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
大陸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仍然在此起彼伏。9月15日,山東菏澤市曹縣王集鎮季集村發現一例復陽病例,封村封路,人心惶惶。目前該疫情還沒有媒體報導。
近日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出訪,在挪威就疫情問題,否認發源地在中國,指責西方將疫情政治化、標籤化。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很多國家對中共病毒肆虐全球,要求中共負責。武漢當地居民認為王毅說詞根本就是甩鍋,將疫情政治化的真是中共自己。
新疆烏魯木齊小區被封閉式管理一個多月後,現在仍有一些小區被全封閉:小區、樓道、家門都封,有住戶把門開個縫就被抓。
新疆烏魯木齊封小區太久,令當地居民憋得慌,有人在樓上開窗戶高喊,發洩鬱悶的心情。另據當地多名居民反饋,當局讓當地居民每天吃三次一種不知名的藥,不吃的會被上報。
大連市甘井子大連灣街道由高風險調整為低風險區。福佳新城業主被允許下樓,8月17日,部分業主聚集在小區樓下,向物業與社區表達隔離期間的不滿,抗議物業不作為,有警察到現場。
8月4日,乘坐泰國飛昆明祥鵬航班的部分乘客被安排在雲南楚雄彝族自治州祿豐縣永鑫溫泉大酒店隔離,所有人被沒收身分證與護照,遭遇不公平待遇,他們維權又遭警察恐嚇威脅。
中共疫情(武漢肺炎)在新疆地區持續已近兩個月,當局不但採取強制封閉管理,還加強了言論管控,使得真實信息被隱瞞。疫情重災區烏魯木齊市民表示,長時間被困家裡,人們已產生恐慌及焦躁情緒。
距離大連市7月24日上午宣布進入「戰時狀態」,迄今已經將近20天,疫情核心區域大連灣街道居民至今不知何時解封,一刀切的封閉式管理也變得更嚴,令居民買菜、生活成問題,許多人面臨著失業危機,隨時還有無人機在小區上空盤旋監控,讓當地居民十分崩潰。
8月11日,颱風「米克拉」襲擊了福建漳州市一帶,給當地養殖戶造成巨大損失。「保險也不能買,政府不給補貼,也沒有補償,只有擦乾淚水從新來。」當地一名養殖戶說。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在新疆烏魯木齊未見消停,8月5日再傳出杭州一名來自喀什地區的大學生,曾在烏魯木齊轉機,抵達杭州已近20天,在浙二醫院眼科要進行手術前檢測,才發現為無症狀感染者,此消息引起上海、杭州兩地民眾恐慌。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1月份在武漢爆發,令千千萬萬家庭受害。受害家屬徐女士為政府隱匿疫情,造成家父亡故,狀告法院,要求武漢市政府道歉、賠償。8月1日上午,徐女傳訊給記者說,「法院說不受理,會把起訴書原路退回。」
大連確診的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男性患者遲某某自18日到達福州後,走遍了大半個福州,引發整座城市不安。有市民批評福州當局未及時對遲男進行隔離並推卸責任。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再次侵襲遼寧省大連市,疫情愈演愈烈,確診病例持續攀升。上級下達死命令,全民核酸大排查,各區防疫草木皆兵。
大連防疫氣氛愈見緊張,「孫春蘭來視察(大連),現在這地方,馬路上用消毒液,把馬路黑色都變成白色了,地鐵一天都不曉得撒多少遍。」大連灣市民王平(化名)說。
遼寧大連的疫情已經蔓延到至少9個城市,從大連到福州市打工的遲某某,在確診前幾乎逛了半個市,福州宣布「進入戰時狀態」。
中國大陸新一波疫情,已擴散到新疆、遼寧、吉林、黑龍江、福建、北京6省(市),其中大連的疫情已經蔓延到9個城市,其中號稱亞洲最大小區的北京天通苑也有人感染。
自7月22日遼寧大連確診新一輪的首例中共病毒病例以來,疫情由遼寧已經擴散至包括吉林、黑龍江、福建、北京的5省9市。作為這輪疫情首發地的大連灣,已經連續多日封閉小區,當地居民因為買菜困難,叫苦不迭。
中共肺炎疫情在中國大陸不斷重燃,繼北京、新疆後,遼寧大連也接連出現本土確診案例。26日起,大連市在全市範圍內展開百萬人的大規模核酸檢測,市民表示,核酸檢測現場一片混亂。
7月26日、27日連續兩天,烏魯木齊官方稱新增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確診病例分別為41例、57例。網絡上的一段視頻顯示,當局正在建設方艙醫院。大紀元訪談發現,烏市社區普查中發現大量確診患者,包括喀什、伊寧、昌吉等多地州城市紛紛封城。
中共肺炎疫情在中國大陸不斷重燃,繼北京、新疆後,遼寧大連也接連出現本土確診案例。26日起,大連市在全市範圍內展開大規模核酸檢測,截至26日24時已累計採樣168萬餘人。但市民表示,核酸檢測現場一片混亂。
大連市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擴散至4省7地,大連市干井子大連灣街道列為高風險區,小區實施嚴格隔離和道路管制,記者透過採訪了解,吉林出現的確診病例和無症狀感染者,皆為凱洋冷庫員工,相關病例周邊村落皆已封村,疫情衝擊當地民生。
中超聯賽因疫情延宕五個多月後,選在7月25日於蘇州、大連兩個分會場開幕。就在開幕前幾天,大連市出現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當局宣布大連進入「戰時狀態」,目前疫情已擴散至遼寧、吉林、黑龍江三省。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在遼寧大連灣爆發,大紀元23日訪談疫情的核心——大連凱洋食品有限公司及冷凍工石某家屬和密接者,發現大連這波疫情集中於海鮮冷庫,但業內人士對因接觸水產品染疫仍持保留態度,認為無症狀感染者或是疫情源頭,也是中國各城市未來揮之不去的夢靨。
遼寧大連市傳出中共肺炎(武漢病毒)疫情,大連灣凱陽食品搬運工人22日確診,包括凱陽冷庫、遼陽大連灣市場,多地進行核酸檢測,大連灣地鐵站封站,所有列車不停靠此站。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感染人數在烏魯木齊市快速增長,大紀元20日致電二道橋美食歌舞大劇院,證實此輪疫情起源於7月5日的一場婚宴,由當日一名賓客所引起。目前尚不清楚新疆防控單位,為何不對市民及外界說明此輪疫情的來龍去脈。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在新疆烏魯木齊市持續擴大,官方18日下午稱確診人數17例,無症狀感染23例,主要由一起聚集性活動導致。記者獲悉烏市正緊急排查「14天內前往天山區、沙區、水區參加過婚宴或者聚會的人員」,感染人群恐超過目前公布的人數。
中共安徽宿松縣當局日前強行趕走村民破堤洩洪,導致堤外多個村子被淹沒,水深有五六米,連二樓都淹了。當地居民指,為了保長江和周邊大城市的安全,當局打破宿松一帶的大壩、淹掉農村當地。
南方暴雨持續不斷,對長江流域沿岸居民的生計帶來巨大衝擊。居住在安徽省馬鞍山當塗縣江心洲的孫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2020年受到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影響,再加上洪災接連衝擊,百姓真的是太難的,「那沒辦法,今年只要能把命保住就好了。」
自今年6月以來,中共媒體不斷用「降雨量破歷史極值」、「是有史以來最大暴雨記錄」,「今年超歷史洪水」等等描述來給人們一個印象,今年南方嚴重的洪災是天災。那麼,今年南方洪水氾濫,到底是天災還是人禍?
中共當局從3月份開始的「五個一」航運政策再到六月份的熔斷政策,讓海外華人回國之路難上加難,其中有一個龐大的弱勢群體——勞工人員,他們的回國經歷更加艱辛,甚至被欺騙等,最終也只有忍氣吞聲。
共有約 271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