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三領域專家探討疫苗護照的潛在陷阱

「無論走到哪裡都必須出示疫苗接種證明 從根本上改變了社會類型」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接種了疫苗,一個難題迫在眉睫:對於那些由於某種原因沒有接種疫苗的人該怎麼辦?(Shutterstock)
人氣: 84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21年07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王蘭多倫多報導)隨著越來越多的完全接種疫苗的加拿大人逐漸恢復到大流行前的正常生活狀態,一個難題迫在眉睫:對於那些由於某種原因沒有接種疫苗的人該怎麼辦?

隨著經濟重新開放,在公共衛生和個人自由之間取得適當的平衡,並弄清楚是否必須放棄一個以保護另一個,將變得越來越重要。

疫苗護照持有者可以出示該文件以便獲得某些自由。另一方面,那些因為不能或不願接種疫苗而無法提供此類證明的人可能會被拒絕進入企業、航班和大學宿舍。

上個月,曼尼托巴省宣布將為已完全接種疫苗的居民提供免疫卡,使他們可以在國內旅行,而無需在返回時進行自我隔離。今年5月,安省西安大略大學宣布將要求居住在宿舍的學生出示免疫證明。

同樣在5月,衛生部長哈伊杜(Patty Hajdu)告訴加拿大廣播公司,她的政府正在與其G7盟友討論實施疫苗護照,允許已接種疫苗的加拿大人恢復國際旅行,而魁北克開始發布可下載的二維碼作為疫苗接種的數字證明,儘管現在還不清楚它們將如何使用。

倫理學家、隱私權倡導者和公民自由團體警告說,這些要求可能會創建一個新的兩級社會,使接種疫苗的人受益並排斥未接種疫苗的人。

截至6月25日,聯邦政府提供的最新信息顯示,12歲及以上的加拿大人中75%至少接種了一劑COVID-19疫苗,22%的人已完全接種疫苗。

CBC新聞採訪了三個領域的專家,以進一步探討疫苗護照的潛在陷阱。

公平問題

曼尼托巴大學倫理學研究中心的史卡夫教授(Arthur Schafer)說,疫苗護照或「免疫證書」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聯邦政府「嚴重失職」,未能提供向各省和公共衛生官員提供有關如何管理這種證明的明確指導。

「政府應該創建一個在線應用程序和塑料卡,應該為各省創建一個模型或指南,解釋和證明這樣做的原因,因為不能再等六個月才有這些措施。」史卡夫說,他是這個問題的聯邦小組的專家顧問。

「如果我們敦促人們接種疫苗,並向他們保證疫苗是安全有效的,那麼說『接種了疫苗的人必須遵守與那些沒有接種疫苗的人相同的規定』,這是不合情理的。」

相反,如果不同的司法管轄區可以有自己的規定,電影院和酒店等私人實體也可以自行制定疫苗要求,那麼「我們正在成為一個大雜燴社會」。他說:「如果我們深思熟慮並制定一項保護基本價值觀——隱私、保密、自由和公共衛生——並以公開、透明和合理辯護的方式平衡這些價值觀的政策,我們會好得多,而我們沒有那麼做。」

史卡夫說一個公平的系統將確保為那些沒有接種疫苗的人提供合理的便利,他指出這些人並不都是臉書上推動的反疫苗者。例如,有些人不確定,因為他們正在服用免疫抑制藥物,而其他人則對COVID-19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有合理的擔憂,或者有理由擔心之前在醫療保健系統中的負面經歷重現。

他說:「我們應該努力容納有異議的人,無論是出於良心的、科學的還是宗教的,我們都可以這樣做,而不會危及公共安全,也不會給社會帶來不成比例的成本。」

隱私問題

今年5月,加拿大聯邦、省和地區隱私專員發表聯合聲明警告說,雖然疫苗護照「可能會提供大量的公共利益,但它是對公民自由的侵犯,只有在仔細考慮後才能採取」。

根據安省前隱私專員、現任全球隱私和安全設計中心執行董事安‧卡沃基安(Ann Cavoukian)的說法,不應讓加拿大人為了公共健康而放棄他們的個人隱私。

「你不會因為現在存在與健康相關的問題而放棄隱私。」卡沃基安說,「它永遠不可能是二選一。」

她擔心在疫苗護照制度下人們的私人健康數據可能會發生什麼,她擔心一旦交出這些數據,就為時已晚。

「這些數據將與你在世界各地的地理位置相關聯。」她說,「如果你正在旅行、去看足球比賽或其它任何事情,這些信息都會被跟蹤,而且監視的潛力是巨大的。」

在許多國家/地區,免疫卡長期以來一直是獲得某些醫療服務的常見方式,但直到現在才需要在國家之間旅行或進入餐廳等時使用。

和史卡夫一樣,卡沃基安也擔心這樣的系統會疏遠少數加拿大人,其中許多人有充分的理由不接種疫苗——他們不應該被要求透露健康數據。

「你打算怎麼做?你會為了公共利益而把那些人拋在一邊嗎?拜託。」她說,「我不是說這很容易,但你不能只是說,『好吧,這是為了公共利益,所以忘記隱私吧。』」

至少有一個省同意這個觀點:上週三,薩斯喀徹溫省宣布將不要求希望重返工作崗位或參加活動的居民提供疫苗接種證明,但一位官員卻指出,這樣做明顯違反了該省的《健康信息保護法》。

卡沃基安說,一旦大多數符合條件的加拿大人完全接種疫苗,人們就會放鬆,那時挑出那些沒有接種疫苗的人就不那麼重要了。

「現在有太多的恐懼,恐懼將人們推向,好吧,我想我們必須這樣做,而不是仔細檢查這樣做是否正確。」

自由的問題

加拿大民權自由協會分管基本自由項目的律師茨威貝爾(Cara Zwibel)說,是否接種疫苗取決於選擇。

「接種疫苗的選擇應該是一個真正的個人選擇,如果我們以接種疫苗的人獲得某些權利或全面參與社會為前提,那就會成為一種脅迫形式,你接種疫苗並不是因為你選擇接種。你接種疫苗是因為你覺得你別無選擇。」茨威貝爾說。

「無論走到哪裡都必須出示疫苗接種證明的想法,我認為它從根本上改變了我們的社會類型。」

但是在工作、學校或公共汽車上坐在你旁邊的人呢?他們難道沒有權利在安全的環境中生存嗎?

「我認為我們需要擺脫這種想法,即我們需要一個沒有COVID病毒的空間。」茨威貝爾說,「真的應該是儘可能地減輕這種風險並避免我們的醫院不堪重負的情況,我認為COVID只是我們必須融入日常生活的另一種風險。」

茨威貝爾也非常擔心共享私人健康信息,她指出,雖然我們可能會心甘情願地將我們的免疫記錄交給某些機構,但他們對這些信息所能做的事情在法律上是有限的。

「如果我們開始考慮向餐廳的老闆、在電影院取票的人以及在雜貨店門口檢查的人透露您的疫苗接種情況,那真的是另一個層面的問題。對人口的監視,這很重要。」她說,「我認為在我們走上這條路之前,我們必須考慮這樣做我們想要得到什麼。」

責任編輯:嚴楓 #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