男主角鋌而走險,把仿製藥轉賣給中國病人,救了許多白血病病人的命,自己卻因此身陷牢獄。

格列寧」這一抗癌藥,貫穿整個劇情。在現實中,這款「天價神藥」確有原型存在。

格列寧的原型,即近年風靡醫療界的抗癌藥——格列衛,是用於治療慢性粒細胞白血病的標靶藥,也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批成功研製的小分子標靶藥物。它的商品名,歐洲稱為Glivec,美國叫做Gleevec,實際的藥物分子名是伊馬替尼(Imatinib)。

標靶藥「格列衛」 締造抗癌神話

我不是藥神》影片中,「 格列寧」充當了救命藥的角色,現實中的格列衛也締造了抗癌神話。

慢性粒細胞白血病(簡稱慢粒白血病)是一種較為常見的白血病,是因為血液中的白細胞失控增長,形成癌症。

在格列衛出現之前,罹患慢粒白血病的患者,處境很艱難。

格列衛的引領研究者、腫瘤科醫生布萊恩‧德魯克(Brian Druker)博士在紐約時報採訪中說,在當時,對於40歲以上的慢粒白血病病人,主要的治療方法是干擾素治療,但只有20~30%的病人可能在原有基礎上延長約1年的生命,同時伴隨著嚴重、痛苦的副作用。唯有的另一個希望,就是骨髓移植,適合年輕一點的病人。然而骨髓移植風險很高,第一年的死亡率就有25~50%。

抗癌標靶藥格列衛的正面和反面。(Wikimedia Commons)

然而,格列衛的問世,使慢粒白血病患者的5年生存率從50%以下,增加到90%左右,並且絕大多數患者可以正常工作和生活。美國癌症協會表示,格列衛對幾乎所有CML患者都有治療效果,多數患者能維持很多年的療效。如果患者對藥物反應長期有非常好的效果,有可能降低藥量,甚至停藥。

《新英格蘭醫學期刊》進行的一項追蹤調查發現,使用格列衛的患者,有超過89%的人5年後仍然健在。另一項發表於《美國國立癌症研究所期刊》的研究,追蹤了832名服用格列衛的慢粒白血病患者。結果發現,這些病人的生存率,和普通人群不相上下,只有不到1%的患者死於白血病惡化。

研究者表示,格列衛把一種惡性癌症變成了一種只需服藥就可以控制的慢性病,讓慢性粒細胞性白血病中的「慢性」二字名副其實了。

格列衛用於治療慢性粒細胞白血病,極大地提高了白血病患者生存率。(Wikipedia)

據陸媒報導,慢粒白血病患者劉先生於2001年確診,當年恰逢格列衛上市,便托人從海外購買開始服用。由於家人經商籌到足夠藥費,劉先生得以不間斷服用。如今17年過去,他早已經和正常人一樣工作和生活。

格列衛被《科學》雜誌評為里程碑式的發現,與人類基因工程並列為2001年世界十大科技突破之一。其開發者布萊恩‧德魯克(Brian Druker)、尼古拉斯‧萊登(Nicholas Lydon)獲得了2009年「美國諾貝爾獎」拉斯克獎和2012年日本國際獎。

除了治療白血病,患有胃腸道間質腫瘤的病人服用格列衛後的平均存活率接近5年,相比於之前的9~20個月,生存率提高了2~5倍。 截止目前,格列衛已被美國FDA批准用於治療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等7種癌症。

·《我不是藥神》觸中國人痛點 中共恐慌

· 《藥神》:是什麼導致天價藥? 

· 學名藥與原廠藥之爭:這八成藥費,要不要省?

責任編輯:李清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