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評論
對於中南海最高層,如果能將兩次大瘟疫、地震等災禍視為上天對自己的警示,並進而修正自己的錯誤,解體禍國殃民的中共,則不僅完成了自我的救贖,而且利國利民。反之則踏上...
一位武漢醫護人員對家人說,「千萬不要相信政府,要靠自己。」與中共這個最瘋狂的病毒一刀兩斷,來個光明磊落,乃上上策。
儘管12月8日,武漢就已經發現冠狀病毒感染者。但是中共各級官員都不負責任,以致於疫情不斷擴大,現在終於釀成滔天大禍。
武漢肺炎出現以來,中共一直宣稱「可防可控」。但是短短幾天之內從漫不經心的不作為到突然對武漢市進行封鎖並迅速擴展到湖北省十幾個城市。一時間民情激憤,譴責之聲不絕於耳。筆者在為清醒的民眾感到高興的同時也略有遺憾,因為有的譴責中依稀還有一點「恨鐵不成鋼」的影子,似乎中共本來可以做得好一些,或者希望中共未來可能做得好一些。對此,筆者想說的是,中共這個邪惡至極的東西有...
中共授意網軍即五毛、粉紅之類,鼓譟「當下最好,你不好是你自己的問題」,其實是中共黔驢技窮無奈的新欺騙。
孩子們更喜歡哪一種建議呢?進步派的快樂原則還是保守派的現實原則? 毫無疑問,他們更想聽聽歐比-萬•克諾比(Obi-Wan Kenobi)在《星球大戰》的戰鬥中駕駛著他的飛船時對他的門徒所說的話:「盧克,相信你自己的感覺」,而不是舊約聖經箴言中的那句警言:「對上帝的敬畏是智慧的開始。」
中國的城市化過程是一個充滿暴力的過程。其中最野蠻的便是暴力拆遷。所謂威權主義,就是可以隨意拆除居民的房屋;所謂「效率優先,兼顧公平」,就是把整個城市變成廢墟。當少數中國學者站在西方大學的講壇上推銷中國模式的時候,他們可能不知道有多少中國普通居民,因為所謂的中國模式而失去自己的家園;當一些西方政客喋喋不休讚揚中國改革開放成就的時候,他們不知道有多少中國居民忍辱...
一座逾千萬人的大都市,「新薩斯」發源地——武漢,封城了。中共最新的封城舉措,不但震驚了世界,更將千萬名武漢居民推入致命的恐慌中。電影生化危機正在現實中上演,中共封城之舉,透射出驚悚殺機。
最近,「武漢肺炎」爆發,武漢市已經封城,進入「戰時狀態」。繼武漢之後,湖北18個縣市相繼封城。除西藏外,大陸30個省區市,包括香港、澳門在內,全部「淪陷」。武漢肺炎還在向國外擴散。
武漢爆發肺炎事件本是件不幸的事情。1月23日凌晨,武漢市宣布,從當天10時起武漢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此外全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運營。武漢封城,尤其武漢還是超大型省會城市、華中地區最大的交通樞紐,這是中共建政以來的頭一遭,由此可見疫情的嚴重。
張毅是武漢低保戶,81歲老母臥病在床,家裡的菜也不多了,只有一個口罩。他說:「這個國家完全亂套了,官員們只對上負責,不對下負責,我們都是韭菜。」
近日,筆者同事到泰國旅遊,遇到中國大陸遊客,同事關心地問起武漢肺炎疫情,沒想到這位大陸同胞十分瀟灑地說:「沒事,政府都控制住了。」認為外界媒體報導的都是謠言。結果不到二個星期疫情再也無法隱瞞,1月20日,習近平突然就武漢疫情公開談話,要遏制疫情蔓延,儘快查明病毒感染和傳播原因…所謂的「謠言」原來是真相。
43斤的貴州女大學生吳花燕,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2020年的1月13日走了,在既無花香也無燕喃的青春歲月走了。她的死,令人同情乃至痛惜,也教人深長思之。
武漢爆發「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疫情消息逐漸與香港抗爭的報導一樣,成為世界新聞,而1月23日,武漢政府又突然宣布封城,更是舉世震驚。
武漢封城後,財新記者採訪了香港病毒學研究領域專家、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軼,問他對封城怎麼看。
當民主黨總統候選人聚集在愛荷華州進行第七場辯論時,伊朗問題和美國外交政策可能會成為中心話題。但是對於許多美國人來說,醫療保險問題仍然是最重要的、最有爭論的話題。毫無疑問,今晚所有六位候選人都將會使用諸如「醫保全面覆蓋」(Universal coverage)、公共選項醫保(Public option)、「全民醫保」(Medicare for All)和單一支...
這幾天,中國「武漢肺炎」迅速傳播,中共官方一開始說不嚴重,但隨著不斷確診的案例爆出,亞洲各國,甚至是太平洋彼岸的美國相繼傳出病例,眾人才驚覺問題的嚴重性。武漢封城,中國新年不太平。 不過這幾天網絡上卻冒出一則「美國遭遇40年來最致命流感」的消息,有板有眼,而且迅速上了微博的熱搜。該「新聞」指出已有1300萬人被感染,並已導致6600人死亡。乍看...
歲末迎新,這幾天南加華人最熱衷討論的莫過於臺灣「芭樂」登入美國。經過多年努力,臺灣成為美國繼墨西哥之後第二個開放讓新鮮芭樂進口的國家,臺灣僑胞們終於可以吃到家鄉的芭樂。 其實我並不特別喜歡芭樂,嫌它的籽太多,而且早在臺灣芭樂進口前,南加州就可以吃到芭樂,同事家的後院就種了一顆,每年都結實纍纍,分送親友,每人好大一袋。 不過看到臺灣芭樂在好市多(C...
中共當局面對著無法控制的疫情,不僅繼續瞞報,向公眾隱瞞,而且選擇封城的目的雖然看起來是防止病毒擴散,但其殘酷的一面,卻是要封在城裡的人們靠著自身力量與病毒抗衡,自生自滅。
中共環球時報胡錫進稱:「武漢新型肺炎,中國有能力把它控制住。」但23日武漢「封城」,全面進入戰時狀態,等於變相承認疫情已經全面失控。更具諷刺的是,武漢病毒性肺炎國家醫療專家組專家王廣發接受人民日報採訪稱,該病毒致病性比較弱,病情可控。這位曾經抗擊SARS的大將在視察武漢10天後,就被他睜著眼睛說瞎話的致病性比較弱的病毒所擊倒,但不知他的病情目前是否可控?
難道中共還沒發現,無論是讓疫情失控,還是讓國民的憤怒失控,都是其自身「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漠視生命、踐踏民心的中共,最終都只能讓自己踏上絕
這次疫情最早於2019年12月31日由武漢衛生部門通報,但未指出是何種病情,因此錯過了控制疫情的初發期。
據報導,李克強1月22日視察青海來到西寧一處社區時表示:決定大規模推進老舊小區改造。這意味樓市今年來到棚改收官之年,當局試圖用老舊小區改造來接力盤活經濟。
中共在深夜發布此重大消息,明顯是要阻止市民離開,被網民斥為「無恥、混蛋」。黃曆新年馬上來臨,此極端政策引發民間恐慌。這說明了什麼?
驚聞武漢封城,嚴重程度甚至超過當年SARS時期的北京。當年SARS發生的時候筆者就在北京工作,2003年四、五月間,舉國人心惶惶,北京人去哪都不受歡迎,外地人也不敢來北京,雖然如此,北京內地鐵和公交還是照常運行的–雖然乘客寥寥,且還都戴著口罩。然而我們看看武漢於1月22日發布的一號通告:「自2020年1月23日10時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
我們生活在一個神奇的時代,這並非是陳詞濫調,這絕對是事實。眾所周知,美國股市的表現仍然驚人。但是隨著市場繼續展現其奇妙的、破紀錄的價值增長,一些簡單但不可避免的事實可能會值得大家去關注。
武漢肺炎爆發後,1月22日,中共武漢市委市政府給市民發出了一封公開信。信中說:自我市發現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以來,一場關係到每一位市民生命健康的疫情防控戰已經打響。目前,全市防控工作正按照統一部署有序展開。但疫情防控形勢依然嚴峻,防控疫情,人人有責,每個人都可以為防控出力。
近期爆發的「武漢肺炎」來勢洶洶,傳播迅速,禍患無窮。 英國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疾病模型專家表示,武漢可能有多達4,000人感染,最壞情況下可能有近萬人感染。
而這樣的中共官員在疫情防控上只會增加民間的不滿情緒,只會對本已民心盡失的習政權造成新的打擊。加之無法履行的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難以壓制的香港民眾,持續高漲的國際反共大勢,中南海高層的日子是越來越難過了。
貪官們逃跑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在他們逃跑前封鎖消息,延誤他人躲災避難的寶貴時機,甚至斷絕他人的生路。民眾再次看清了,平日裡中共領導們魚肉百姓、驕奢淫逸,大難當頭,貪生怕死、卑鄙齷齪。惟今之計,只有拋棄中共,才是中國人實現自我救贖的良方。
共有約 30868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