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工會理事會:2/3 Kiwi 工資不及物價漲得快

不僅是退休者和領福利的人感到生活愈加艱難,高物價和低工資的現實,讓相當一部分工作民眾和家庭,也感覺到不同程度的經濟困難,這在本週發布的工會理事會(CTU)的一項調查中,反映的非常明顯。工會理事會的這項調查,重點在於收入、生活費用和工作條件。(Dreamstime)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1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捫心綜合報導)不僅是退休者和領福利的人感到生活愈加艱難,高物價和低工資的現實,讓相當一部分工作民眾和家庭,也感覺到不同程度的經濟困難,這在本週發布的工會理事會(CTU)的一項調查中,反映的非常明顯。工會理事會的這項調查,重點在於收入生活費用和工作條件。

新西蘭工會理事會旗下有31個附屬工會,總會員數超過32萬人。其中不僅有不同種類的產業工會,還包括了教師、護士、助產士、醫生、高等教育員工、媒體工作人員等政府公務員的工會組織,代表了新西蘭不同階層的、比較廣泛的工作群體。所以媒體分析,這項調查在很大程度上顯現了新西蘭社會的整體現狀。

大多數工作的人入不敷出

調查顯示,在近1200名接受調查的工會成員中,有71%的人表示他們的收入,跟不上他們的生活開支的持續增長。這項調查的結果和反饋,與官方的統計數據不一樣,官方統計數據顯示,工資上漲速度快於通貨膨脹。

調查還發現,雖然生活越來越入不敷出,但這些人在工作上的付出卻更多:

– 42%的人表示他們工作時間更長;
– 55%的人表示他們工作量更大;
– 47%表示他們的工作/生活平衡變得更糟;
– 36%表示他們的工作保障更差;
– 39%報告其工作滿意度下降;
– 88%認為澳大利亞的工資和薪水比新西蘭

Stuff網站上的調查結果也與這項調查相似:有70%的參加調查者認為,在基本生活花費的支出之外,剩下的錢比1年前少;另外有16%的人感覺差不多少,只有14%的人感覺餘錢比1年前多。

一位受調查者在反饋欄中表示,「在居住在英國、澳大利亞和加利福尼亞後,回到新西蘭,才發現這裡的基本日用品的價格有多麼荒謬,更不用說燃油和電力(的超高價格)了。」

還有反饋說,「我的工資多年來都沒有任何變化,但生活花銷卻在持續上升,許多新西蘭人都是這種情況。我很幸運,因為我丈夫有不錯的收入,否則我根本無法靠自己的收入單獨生存——而我的情況並不是絕無僅有的。」

還有的說,「我已經從事現在的工作10多年了,我必須升2級,才能賺取現在的每小時22.60元的工資收入,而這個工資水平,與我12年前離開澳大利亞時的工資相同。」

通貨膨脹率無法反映真實物價上漲

CTU主席理查德.瓦格斯達夫(Richard Wagstaff)說,「很多人都感覺生活變得越來越艱難。」

但根據官方的統計數據,民眾薪酬的增加,高於物價的上漲,人們似乎應該能夠有一些額外的錢,或者可以存起來,或者用來改善他們的生活。

統計局的統計數字顯示,截至2018年9月底的12個月中,衡量通貨膨脹的廣泛指標——消費物價指數(CPI)上漲了+1.9%,而工資平均上漲的幅度則為+2.4%,超過了通貨膨脹(物價上漲)。

但這個消費者物價指數包括了方方面面的因素,它只是物價上漲的一個廣泛指標;對於許多工作的民眾和家庭來說,CPI指數中的一些衡量指標並不重要。

對我們普通的民眾來說,生活消費可能主要只歸結為食品、燃油和住房幾大類:

– 在那些有住房危機的城市如奧克蘭和皇后鎮等地方,住房價格的極難負擔,使得民眾買房償還房貸,外加高地稅,或者租房者高昂的房租支出,占家庭生活支出比重更大,這使這些民眾和家庭的財務狀況捉襟見肘;
– 對於生活在像奧克蘭和惠靈頓這樣的大城市的民眾來說,燃油的花費和交通費用也無法忽視,尤其是因為邊遠郊區的房價相對容易負擔,也迫使很多人每天要跑很遠的路上下班,使交通的費用占家庭支出更大的比重;
– 而對全國大多數民眾來說,食品價格的增長,更是直接衝擊了飯盒及飯碗,基本的生活花銷也需要精打細算。

高房價和高油價讓人變窮?

Infometrics公司的首席預測員蓋拉斯.基爾南(Gareth Kiernan)表示,總體通脹數字未必能反映低收入人群所面臨的花費,高房價及更昂貴的汽油和乳製品,可能是讓一些人覺得他們的工資不能滿足生活支出的原因。

昂貴的汽油。(李心然/大紀元)

基爾南說,房價在過去六年中大幅上漲,遠遠超過消費者價格指數和工資,這會影響全國人民的生活。「民眾購買自己的房屋並試圖為此節省開支,這項花銷已經大大增加」。

統計局的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數據顯示,截至去年9月底的12個月中,交通花費大漲了+5.6%,住房和居家用品花費上漲了+3.1%,都遠遠高於同期的消費者價格指數的+1.9%;但與一年前相比,食品價格的增長幅度(+0.2%)似乎比民眾感受的小。

在住房花費增長一項,買房、整修和地稅,都占了整體+3.1%增長的很大比重:

– 實際房租,增長了+2.3%;
– 住房擁有,增長了+4.1%;
– 住房維修,增長了+3.7%;
– 地稅和相關服務,增長了+4.5%;
– 居家電力,增長了+2.4%。

在交通一項,5.6%的增長,主要在於燃油價格的大幅增加:

– 買車,降低了-1.8%;
– 私人交通供應和服務,增加了+13.1%;
– 旅客交通服務,增加了+0.2%。

在食品一項,蔬菜和水果價格的大幅下降,大大向下拉動了整體價格的增長幅度,而蔬菜中只單一一項西紅柿價格的大幅下降,就下拽了此類商品價格的增幅,使整個食品類別的增長幅度只有+0.2%,似乎與民眾的實際感受不太一樣:

– 肉、雞和魚,下降了-0.2%,
(其中肉和雞,下降了-0.9%,魚和海鮮,增長了+4.2%);
– 蔬菜水果,下降了-5.1%,
– 食雜品,增加了+0.1%;
– 無酒精飲料,增加了+2.4%;
– 餐館和即食食物,增加了+3%。

在消費者物價指數的計算中,通訊(-5.4%)、教育(-5.3%)和服裝鞋帽(-1%)類,都是拉動整體指數下行的主要項目。

其中教育一項主要是由於政府的高等教育免除學費的政策開始實施,但對於大多數民眾來說,並不能夠從這項政策中受益;而通訊花費的大幅下降則得益於電子通訊服務費用的下降,即便如此,新西蘭手機和網絡服務的費用,據信比美國和歐洲等發達國家10年前的收費還高,所以對於新西蘭人來說,仍是一項很大的支出。

罷工 磋商 哪裡才是出路?

去年,官方的統計數字和各方的分析,似乎都指向最低收入人群,尤其是退休者和領取福利的人,認為生活消費的增加,對這兩個人群的衝擊最大。

還特別把領取福利者的生活艱難,歸咎於其中煙民數量最大。因為香煙的價格連年大幅增加,在今年初價格又增加10%後,一包香煙的價格已經高達40元,幾乎佔到單人每周福利金的四分之一,他們根本就無法負擔。

不過,不同行業和各個階層的工作民眾對於高生活費的壓力,陸陸續續顯示出來。從前年年底開始,不同行業的集體談判和罷工就此起彼伏,一直沒有間斷。

要求增加工資和改善待遇的行業,共同表達的一點,就是工資的收入遠遠抵不上物價的上漲幅度,越來越多的民眾和家庭,感到自己已經落到貧困線以下,生活更加艱難。

在要求提升工資待遇的群體中,既有收入原本就最低的老人護工、清潔工和公車司機,也有原來收入還不算最差的護士、警察、教師、助產士和稅務局等政府部門員工。

到去年年底,小學教師的罷工行動還沒有結束,中學和高等院校員工也在行動中,就連被歸為高收入的醫生,今年也開始進入到集體談判中。

工黨-優先黨聯盟政府在前年年底上台之後,就開始兌現大選中的承諾,已經連續兩次提升了最低工資,到今年7月1日,新西蘭最低工資將會增加到每小時17.80元,並且在未來的兩年裡,將再提升兩次,最後增加到每小時20元,這已經很接近去年的生活工資的每小時20.55元。

不過,政府大幅提升最低工資,又讓很多人擔心各種相關的生活費用會進一步上漲;而那些剛剛爭取到工資提升的民眾,可能會再次落到最底層,個人和家庭生活,仍然會入不敷出。

責任編輯:上官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