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
日前,河北石家莊藁城中西醫結合醫院因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封院四十多天,隔離人員怒砸醫院、拆毀隔離圍欄;近日,該院工作人員晴燕(化名)曝光醫院內部醫護人...
中共兩會進入倒計時,當局除了在全北京大規模抓捕驅趕各地進京訪民外,大陸的疫情也清一色「清零」。近日北京大興等地出現多起跟疫情相關事件,官方沒有任何公開說法,被要求做核酸檢測的民眾也一樣被蒙在鼓裡。
在河北省南宮市一個多月的封城期間,官方強制封閉和不作為的情況,直接引發了很多不為人知的悲劇。近日一位南宮市民向大紀元記者透露,他的哥哥在封城期間突發心髒病,但醫院等官方機構視若罔聞,加上封城,導致哥哥不幸離世。
2021年2月22日,是德國反抗納粹組織「白玫瑰」的成員索爾兄妹遇難紀念日(1943年2月22日遇難),德國巴伐利亞同舟共濟聯盟(Bayern Steht Zusammen)在索爾兄妹被關押、斬首的監獄和安葬牠們一牆之隔的墓地之間,舉辦了紀念「白玫瑰」和反對政府對中共病毒疫情措施的活動。
在做了二十來天疫情志願者後,河北南宮的事業單位員工小邱(化名)成了「次密接者」。隨後,他被輾轉隔離於3家方艙,經歷了沒有廁所、不准開窗、不見天日的條件,也親眼見到有人被憋瘋。 一個多月後的今天,他依然不知道自己何時能解除隔離。他說,當局的政策是「寧可錯殺一萬,也不可能放過一個人」。
河北省南宮市和石家莊藁城區從1月初開始極端封城,2月22日官方宣布解封,但尚未全面開放。大紀元記者近日獲悉,有南宮小業主因封城生意停滯、前途未卜,封城對孩子造成嚴重影響;被困在藁城的外地人生活面臨壓力,政府沒有任何說法。
黑龍江省哈爾濱是今年新一輪疫情的爆發地之一,當地管理混亂,數百人被問責。就在本月初,黑龍江省新冠肺炎(中共病毒)救治中心就爆發院內感染,上百名醫護集中隔離。
封城近50天,邢台南宮市市民終於被解封。解封第一天,第一批開門的超市門前排起長龍。多名市民表示,封閉時間太長了,家裡沒吃的了。
近日河北石家莊地區的民眾通過各種方式向外表達他們的不滿,包括中共疫情管控無人性一刀切、信息公布不透明、無物資補貼、天天高價菜已經生活不下去。但民間並不相信中共公布的數據,質問關閉三四十天,十多次檢測都是陰性,為何不解封,讓眾人恢復正常生活。
中國各地不斷聲稱「疫情已清零」,但是各地仍在嚴密防疫。吉林省通化市民反饋,當地現在仍在居家隔離,多人因病未能得到及時救治而去世。
近日,陝西省漢中市鎮巴縣參與石家莊黃莊公寓隔離集成房施工的工人劉先生,終於結束了在陝西當地的自費集中隔離,回到家中。他告訴大紀元記者,「太心寒了。我們當地有幾十位參與建設的農民工都被強制隔離了,過年都沒辦法團圓。」
儘管中共宣布疫情已經降溫,河北省邢台南宮市也已經降為低風險地區十多天,但當地民眾被封門封戶四十多天後,至今仍未解封。高度緊張下,南宮市近期強迫民眾家家戶戶「全覆蓋」打疫苗,引爆不滿。
南宮市已於十天前被將為低風險區,但至今仍然封城,附近農村仍然封村,被稱為「低風險高管控」。近日大紀元記者獲悉,這種封閉管控導致大年三十一對老年夫婦因未得到及時治療雙雙離世,子女承受巨大痛苦。
2月17日,石家莊藁城中西醫結合醫院發生隔離人員怒砸、拆毀隔離圍擋的衝突事件。當地一位知情者劉女士告訴大紀元,醫護人員加上病患有八百多人,醫患都被強制隔離在醫院不能回家。有些人被隔離在醫院已經超過40天。
隨著疫情的暫時緩解,石家莊市宣稱推動復工復產。然而,石家莊這一波疫情中心的藁城區卻像被遺忘的孩子,近80萬人被一刀切地強制隔離40多天,被迫吃高價菜,買藥看病難,甚至面臨丟失工作,很多人幾乎到了承受的極限。
中共剝奪民眾人身自由的防疫行徑,飽受國際社會的詬病,也令中國民眾相當不滿。一名從香港回内地過年的林女生表示,她回家經過35天的強制隔離,測了4次核酸檢測,備感自由的可貴。
河北省南宮市目前仍在封城,當地市民生活的方方都承受很大壓力。封城期間市民沒有求助渠道,重病患者求醫無門、政府溝通管道關閉。
就在數十萬藁城民眾被封四十多天,部分區域管控剛剛舒緩,期待解禁之際,藁城又現確診病例,封閉管控又捲土重來,民眾苦不堪言,精神壓力大增。
石家莊藁城區的恆大綠洲社區地處裕華區和藁城區邊界,但行政上屬於藁城區管轄,在這一波疫情中受波及而長期被封鎖。2月7日,數千名小區業主無法忍受政府人員囂張跋扈,與對方發生拳腳衝突。
2月15日,河北南宮完成第十一次全員核酸檢測。雖然2月8日降為低風險地區,但居民仍被封戶在家。在隔離中度過壓抑的中國新年,南宮人承受的精神壓力大,瀕臨崩潰。
「我的兒子在一年前的今天還在」,「他死得很冤,在武漢封城之前,我們都不明白,都不知道。我們的政府都沒有告訴我們這個疫情是怎樣的一回事,是不是人傳人。我們老百姓都在準備過大年。」
河北省南宮市雖然全域降為低風險地區,但是當局仍然把民眾封在家中。市民反饋,南宮市還是貼封條狀態,「現在都有受不了的了,都抑鬱了」。
河北南宮市仍在封城,剛建成不久的方艙醫院正在使用中。近日有南宮人向大紀元記者披露了方艙醫院在修建過程中不為人知的情況,透露出普通民眾的寒心、焦慮和憤慨。
2月8日,泰興幸福小區2號樓又發現一例確診無癥狀病例,導致二百多人全部被拉走隔離。
近日,新冠疫情上海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張文宏暗批中國疫情管控政策,導致民眾過度緊張、精神崩潰的一段視頻在網上廣傳,引眾人共鳴。新年前後,大陸疫情再度飆升,各地被嚴控的民眾越來越焦慮,他們在網上公開吶喊對政府的極度不滿,一些地方甚至出現自殺、被封小區居民將阻擋出門的志願者殺死等極端做法,證實了張文宏上述的擔憂。
2月8日,河北省南宮市市民王林(化名)向大紀元記者爆料,收到社區短信通知,「南宮全員接種中共病毒疫苗,過年後將強制收費接種,不打不能進入公共場所。」
臨近過年,因為疫情很多農民工被迫就地過年。最慘的是目前還在討薪的農民工,他們辛苦錢仍遭拖欠,當地相關政府部門就此互相推諉。
就快過年了,平日在哈爾濱工作的周亮(化名)趕回老家綏化,想著和老婆孩子團圓。但剛下火車,他就被全副武裝的工作人員拉去強制隔離。周亮愣了:之前的功課都白做了?問過一圈,被告知的防控措施裡沒有這一出啊……
2021年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再次肆虐,大量市民、村民被野蠻性地強制集中隔離,其中包括兒童。2月5日在集中隔離期間,黑龍江省綏化望奎縣一所語言學校補課班的孩子,精神崩潰險些墜樓。
石家莊藁城區是今年最早爆發大規模疫情感染的地區,近3萬人被強制集中隔離,疫區消殺,除了官方招募的志願者,也有一些公益團體協助參與消殺等防疫工作,但3週過去,當局本來答應的補貼絲毫沒有,志願者自付腰包,心寒不已。
共有約 434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每個有孩子的人,一開始面對的都是一張白紙一樣的寶寶,不是嗎?作為父母,我們自然會給孩子灌輸愛、語言、活動、經驗和想法。所有的父母在頭幾年都做得很好。然後發生了一些事情,我們開始失去信心,認為一些專家可以介入,能做得比我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