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持續乾旱或嚴重阻礙紐經濟重建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6月04日訊】(記者寧柏綜合報導)奧克蘭市長Phil Goff日前警告,奧克蘭將不得不考慮新的途徑來保證其的供水需要,因為氣候變化已使目前的乾旱這樣的極端天氣變得更為頻繁。

據國家電台 (Radio NZ) 報導,奧克蘭市議會已向漢彌爾頓市請求幫助,以緩解奧克蘭越來越嚴重的旱情,要求漢彌爾頓市將其多餘的水暫時調配給奧克蘭水務局 (Watercare Services Limited)。而漢彌爾頓市市長Paula Southgate則回應,漢彌爾頓市的任何幫助將取決於保護懷卡托河,以及該市的長期利益,漢彌爾頓市議會將於6月晚些時候就此做出正式決定。

看來,向外求救並不一定樂觀,奧克蘭恐怕還要從戰略層面解決這一難題,考慮更為可行的方案。

旱情到底有多嚴重?

2019年入夏以來,奧克蘭及周圍地區,包括Northland, Coromandel Peninsula 和North Waikato基本上沒有多少降雨。這直接導致奧克蘭兩大主要水源地Waitakere Ranges 和Hunua Ranges的庫存水位不斷下降。據水務局的網頁消息,截止到5月30日,水務局的地面水源的平均庫存水位為43.35% (參見水務局附圖),這一結果非常接近1993-1994年間的創紀錄低水位,大約36%。到記者截稿時為止,受這兩天的降雨影響,水務局水庫平均水位為44.66%,略有回升。

因此,水務局已於五月中旬開始啟動其《奧克蘭都市乾旱管理計劃》(Auckland Metropolitan Drought Management Plan),實施較為溫和的「限水令」,要求城市居民以實際行動節約用水,包括停止戶外用水,包括用水霸洗車、洗房子外牆等,同時建議縮短洗澡時間等方法,減少生活用水量,以應對有可能變得更糟糕的局面。

從今年年初開始,奧克蘭的不少地方,特別是位於西北部的鄉村地區,因為缺水,不少人看到了商機,紛紛掏腰包購置卡車、不鏽鋼貯水罐、軟管、水泵和其它所需設備,向奧克蘭地區醫管局申請衛生部的衛生許可,以成為遵守《衛生法》(The Health Act 1956) 法律規定的流動供水商。他們憑著醫管局核發的衛生許可與奧克蘭水務局簽約,到指定取水點刷卡計量取水,這給平常只能依賴雨水的鄉村居民提供衛生合格的飲用水,解決了他們夏季用水的燃眉之急。

奧克蘭地區醫管局的飲用水評估團隊目前仍在處理不時收到的新申請,旱情似乎沒有緩解的蹟像。

此外,醫管局還與水務局合作,為一家打算為遠北地區 (Far North)提供飲用水的物流公司,優先安排其到水務局位於奧克蘭地區最北部的取水點取水,以幫助旱情更為嚴重的北部地區 (Northland) 和遠北地區 (Far North) 。

事實上,遠北地區從今年2月初就開始實施限水令,嚴格禁止所有戶外用水,當地議會祭出在全地區執行級別最高的4級限水通告,對於任何違反限水令的行為進行嚴格執法。

專家的意見

新西蘭皇家水質大氣研究院 (NIWA)新西蘭乾旱指數 (Drought Index) 早在一月份就曾顯示:極度的乾旱將大範圍、長時間影響奧克蘭、北部地區和上懷卡托等地區。

NIWA首席科學家Andrew Tait博士多年來致力於氣候、大氣及其危害性方面的研究。他認為,新西蘭大多數年份經歷了時間的乾旱,而乾旱通常是由於長期降水不足導致的。

Andrew Tait博士的研究表明:「乾旱可能對經濟、環境和社會造成不同的影響。乾旱可能造成農作物萎縮或使草變乾,從而使牲畜沒有足夠的食物來影響農民。這些損失隨後流向下游生產和其他部門,比如零售行業,導致因短缺而價格上漲。」

「{乾旱還可引起其他方面的問題} 乾旱增加了火災的風險,並會耗盡存儲中的水;還會對水力發電產生不利影響;乾旱也可能意味著農村和城市人口受到水的限制。」

根據NIWA的報告,氣候變化下的乾旱風險是對新西蘭經濟影響最大的一類。該國家級研究院多年來一直沒有間斷過對新西蘭全國各地土壤水分水平的監測,繪製成《每日氣候圖》,以幫助政府相關部門制定下客觀正確的決策,包括是否宣佈對全國的旱情狀況為重大災難。

農民的擔憂

旱情已經深深影響了廣大從事蔬菜和水果種植的農民,早在今年一月份,就有一些農民意識到旱情的嚴重性,從那時開始存水。但這也只能解決一時之需,如果旱情持續發展,這一方法的作用有限。

北部地區的農民指出,當地的天氣條件是炎熱、乾燥 — 這使水資源因不斷被消耗接近枯竭。

PGG Wrightson的資深牲畜飼養代表Vaughn Vujich表示,這會嚴重影響北部地區的產業。

他說:「這只是給必須盡早被殺牲畜施加了壓力。牛群將不得不提前屠宰,或大量的牛會被轉移 …… 同樣由於乾旱,市場疲軟,連買家都難找。」

Vaughn Vujich還說,乾旱一直是農民關注的問題,因為它其實每年都發生,只是影響的程度不同,尤其在每年盛夏 (一月份前後),持續的乾旱少雨導致鉰料和水的儲備不斷減少,情況就特別糟糕。

「我們每年都在擔心。看,我本人也是農民,我們每年這個時候都在擔心乾旱以及天氣的變化。天氣狀況對我們的影響很大,但今年的旱情比往年更為嚴重。」

Evan Sneath是北部地區的另一位農民,他認為最乾旱的天氣還沒有到來。2019年農民們經歷了一個乾燥少雨的冬季,所以,實際上旱情很早就開始了,這也就加重了旱情。

Evan Sneath 說:「由於去年冬季少雨,我們很早就進入乾燥天氣,加上在北部地區本來就較難獲得應有的補充物資,這就是我們最大的擔心。」

說來有趣,同樣是乾旱,對於奇異果種植者Dave Kelly來說,乾燥和炎熱的天氣對奇異果來說實在是太棒了。

Dave Kelly在遠北地區的Kerikeri有一套灌溉系統,旨在抵禦連續兩年的嚴重乾旱。

「我們處於極為有利的情形,感謝前輩們的遠見卓識 …… 乾熱天氣非常適合奇異果的生長。」Dave Kelly說。

看來,這與人們選擇從事何種經營有關。不管怎樣,持續的旱情從整體上對農業產業的影響還是不利的。

政府的行動

農業部長Damien O』Connor 表示,他對目前局勢感到擔憂,政府正在密切關注。他表示,在政府提供財政援助之前,申請者必須達到一定標準。

「土壤中的水分幾乎就是水的儲備,受之前季節的降水多少的影響。在北部地區,那裡的冬季很乾燥,而其它地區如懷卡托和塔斯曼並沒有這樣一個乾燥的冬季,所以,那裡的農民就有較多的動物飼料儲備。政府會將所有這些考慮在內,並與當地組織合作。」

O』Connor部長表示,基礎產業部 (Ministry for Primary Industries)在旱情最為嚴重的2月,就已經派其團隊抵達受災地區,並和代表農場主的行業機構 Federated Farmers 以及其他組織進行溝通,以確保受影響的農民及時獲得盡可能多的支持。

農業部對於旱情從今年二月份開始,已經採取了以下措施:

⦁ 2月28日,Damien O』Connor部長宣佈懷卡托和南奧克蘭的乾旱狀況為不利事件影響地區,包括Manukau-Papakura,Hamilton,Hauraki,Matamata-Piako,Otorohanga,South Waikato,Taupo,Thames-Coromandel,Waikato, Waipa和Waitomo,並由政府撥款80,000紐元以支持受困農民和種植戶;
⦁ 3月6日,Damien O』Connor部長在基礎產業擴大乾旱影響分類,並提出「中度不利事件劃分標準」,宣佈Gisborne,Manawatu,Rangitikei和Tararua等地為中度不利事件影響地區;
⦁ 5月19日,政府增加對Hawke’s Bay受乾旱影響的農民的財政資助,向霍克斯灣市長乾旱紓困基金 (Hawke’s Bay Mayoral Drought Relief Fund) 注入50萬紐元,以幫助正在經歷其記憶中最為嚴重乾旱的當地農民們盡快獲得飼料;
⦁ 從全國範圍而言,2020年政府對遭受乾旱提供的支持包括:
⦁ 受影響地區包括:Chatham Islands, Christchurch, Marlborough, Nelson, Tasman, Selwyn, Kaikoura 和 Waimakariri等地區;
⦁ 提供了總額超過1700萬紐元的政府直接資助 – 其中1000萬用於即時水需求;
⦁ 斥資200萬紐元為遠北地區的Kaitaia 和Kaikohe 建立臨時供水;
⦁ 高達200萬紐元的鄉村援助基金 (Rural Support Funds);
⦁ 250萬紐元將用於增加對鄉村援助基金的補充;
⦁ 向Hawk’s Bay提供250萬給鄉村信託基金會;
⦁ 向Hawk’s Bay 市長基金會,捐款500萬紐元。

在此,我們提出一些減緩旱情的方案:

⦁ 向水資源較為豐富的其他地區借水、買水或要求其提供部分源水;
⦁ 加強非工業排放水的深度處理程度,以期再利用;
⦁ 沿海大城市或可評估考慮以反滲透原理工作的海水淡化工藝;
⦁ 用處理後的工業廢水用於非飲用目的,如建築行業。

結語

由於旱情的長期性和不確實性,有可能影響政府已經開始的疫情之後的經濟重建,對此政府應持續關注,制定長期應對計劃。並根據旱情的嚴重程度實行必要的分級應急行動,協助相關行業和人員所受的負面影響減低到最低限度。

責任編輯:筱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