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海外小粉紅三年蛻變:我醒悟過來了!

2022年11月29日中午,哈佛中國留學生及華人支持者們聚集在哈佛大學「約翰‧哈佛」雕像兩側,聲援中國大陸人們反對封控的抗議。(劉景燁/大紀元)
人氣: 677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2年12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張星宇報導)海外一名牌大學的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負責人陳鐘(化名),在悼念烏魯木齊死難者的燭光活動中喊出:「我醒悟過來了!」

他在參加集會時說,三年前,同樣也是在這裡,那時是香港人抗議,而當時他是站在大陸留學生那邊的。「今天我回到了這個地方發言,作為一個反共者,跟過去的自己說一聲再見。」他說。

作為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成員,他說:「我認為,我所看到的是,真正的粉紅,就是完完全全跟共產黨站在一起的人越來越少,這是一個趨勢。」

陳先生在集會上問大家,中國憲法第35條保證中國人的言論集會等種種自由,而中國人有這些自由嗎?大家齊聲呼應:「沒有!」

因此,他帶頭高喊:「人類自由應該屬於每一個人,自由萬歲!」「和自由平等真理站在一起!」

海外一大學中國學生聯誼會負責人醒悟過來了,在聲援白紙運動中站出來,呼籲中國需要民主自由。(大紀元圖片)

中共可怕的洗腦系統

他非常感慨中共利用大陸媒體,一直系統地給中國人洗腦,把中國人變得很可怕,只會聽黨的。他說:「真的是聽黨的,我覺得很悲哀,因為我也是中國人嘛,那麼我的這些同胞是一個一個的沒有辦法獨立思考,我很痛心。」

他以香港為例,中共大陸媒體給大陸人灌輸:香港人是暴徒,鬧獨立,看到大陸人就打。「那麼作為大陸人,你不知道香港發生了什麼,因為你沒有去過香港,你就會自然覺得他們就討厭大陸人,他們看見大陸人就打,他們要搞獨立,這種對立就被他們樹立起來了。」

小粉紅的三年蛻變

其實陳先生很小就能夠翻牆,他12歲就通過自由門軟件翻牆。他回憶說,自己15歲就知道了1989年六四學生運動,也知道很多中共迫害人權的情況。可是即便如此,年輕時的陳先生依舊相信著共產黨。

3年前,陳先生隨著多數留學生回國,沒有想到的是,一下飛機就被隔離,被拉到一個很糟糕的酒店,每天早上被叫醒做核酸檢查。「從開始被隔離的那一刻,我就覺得不對勁,我覺得他們沒有把我們當作人來看,我被安排到了一個非常糟糕的酒店裡面去居住,並且每天早上被強制起來,叫醒,做核酸,我認為這不是人道的。」

他說在中國,曾經遇到或看到大大小小各種事情,許多事情迫使他思考。一次,他為一個西人朋友租房,房東質問是不是新疆人,如果是就不可以租房。

當時,他非常吃驚,因為從小到大的教科書裡,共產黨都教育各民族人民大團結,可是現實中卻不是這樣。

還有很多很多的矛盾,現實中發生的事情與學校課本上說的不一致。他才越來越發現,中共一直在給中國老百姓洗腦,而且洗腦的力度廣度都達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

疫情期間的種種經歷促使陳先生思考得更多,他主動閱讀書籍,想多了解這個社會。他說,當時讀了一本介紹德國走向納粹的書,當時的德國也曾經經濟發達,高度集權,「德國在二戰成為納粹之前,德國這個國家是怎樣的,我發現非常可怕的一點是什麼?現在的中國和二戰前的德國十分相似。」

他希望,每一個人都跟他一樣,越來越明白真相。

陳先生雖然也接到威脅電話,公安局曾經打電話威脅他少講話,他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用中共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來應對,對方也啞口無言。

面對恐懼,他說:「這種危險其實是你越害怕它,它就越開心。但是如果你不害怕,你站出來,它就怕你,它就會害怕你!」◇

責任編輯:陶靜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