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元專欄】疫期大封鎖背後 是政府和專家的傲慢

作者:約翰·羅布森(John Robson)/翻譯:李平

2020年12月26日,安省封鎖的第一天。位於安省藍山的藍山度假村,一名員工正在等待通知客人度假村已經關閉。(Cole Burston/加通社)
人氣: 2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1年01月14日訊】中共病毒肺炎疫情愈演愈烈,政府強制封鎖也日益升級。凡事物極必反,越來越多人開始發覺政府和專家這麼搞,有些不太對勁。

打科學口號行封鎖之實

首先,政府隨隨便便就下令封鎖這封鎖那,可能是他們覺得下禁令前人們所做的一切,都無關緊要。他們這麼搞,藉口無非就是要尊重科學。

問題是,截至目前無數事實證明,封鎖起不了什麼作用,否則就不會一切又都恢復到原點,甚至比原來更糟。這意味著,政府要麼無計可施,要麼有辦法也被搞砸了。

如果是無計可施,或不知道或隱瞞不告訴人們,無論哪種情況,都是他們不尊重科學。安省政府還下令封鎖全省,而不是有針對性地封鎖疫情重災區,甚至勒令全省小學關閉1週。

政府這麼做,流行病學依據是什麼?教師頭一天花一整天時間,開會討論如何重複去年3至6月期間的網絡授課,教育理論根據又是什麼?

新型集體服從狂躁症

現在整個社會趨勢是,有問題也不要問,隨大流就行。這種心理,反映整個社會已陷入一種新型集體服從狂躁症,表面上仍聲稱接受不同意見,但真有人提出異議時,就不幹了。

當局的這種傲慢,從政客到專家都是如此,不僅像耍猴一樣戴著口罩在背後嘲笑眾人,還一邊勒令民眾待在家中不要探親訪友,一邊自己滿世界跑過聖誕節。

更有甚者,學校打著科學的名義,將原來好好的午餐一詞,改成「營養中場補給」(nutrition breaks)。在科學、社會科學或偽科學名義下,過去的好好的一日三餐中的午餐,被改成上午10點45分和1點30分的營養中場補給,一頓午餐一下子變成2頓午餐。問題是,待在家裡的人,誰會在這個時間吃午餐?更別說吃2頓午餐了。

還好,這幫傢伙沒教孩子們一口飯嚼100次後才下咽,只是叫家長在「營養中場補給」時給孩子備好零食。在他們眼裡,飯得這麼吃才行。

民生是什麼?

政府稱,聖誕節年年有,少一年不過沒什麼大不了,似乎是指責人們在小題大做,但家中有年老體弱的老人也不讓看,就太過分了。小老百姓聽政府話,老老實實待在家中不給政府添亂,一些達官貴人,卻也惦記海外生病的老祖母,或忙著南下晒太陽,或到處派對撒歡,其中至少一人至今去向不明。

為防疫,政府關閉餐館、影院和健身房。在政客眼中,健身房或許可有可無,今後開門再健身,問題也不大,但對於一些一生都做健身房事業的小業主,突然斷了生計怎麼辦?小商家被迫關門,在他們眼中,關係也不大,反正店又破又髒氣味又難聞,又不是豪華氣派的大型倉儲店或職業球隊沒了。

所有折騰白費工夫

自由社會的基石,是不讓權貴階層決定哪些重要哪些不重要,一旦政府這麼做了,民眾就會遭大罪。此前媒體曾報導航空運輸萎縮導致放射性同位素抗癌藥物運輸延誤,就是一個很好例子。如果急需抗癌治療的是你自己,醫院卻優先治療他人,你怎麼辦?

折騰半天疫情不僅沒得到控制,反而愈演愈烈。目前安省每天確診幾千例,英國上一輪瘋狂全面封鎖失效後,疫情瘋狂反撲又開始新一輪瘋狂全面大封鎖。所有這些,都在證實所謂的科學,就是不斷重複卻指望出現不同結果。

現在從英國到南非,病毒都發生變異,辛辛苦苦搞出的疫苗可能會前功盡棄。此前所有努力和付出都白費了。在政客和專家眼中,這些付出當然也是分文不值。

作者簡介:

約翰·羅布森(John Robson)是紀錄片導演,《國家郵報》專欄作家,《多切斯特評論》特約編輯,氣候討論中心執行主任。他最近的一部紀錄片是《環境:一個真實的故事》。

原文 The Arrogance Behind Lockdowns刊載於英文大紀元。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 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