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國華人移民代理捲款潛逃 客戶欲哭無淚

據華人客戶Julie稱,加途移民公司老板賈志浩卷走中國客戶數萬元錢后消失。(Julie)

人氣: 249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4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平多倫多編譯報導)上月初,加拿大溫尼伯加途移民公司(Jiatoo Immigration Consulting)的24歲華人老闆突然跑路,留下許多華人客戶欲哭無淚。

年輕老闆攜款潛逃

據CBC報導,加途老闆名叫賈志浩(Zhihao Jia,音譯),現年24歲。上月初,加途既未通知房東,又未通知客戶,連夜悄悄搬空位於Pembina Highway 675號的辦公室。

加途一名叫Julie的華人客戶對CBC透露,3月1日她給賈志浩支付1萬加元,幫她申請畢業生工簽和永居身分。之後還不到2週時間,再發短信或打電話,就再也找不到他人了。3月11日,她到賈志浩辦公室,發現辦公室空空如也,就知道出事了。

賈志浩跑路後,包括Julie在內至少13名華人客戶遭殃,目前Julie和另外幾名客戶找到持牌華裔移民顧問向宇(Yu Xiang,音譯)接手案子。向宇透露,其中1人給了賈志浩2萬多,賈志浩沒給辦多少事就偷偷跑路了。還有些人更慘,交了錢賈志浩啥事沒幹就跑了。

向宇稱,其中也有幸運的,交錢後還是享受到全套中介服務,但問題是,賈志浩沒有正規移民顧問牌照,即使提交申請也可能不合法。對於向宇這些說法,CBC沒法聯繫其客戶核實。

Julie透露,她剛從學院畢業,當初看到加途網上廣告吹噓說2017年曾被曼省中國商業聯會(Chinese Business Gala)評為「新興華裔企業」,覺得這家公司可靠,才找賈志浩辦理學簽和移民等申請。整個移民顧問服務費用是1.5萬加元,預付1萬元,剩餘5,000元延後再交。

拖欠2個月房租

Pembina Highway物業經理加諾(Eileen Gaynor)女士透露,去年4月賈志浩租了這間辦公室。3月5日,她接到加途一名員工電話說辦公室已經搬空。賈志浩消失後,還欠她2月份房租,此前給的支票也跳票了。3月份,賈志浩銀行帳戶也消戶,想追債也找不到人了。

加途公司介紹顯示,賈志浩是加途教育顧問服務主任,同時還是Club Royale Immigration移民中介老闆。CBC撥打賈志浩提供給客戶的手機號碼,無人接聽。記者查到他名下的2處物業,也已經是人去樓空,房前堆滿報紙,顯然很長時間無人清理。

警方調查

Julie還透露,事情發生後,她都懵了,報警後才確定是被騙了。隨後幾週內,她一直打電話聯繫賈志浩,最後他終於回電給她丈夫,威脅說他們一切信息都在他手中,如果報警他們的移民申請也會受影響。

Julie報警後,還向加拿大邊境服務局(CBSA)上報,同時還向賈志浩掛名的持牌移民顧問王宇(Yu Wang,音譯)投訴。溫尼伯警方確認已收到報警,案子還在調查中,CBSA回覆是否展開調查,他們不負責回答。截至目前,警方尚未提出任何指控。

移民代理無權提供有償顧問服務

加拿大難民與移民保護法規定,只有加拿大移民顧問監管委員會(ICCRC)持牌顧問或移民律師才能提供收費移民顧問服務。賈志浩不是持牌移民顧問,但以王宇名下登記為移民代理,負責招攬客戶。ICCRC規定,移民代理不得提供有償移民顧問服務。

向宇透露,ICCRC雖有規定,但被許多人鑽空子。王宇稱,他是在3月中旬收到一名女客戶投訴後,才知道賈志浩收取客戶錢財提供所謂的移民顧問服務。3月初,賈志浩說要搬到溫哥華後,他已經取消雙方之間的代理合作協議。ICCRC確認,王賈之間協議的確已於3月15日取消。

王宇還透露,他也不知道賈志浩收的錢都到哪去了,也沒有他的客戶名單,多次發短信追問他這些錢的下落,他也不回。向宇說,許多客戶沒找王宇投訴,可能是不了解王宇才是賈志浩背後真正的移民顧問。

Julie說,最初她也不想把事情鬧大,後來決定說出來,是不想讓更多的人成為受害者,讓人們了解加途是個什麼樣的公司。她還說,賈志浩本人當初也是以留學生來加,通過拼搏後在加拿大立足,和他們經歷相似,應該非常了解他們的心情和處境,誰知他會做出這樣的事。

CBSA:每年近200起投訴

作為監管機構,ICCRC無權起訴或調查任何欺詐指證,如會員名下代理違規,只能處罰會員。初犯書面警告,再犯罰款100元。向宇說,他聽說過太多像Julie這樣的遭遇,這種事情非常影響加拿大移民制度的聲譽,造成客戶與移民顧問之間的隔閡和不信任。

CBSA數據顯示,CBSA每年收到近180起移民顧問欺詐投訴,其中近120起投訴與非法中介有關。向宇說,無良中介對客戶造成的影響遠遠不止是錢的問題,而是申請過程中,任何表格缺失或出點差錯,都會造成客戶工簽或移民申請被拒,造成客戶被遣返,影響的是客戶的未來前途和命運。#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