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海外小粉红三年蜕变:我醒悟过来了!

2022年11月29日中午,哈佛中国留学生及华人支持者们聚集在哈佛大学“约翰‧哈佛”雕像两侧,声援中国大陆人们反对封控的抗议。(刘景烨/大纪元)
人气: 677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2年12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张星宇报导)海外一名牌大学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负责人陈钟(化名),在悼念乌鲁木齐死难者的烛光活动中喊出:“我醒悟过来了!”

他在参加集会时说,三年前,同样也是在这里,那时是香港人抗议,而当时他是站在大陆留学生那边的。“今天我回到了这个地方发言,作为一个反共者,跟过去的自己说一声再见。”他说。

作为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成员,他说:“我认为,我所看到的是,真正的粉红,就是完完全全跟共产党站在一起的人越来越少,这是一个趋势。”

陈先生在集会上问大家,中国宪法第35条保证中国人的言论集会等种种自由,而中国人有这些自由吗?大家齐声呼应:“没有!”

因此,他带头高喊:“人类自由应该属于每一个人,自由万岁!”“和自由平等真理站在一起!”

海外一大学中国学生联谊会负责人醒悟过来了,在声援白纸运动中站出来,呼吁中国需要民主自由。(大纪元图片)

中共可怕的洗脑系统

他非常感慨中共利用大陆媒体,一直系统地给中国人洗脑,把中国人变得很可怕,只会听党的。他说:“真的是听党的,我觉得很悲哀,因为我也是中国人嘛,那么我的这些同胞是一个一个的没有办法独立思考,我很痛心。”

他以香港为例,中共大陆媒体给大陆人灌输:香港人是暴徒,闹独立,看到大陆人就打。“那么作为大陆人,你不知道香港发生了什么,因为你没有去过香港,你就会自然觉得他们就讨厌大陆人,他们看见大陆人就打,他们要搞独立,这种对立就被他们树立起来了。”

小粉红的三年蜕变

其实陈先生很小就能够翻墙,他12岁就通过自由门软件翻墙。他回忆说,自己15岁就知道了1989年六四学生运动,也知道很多中共迫害人权的情况。可是即便如此,年轻时的陈先生依旧相信着共产党。

3年前,陈先生随着多数留学生回国,没有想到的是,一下飞机就被隔离,被拉到一个很糟糕的酒店,每天早上被叫醒做核酸检查。“从开始被隔离的那一刻,我就觉得不对劲,我觉得他们没有把我们当作人来看,我被安排到了一个非常糟糕的酒店里面去居住,并且每天早上被强制起来,叫醒,做核酸,我认为这不是人道的。”

他说在中国,曾经遇到或看到大大小小各种事情,许多事情迫使他思考。一次,他为一个西人朋友租房,房东质问是不是新疆人,如果是就不可以租房。

当时,他非常吃惊,因为从小到大的教科书里,共产党都教育各民族人民大团结,可是现实中却不是这样。

还有很多很多的矛盾,现实中发生的事情与学校课本上说的不一致。他才越来越发现,中共一直在给中国老百姓洗脑,而且洗脑的力度广度都达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疫情期间的种种经历促使陈先生思考得更多,他主动阅读书籍,想多了解这个社会。他说,当时读了一本介绍德国走向纳粹的书,当时的德国也曾经经济发达,高度集权,“德国在二战成为纳粹之前,德国这个国家是怎样的,我发现非常可怕的一点是什么?现在的中国和二战前的德国十分相似。”

他希望,每一个人都跟他一样,越来越明白真相。

陈先生虽然也接到威胁电话,公安局曾经打电话威胁他少讲话,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中共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应对,对方也哑口无言。

面对恐惧,他说:“这种危险其实是你越害怕它,它就越开心。但是如果你不害怕,你站出来,它就怕你,它就会害怕你!”◇

责任编辑:陶静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