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百年真相:破壞傳統和道德
自2018年以來,中共以整治佛道商業化為名,大規模強拆、毀壞各地宗教塑像。據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問題的《寒冬》雜誌近年來報導顯示,2018年中共啟動新一波強拆基督教...
古今中外,個人或集體或國家,舉行慶賀活動,總是施惠或樂及他人。地球上只有共產黨,無論它說「慶生」還是自我臉上貼金地討來個國際會議、國際活動召開,總要全國性的抓人、管控人、動員一切力量,投入全國物力財力提防全民,各級責任人提心吊膽、精疲力盡。比如一年前在浙江烏鎮開個國際性網絡會議,驅趕居民、停止旅遊、截斷交通、檢查路人、抓捕管控一切共黨認為的可疑人士,連河道都...
近來在社交網絡廣泛傳播著一個視頻:一位香港女孩高喊: Hong Kong stay strong !(香港保持強大),隨著她文弱的喊聲落下,一群中國大陸留學生以流氓腔集體回應:C.N.M.B!(這句話太髒了,只好用四個字母代替)。一個正常人看了這段視頻,特別是懂中文的人,或不懂中文但有人把意思翻譯給西方人知道後,無法相信自己聽到的。
「文革」期間,因為不肯交出郵票,他還為此挨了不少批鬥。好在最終保住了郵票,「我將一千多枚蘇聯早期郵票裝到瓦罐裡,埋到郊外的一棵大樹底下。」
在過去的幾十年裡,成都卻歷經無奈的蛻變。「城牆挖掉了,皇城炸掉了,城內的河道填平了,古橋拆光了,池塘沒有了,水也廢棄了。」摩天大樓覆蓋了滄桑古蹟,燈紅酒綠間,古城丟失了靈魂。
而湖南的炎帝陵同樣沒能逃脫厄運,其主殿及其附屬建築皆毀,墳墓被炸開,陵墓內存物被搶奪一空,最後墓丘被夷為平地。
2月5日,中國黃曆大年初一,美國總統川普在國會咨文演講中,再次對委內瑞拉的社會主義進行了猛烈抨擊,稱委內瑞拉獨裁者的「社會主義政策把南美最富裕的國家變成了一個絕對貧窮和絕望的國家」。川普說:「我們與委內瑞拉人民站在一起,支持他們對崇高自由的追求,支持瓜伊多為該國臨時總統。」
中共官方數字:文革中超過200萬人非正常死亡
共產主義本質上是精神鴉片,共產邪魔以人本主義為由用來引誘人類背離神佛走上自毀自滅的不歸之路。
高中讀到南宋著名民族英雄岳飛寫的詞作《滿江紅》時,心潮澎湃:「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這首詞傳遞的是何等的氣概!何等的志向!岳飛的忠肝義膽、壯志淩雲躍然紙...
約翰‧樂柴斯基(John Lenczowski),一位身分顯赫的先生。三十年前青年才俊的他是美國總統里根的首席蘇聯顧問;現在他是華盛頓DC世界政治研究院院長,也是該研究院的創辦人。
筆者以幾個例子概括地介紹了簡化後的一些漢字帶有暴力色彩。我們再舉些例子,看看中共是如何變異文化內涵的。
簡化字是漢字走向拼音化的重要一步。從1956年2月1日起,第一批簡化漢字開始推行。當年入學的小學新生,一開始就被迫地接受了簡化字教育。
為了幫助人們對共產主義的本性有一個比較深入的認識,我們進一步探索其在人類社會中的來龍去脈。
束星北在山東大學拉開的這一幕,成了學術自由最後的迴響。
毛澤東留下的中國:文脈失傳、價值失範、經濟失轉、政治失德、士林失聲、百姓失安、童稚失教、官吏失望、山河失色…… 但毛澤東居然自吹「鶯歌燕舞」?!
在一個社會裡,希望本身死掉了會產生什麼後果呢?有些人去信佛,還有些人去自殺,更多的人是過得像行屍走肉,精神不正常,心理疾患一堆。也有人去末日狂歡的。筆者所就讀的中學裡,有一些學習很好人很溫順的同學因為疑心重重而變得脾氣古怪神經兮兮,並有人因懷疑同學背後害人而在鬥毆中將他人打成重傷的。
中國古村在地理上的絕跡,以及其古老風韻的散失,令人扼腕、引人思考。顯然,當城市和鄉村建設與文物保護髮生衝突時,歷史悠久的文物往往要為「開發」讓路,有形及無形的文化載體被輕視、被損毀。
一個不信神、崇尚暴力血腥和不擇手段佔領世界的共產主義,一百多年來一直與信神的人類世界發生對立,特別是這個邪惡化身主體從蘇共轉移到中共的時候,在世界上更是表現得淋漓盡致、不可一世。
黑瓦白牆,屋後竹林,門前小河,走過小橋,是大片黃燦燦的油菜花田……這是我常夢回卻再也找不到的浦東高橋奶奶家。
美國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將今年的杜魯門-里根自由獎,頒發給歐洲三國的抗共勇士。
自上世紀80年代起,在所謂「改革開放」的進程中,在「改造」和「改善」的旗號下,大批文化遺蹟被接連剷除,古老民居被推倒,歷史街區迅速萎縮。傳統的價值,隨著美麗載體的消亡而不斷地被剝離。悠悠古風不再,哀哉中華!
利慾薰心的官員和商人要大拆特拆,對傳統文化、民族瑰寶缺乏認識的人們因無知而冷漠,而這正是中共當局通過暴力執政、無神論洗腦要達到的目的。正是這樣的政權性謀劃,導致了文明的流失,以及普遍性的、國民在文化、道德上的墮落。
不只是重溫「楓橋經驗」,近年來中共又變得越來越「左」,中國似乎又一夜進入了毛澤東及其文革時代
古老的北京、文化的北京正在消失,速度驚人。幾十年來,推土機一路掃蕩,不斷地碾壓都市的命脈:拆除了內城、外城,再鏟倒成片的院落。權勢壓製法律,金錢吞噬文物。滅掉真古董,蓋起假古董,荒誕往復不停。
瑞典漢學家喜龍仁表示,他通過考察和記錄,「完成了對這座偉大中國帝都的些許義務」。那麼,生活在這座城市的居民、承傳了最輝煌的傳統文化的中國人,可曾思考過,數不盡的珍貴的文明遺蹟為何消逝遺落?我們的使命與責任究竟何在?
中國的大部分古城牆已於20世紀消亡,目前僅存不到十分之一。除去自然傾倒,近現代的人為破壞是主因,尤其以中共執政期間的破壞為最甚。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全國出現了拆除城牆的風潮,北京、保定、蘇州、安慶、太原、濟南、蘭州、成都、桂林、昆明、西寧、齊齊哈爾、迪化等地的古城牆被完全毀壞。
想預知美國與中國社會的未來樣貌嗎?近日的兩段視頻,為我們提供了線索。
1987年6月12日,在東西柏林交界的勃蘭登堡門前,里根總統發表演講,向時任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發出呼籲:「如果你要尋求和平,如果你要為蘇聯和東歐尋求繁榮,如果你要尋求自由,就到這扇門來吧!戈爾巴喬夫先生,打開這扇門!戈爾巴喬夫先生,推倒這堵牆!」
1983年3月8日,里根總統在福音教派全國聯合會的年會上發表演講,闡述了宗教根基與傳統價值觀對於美國的重要意義,強調美國對蘇聯的立場:凍結其在全球的野心,以實力求和平。里根把蘇聯喻為「邪惡帝國」,並預言其必將崩潰。
共有約 179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