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工会理事会:2/3 Kiwi 工资不及物价涨得快

不仅是退休者和领福利的人感到生活愈加艰难,高物价和低工资的现实,让相当一部分工作民众和家庭,也感觉到不同程度的经济困难,这在本周发布的工会理事会(CTU)的一项调查中,反映的非常明显。工会理事会的这项调查,重点在于收入、生活费用和工作条件。(Dreamstime)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综合报导)不仅是退休者和领福利的人感到生活愈加艰难,高物价和低工资的现实,让相当一部分工作民众和家庭,也感觉到不同程度的经济困难,这在本周发布的工会理事会(CTU)的一项调查中,反映的非常明显。工会理事会的这项调查,重点在于收入生活费用和工作条件。

新西兰工会理事会旗下有31个附属工会,总会员数超过32万人。其中不仅有不同种类的产业工会,还包括了教师、护士、助产士、医生、高等教育员工、媒体工作人员等政府公务员的工会组织,代表了新西兰不同阶层的、比较广泛的工作群体。所以媒体分析,这项调查在很大程度上显现了新西兰社会的整体现状。

大多数工作的人入不敷出

调查显示,在近1200名接受调查的工会成员中,有71%的人表示他们的收入,跟不上他们的生活开支的持续增长。这项调查的结果和反馈,与官方的统计数据不一样,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工资上涨速度快于通货膨胀。

调查还发现,虽然生活越来越入不敷出,但这些人在工作上的付出却更多:

– 42%的人表示他们工作时间更长;
– 55%的人表示他们工作量更大;
– 47%表示他们的工作/生活平衡变得更糟;
– 36%表示他们的工作保障更差;
– 39%报告其工作满意度下降;
– 88%认为澳大利亚的工资和薪水比新西兰

Stuff网站上的调查结果也与这项调查相似:有70%的参加调查者认为,在基本生活花费的支出之外,剩下的钱比1年前少;另外有16%的人感觉差不多少,只有14%的人感觉余钱比1年前多。

一位受调查者在反馈栏中表示,“在居住在英国、澳大利亚和加利福尼亚后,回到新西兰,才发现这里的基本日用品的价格有多么荒谬,更不用说燃油和电力(的超高价格)了。”

还有反馈说,“我的工资多年来都没有任何变化,但生活花销却在持续上升,许多新西兰人都是这种情况。我很幸运,因为我丈夫有不错的收入,否则我根本无法靠自己的收入单独生存——而我的情况并不是绝无仅有的。”

还有的说,“我已经从事现在的工作10多年了,我必须升2级,才能赚取现在的每小时22.60元的工资收入,而这个工资水平,与我12年前离开澳大利亚时的工资相同。”

通货膨胀率无法反映真实物价上涨

CTU主席理查德.瓦格斯达夫(Richard Wagstaff)说,“很多人都感觉生活变得越来越艰难。”

但根据官方的统计数据,民众薪酬的增加,高于物价的上涨,人们似乎应该能够有一些额外的钱,或者可以存起来,或者用来改善他们的生活。

统计局的统计数字显示,截至2018年9月底的12个月中,衡量通货膨胀的广泛指标——消费物价指数(CPI)上涨了+1.9%,而工资平均上涨的幅度则为+2.4%,超过了通货膨胀(物价上涨)。

但这个消费者物价指数包括了方方面面的因素,它只是物价上涨的一个广泛指标;对于许多工作的民众和家庭来说,CPI指数中的一些衡量指标并不重要。

对我们普通的民众来说,生活消费可能主要只归结为食品、燃油和住房几大类:

– 在那些有住房危机的城市如奥克兰和皇后镇等地方,住房价格的极难负担,使得民众买房偿还房贷,外加高地税,或者租房者高昂的房租支出,占家庭生活支出比重更大,这使这些民众和家庭的财务状况捉襟见肘;
– 对于生活在像奥克兰和惠灵顿这样的大城市的民众来说,燃油的花费和交通费用也无法忽视,尤其是因为边远郊区的房价相对容易负担,也迫使很多人每天要跑很远的路上下班,使交通的费用占家庭支出更大的比重;
– 而对全国大多数民众来说,食品价格的增长,更是直接冲击了饭盒及饭碗,基本的生活花销也需要精打细算。

高房价和高油价让人变穷?

Infometrics公司的首席预测员盖拉斯.基尔南(Gareth Kiernan)表示,总体通胀数字未必能反映低收入人群所面临的花费,高房价及更昂贵的汽油和乳制品,可能是让一些人觉得他们的工资不能满足生活支出的原因。

昂贵的汽油。(李心然/大纪元)

基尔南说,房价在过去六年中大幅上涨,远远超过消费者价格指数和工资,这会影响全国人民的生活。“民众购买自己的房屋并试图为此节省开支,这项花销已经大大增加”。

统计局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数据显示,截至去年9月底的12个月中,交通花费大涨了+5.6%,住房和居家用品花费上涨了+3.1%,都远远高于同期的消费者价格指数的+1.9%;但与一年前相比,食品价格的增长幅度(+0.2%)似乎比民众感受的小。

在住房花费增长一项,买房、整修和地税,都占了整体+3.1%增长的很大比重:

– 实际房租,增长了+2.3%;
– 住房拥有,增长了+4.1%;
– 住房维修,增长了+3.7%;
– 地税和相关服务,增长了+4.5%;
– 居家电力,增长了+2.4%。

在交通一项,5.6%的增长,主要在于燃油价格的大幅增加:

– 买车,降低了-1.8%;
– 私人交通供应和服务,增加了+13.1%;
– 旅客交通服务,增加了+0.2%。

在食品一项,蔬菜和水果价格的大幅下降,大大向下拉动了整体价格的增长幅度,而蔬菜中只单一一项西红柿价格的大幅下降,就下拽了此类商品价格的增幅,使整个食品类别的增长幅度只有+0.2%,似乎与民众的实际感受不太一样:

– 肉、鸡和鱼,下降了-0.2%,
(其中肉和鸡,下降了-0.9%,鱼和海鲜,增长了+4.2%);
– 蔬菜水果,下降了-5.1%,
– 食杂品,增加了+0.1%;
– 无酒精饮料,增加了+2.4%;
– 餐馆和即食食物,增加了+3%。

在消费者物价指数的计算中,通讯(-5.4%)、教育(-5.3%)和服装鞋帽(-1%)类,都是拉动整体指数下行的主要项目。

其中教育一项主要是由于政府的高等教育免除学费的政策开始实施,但对于大多数民众来说,并不能够从这项政策中受益;而通讯花费的大幅下降则得益于电子通讯服务费用的下降,即便如此,新西兰手机和网络服务的费用,据信比美国和欧洲等发达国家10年前的收费还高,所以对于新西兰人来说,仍是一项很大的支出。

罢工 磋商 哪里才是出路?

去年,官方的统计数字和各方的分析,似乎都指向最低收入人群,尤其是退休者和领取福利的人,认为生活消费的增加,对这两个人群的冲击最大。

还特别把领取福利者的生活艰难,归咎于其中烟民数量最大。因为香烟的价格连年大幅增加,在今年初价格又增加10%后,一包香烟的价格已经高达40元,几乎占到单人每周福利金的四分之一,他们根本就无法负担。

不过,不同行业和各个阶层的工作民众对于高生活费的压力,陆陆续续显示出来。从前年年底开始,不同行业的集体谈判和罢工就此起彼伏,一直没有间断。

要求增加工资和改善待遇的行业,共同表达的一点,就是工资的收入远远抵不上物价的上涨幅度,越来越多的民众和家庭,感到自己已经落到贫困线以下,生活更加艰难。

在要求提升工资待遇的群体中,既有收入原本就最低的老人护工、清洁工和公车司机,也有原来收入还不算最差的护士、警察、教师、助产士和税务局等政府部门员工。

到去年年底,小学教师的罢工行动还没有结束,中学和高等院校员工也在行动中,就连被归为高收入的医生,今年也开始进入到集体谈判中。

工党-优先党联盟政府在前年年底上台之后,就开始兑现大选中的承诺,已经连续两次提升了最低工资,到今年7月1日,新西兰最低工资将会增加到每小时17.80元,并且在未来的两年里,将再提升两次,最后增加到每小时20元,这已经很接近去年的生活工资的每小时20.55元。

不过,政府大幅提升最低工资,又让很多人担心各种相关的生活费用会进一步上涨;而那些刚刚争取到工资提升的民众,可能会再次落到最底层,个人和家庭生活,仍然会入不敷出。

责任编辑:上官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