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政府巨資進口洗手液
 被指無視國內小廠

疫情初期,加拿大許多小酒廠長時間無償生產和免費提供洗手液。(Shutterstock )
人氣: 13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1年01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平多倫多報導)中共病毒肺炎疫情爆發初期,加拿大國內消毒洗手液等消毒防疫產品奇缺,渥京呼籲國內廠家轉型生產防疫物資,許多酒廠迅速響應,生產和免費提供數成千上萬升的消毒洗手液。

防疫物資缺貨高峰期,僅卑詩就有十幾家酒廠為醫院、政府和一線急救人員免費提供消毒洗手液。後來有些酒廠開始按成本收費,但仍有許多酒廠繼續無償捐贈,生怕被人指責發國難財。

近半洗手液由中國公司供貨

CBC渥京疫情大支出系列調查卻發現,另一邊,渥京卻大把大把的花公帑進口洗手液。加拿大統計局數據顯示,自3月起逾5.70億元的洗手液從海外入境加拿大,其中渥京直接進口洗手液至少計3.75億元。

其中,總部位於中國大陸、在加拿大只有幾名員工的加拿大比亞迪(BYD Canada Co)汽車廠,將總計2.52億元的中國廠房轉型生產的洗手液賣給渥京。

聯邦公共服務與採購部PSPC對此解釋是,採購部採購的2060萬升洗手液中,52%由加拿大供應商供貨,其中1000萬升醫用洗手液由比亞迪供貨,未來不再打算向該公司採購。採購部還說,當時全球醫療物資採購競爭空前激烈,這種情況下,政府不得已向國際供應商一次性大筆採購。

小酒廠被政府無視

渥京花巨資進口洗手液,讓許多轉型免費生產和供貨的國內酒廠看得目瞪口呆。許多廠家以為政府迅速調整稅收和相關監管、允許他們生產洗手液,肯定會鼓勵國內生產和供貨,因此有些要求政府補償,有些要求政府能簽下長期政府供貨合同,但都空手而歸。

卑詩省府一度從溫哥華Parallel 49 Brewing酒廠採購近百萬元的70萬升洗手液,但很快又轉向聯邦供貨渠道。對此,卑詩省府官員理由是政府需鎖定可靠供貨渠道。

後來,政府終於與國內幾家大公司簽署了幾筆大合同,其中有卡爾加里的Fluid Energy Group、渥太華的Hawktree Solutions和新布省的Irving Oil等。

與此同時,許多小酒廠長時間無償生產和免費提供洗手液。其中,卑詩Craft Distillers Guild無償生產和免費捐贈了9個月的洗手液,捐贈價值總計近20萬元。CDG酒廠總裁迪克(Tyler Dyck)說,這就像心臟被人重重地打了一記老拳。

到夏季首波疫情逐步穩定時,政府與一些國內大廠家簽署了2000萬升的洗手液供貨合同,解決了燃眉之急,但許多小酒廠從政府要合同或要求至少提供一些補償時,卻通通被無視。

迪克氣憤地說,對於這些從一開始好事的人,政府根本就是在無視。他說,有人說他太傻太天真,但在當時其他人都沒辦法情況下,他們的家族酒廠有責任提供援手,他們整個家族對此非常自豪。

還有些小酒廠,在無償生產和免費提供洗手液幾週後,開始收些瓶子和化學添加劑等成本費。

1000家小酒廠很受傷

多倫多Spirit of York Distillery酒廠,是首個生產的提供洗手液的小酒廠。酒廠老闆桂托(Gerry Guitor)透露,無論他們怎麼努力,都拿不到聯邦政府合同,非常令人失望。

卑詩True North Distillery酒廠老闆斯圖爾特(Scot Stewart)也透露,當時他們酒廠也是加班加點的生產流洗手液,為的就是確保需要的人不斷貨。他曾參加政府合同招標,希望政府通過合同補償他無償生產提供的10.3萬元的洗手液,以便能繼續生產和供貨,卻被政府無視。

斯圖爾特說,困難是,是他們這些小酒廠站出來伸出援手,政府最後卻從外國進口,溫哥華港口卸下整船整船的洗手液,他們卻在一直無償捐贈。

斯圖爾特所在選區國會議員坎寧斯(Richard Cannings)曾在渥京為自己所在選區小酒廠爭取自身權益,他說,正常情況下,企業都不會在沒有合同情況下生產,但當時情況特殊,到處充滿恐慌和未知,小酒廠都覺得在做好事,在為國出力。

被問到如何補償這些小酒廠時,聯邦創新科學和產業部長發言人只表示,政府很感激全國近1000家響應號召轉型生產口罩和洗手液的小公司,當時個人防護產品國內完全沒有一點自主生產能力,全部靠進口,極不穩定。在如此困難情況下挺身而出的國內產業,政府為他們深感自豪。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