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聞以寧:中共治下民營企業家 總有一款罪名適合你

聞以寧

2019年9月24日,孫大午在河北的飼料倉庫裡。(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350
【字號】    
   標籤: tags: , ,

近些年來,隨著民營企業家的發展壯大,各行各業的民營企業家被定罪、沒收資產的消息層出不窮。

比如,企業家于溟因修煉法輪功而遭到迫害,導致企業破產;湖北的肖運軍,因觸動中共政府的土地利益,被打成黑社會成員,並沒收全部資產;山西呂樑的張志雄,因其開發當地礦山,被中共政府打成黑社會並重判25年。

類似案例不勝枚舉,最近,國內知名的農民企業家孫大午,包括其妻子、兒子、親屬、公司高管在內約28人被逮捕,中共出動近百特警,儼然一副做成大案要案的姿態。

66歲的孫大午,是河北省徐水縣郜林村鎮人,河北大午農牧集團董事長。他是一位農民,1985年他與妻子柳惠茹在一片荒地上,白手起家創業。由1000隻雞和50頭豬起步,到如今公司市值過億,是國內草根派企業家的代表人物。

在中共的統治下,14億老百姓就是韭菜。民營企業家們一旦事業有成,公司發展壯大了,隨時都可能成為中共砧板上的肉,企業被侵吞,當時人被重判的案例,比比皆是。還有的企業家,因為對中共當局有異議,因言獲罪,飛來橫禍。

2003年5月,孫大午就因為在自家的大午網站發表《小康社會的建設及難點》《悼念李慎之》《兩位民間商人關於中國的時局及歷史的對話》三篇文章,被河北徐水縣公安局查抄,大午集團300萬現金被拿走,銀行帳號被封,存款被全部凍結。最後停止營業6個月,罰款15000元。

任何對其不利的言論,中共都會實施各種打擊手段,包括採取刑事打擊的方式,予以鎮壓。 2003年5月,當地警方以非法集資罪名將孫大午逮捕,孫大午本人被控非法集資罪名判刑三年緩刑4年。

按照中共的法律規定,非法集資指向社會不特定的群體募集資金的行為,而孫大午募集資金的對像是本村村民,不屬於「不特定的群體」。中共的這一定性,完全不符合自身法律的規定,明顯是濫用刑事罪名打擊民營企業家,而這一切的根源實則在於孫大午的反共言論。

孫大午還曾公開支持中國的維權律師許志永等,稱他們是中國黑暗中的一盞明燈,有了他們,中國才有了光亮,點亮了國人生存下去的希望。這一公開表態引起了中共當局的不滿,為日後引來嚴重的迫害埋下禍根。

中共雖然沒有「反黨言論罪」,但是實際上發表過反黨言論的人士,幾乎很快都被以其它的罪名所逮捕,而所謂的「其它罪名」,往往都是生搬硬套、惡意誣陷,中共把其刑法淪為打壓異議人士的工具,產生寒蟬效應。

筆者建議,中共的全國人大可以直接出台「反黨言論罪」,把反黨入罪明確刑法化,直接公開化,總比耍流氓還要找理由更省心。

2020年,由於大午集團名下房屋與當地國有農場存在土地糾紛,孫大午被控尋釁滋事罪,連同家屬、員工約30人被中共當局抓捕。

孫大午在民營企業家中口碑很好,經常發表一些對中共政治體制的批評聲音,2015年曾公開發表文章支持維權律師,因此也就被當局視為「異議分子」。孫大午在家鄉興建免費醫院,已經率先實現了「全民免費醫療」。這也讓中共比較難堪,中共的國有醫院,喪失本來是救死扶傷的天職,從患者身上牟利,甚至是暴利,導致醫患矛盾日益嚴重。

作為一名旅居英國的異議人士,從對中共的了解,我可以推斷出,這次孫大午難逃重判命運,企業更是難逃資產充公的命運。中共有可能給他戴上一個尋釁滋事的罪名,這個罪名是公安常用的口袋罪,徵地拆遷案件、法輪功案件、上訪案件等等都可以以尋釁滋事罪來指控,在這個罪名籠罩下,中共可以隨意用來逮捕任何一位公民。

大午集團與國有農場有土地糾紛,孫大午有可能會被指控尋釁滋事罪。因為國有農場代表著中共的利益,因而孫大午危險了,避免不了被判刑的命運。我們不妨繼續觀察一下,中共會用什麼殘忍手段迫害企業家。

根據中共刑法規定,尋釁滋事罪分為兩個量刑幅度,五年以下及五年以上。按照當地警方出動警力的標準,孫大午案件無疑是一個重大案件,預計刑期遠超五年,目前大午集團及孫大午本人的所有資產都被凍結,中共為沒收資產做好了準備。

近年來,大量企業家被中共迫害,特別是現在的經濟危急時刻,中共政府正在想盡一切辦法掠奪民營企業家的合法資產,可以說,還留在國內的企業家們是人人自危。中共推行的國進民退政策,已經使國內民營企業家意識到了危險。

中共當局在2019年召開了企業家座談會,習近平一邊親自強調保護民營企業家,安撫民營經濟,一邊釋放公私合營2.0版,對民營經濟虎視眈眈。

結合中共近年來非法抓捕民營企業家,這是否表明,中共掠奪民營企業的信號越來越明顯?中國的民營企業家們是不是在體驗如履薄冰的感覺了?

活在中共魔爪下的民營企業家們,即使你活得小心翼翼,不是一個不小心就觸碰到中共的政治紅線;要麼就是企業有錢了,被中共盯上了,最終被落得「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命運。

以前人們移民的路徑還比較寬闊一些,現在中共正在逐漸堵死這條路,移民出國越來越難了。

掙扎在中共治下的民營企業家們,即使今天中共的鐵拳沒砸到你,明天,總有一款罪名適合你!

責任編輯:孫芸 #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