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曉華報導
9月23日,遼寧阜新市最大的私立學校——博創學校倒閉,董事長敖飛捲款跑路。學生撕書扔向操場表達無奈。據悉,該校拖欠學生實習工資與老師工資。
9月25日下午,華為在廣東東莞阿里山路松山湖實驗基地的一棟大樓突發大火。
大陸高校因「疫情」而一刀切的封校方式越來越引發學生不滿和抗議。繼早前西安外國語大學在宿舍吶喊抗議封校後,廣州理工學院大學生也效仿在宿舍集體吶喊控訴不滿。
西安外國語大學學生因不滿校方在疫情期間封校,物價上漲等原因,在宿舍內集體吶喊近30分鐘。引發外界關注後,校方緊急開研討會處理事件。
9月16日,福建福州維權人士莊磊發出消息,家中的水管被掐斷,處於停水狀態,讓他全家以及重病在床的母親更加舉步維艱,他希望媒體關注當地政府對他的騷擾、打壓。
大陸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仍然在此起彼伏。9月15日,山東菏澤市曹縣王集鎮季集村發現一例復陽病例,封村封路,人心惶惶。目前該疫情還沒有媒體報導。
大陸再爆光一平台爆雷——點融網(互聯網借貸信息服務中介公司),全國受害者達15萬人,涉及金額達80億元。難友們目前是維權無望。
中共軍工企業,中國航發瀋陽黎明航空發動機製造公司員工張志(化名)本科畢業後就到這家企業就職。近日他向大紀元記者爆料,企業內部腐敗非常嚴重,已經十幾年不再給工人們漲工資,他希望全世界都了解體制內軍工單位的腐敗。
日前,重慶市中介公司「滿城房產」跑路,導致租客與房東維權,但無任何結果,互相推諉。據了解,受害者達到近3萬人。
內蒙古中小學生新學期於9月1日正式開學,儘管當局施壓利誘,同時強令幹部子女到校,但連日來絕大多數家長拒絕送子女上學,各地蒙古學校教室空蕩蕩。當局除了繼續發布各種強制命令,同時安排漢族學生身穿蒙古袍上學,製造蒙古族學生上課的假新聞。
隨著內蒙古從民間到體制內抵抗強化漢語教學,以及罷課的聲浪不斷發酵,中共不斷升級了鎮壓和恐嚇手段,逐一約談學校老師,體制內員工,大範圍通緝參與集會的積極人士。有消息稱,中共將此次民眾抗議內部定性為「受境外勢力煽動」。
中共強推漢語教育引發的罷課等「公民不服從」運動持續發酵,陸續有更多學校的學生逃離校園拒絕上課。中共當局急令各地做「思想工作」,並強令在民族學校就讀的幹部職工子女9月1日必須到校報到。
內蒙古當局宣布當地蒙語授課學校改採漢語教學後,當地爆發大規模的「公民不服從」運動,數萬學生和家長發起罷課及抗議集會。抗議者批評當局此舉形同「文化大屠殺」。
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昭覺縣的「懸崖村」,因村民出入需要攀爬藤梯(現已變成鋼管梯)而出名。中共當局實施「精準扶貧」,今年讓村民下山搬到縣城「扶貧房」,但無配套措施,原本可自給自足的村民,在縣城無工作收入,生活困難,為了繳搬遷費,許多人還因此負債。 據大陸媒體報導,5月12日至14日,阿土列爾村84戶貧困戶陸續搬遷到昭覺縣城集中安置點(其中之一)的新家。 ...
新疆烏魯木齊封小區太久,令當地居民憋得慌,有人在樓上開窗戶高喊,發洩鬱悶的心情。另據當地多名居民反饋,當局讓當地居民每天吃三次一種不知名的藥,不吃的會被上報。
北京通州區宋莊鎮20年前的「招商引資」項目,讓數十家民營企業走上血本無歸之路。
近期四川暴雨不斷。8月21日凌晨,四川雅安市漢源縣發生山體滑坡,導致7人死亡、2人失蹤。當地村民表示,官方通知撤離時間太晚,大約10戶人家被埋,並且政府一直沒有給村民安排救援的地方,只能自己找旅館。
大連市甘井子大連灣街道由高風險調整為低風險區。福佳新城業主被允許下樓,8月17日,部分業主聚集在小區樓下,向物業與社區表達隔離期間的不滿,抗議物業不作為,有警察到現場。
8月4日,乘坐泰國飛昆明祥鵬航班的部分乘客被安排在雲南楚雄彝族自治州祿豐縣永鑫溫泉大酒店隔離,所有人被沒收身分證與護照,遭遇不公平待遇,他們維權又遭警察恐嚇威脅。
距離大連市7月24日上午宣布進入「戰時狀態」,迄今已經將近20天,疫情核心區域大連灣街道居民至今不知何時解封,一刀切的封閉式管理也變得更嚴,令居民買菜、生活成問題,許多人面臨著失業危機,隨時還有無人機在小區上空盤旋監控,讓當地居民十分崩潰。
居住在韓國,正面臨遣返風險的姜朋勇,沒想到自己與中共治下的紅十字會(簡稱「紅會」)是如此的「有緣」。 9年前曾曝光郭美美、死磕紅會的姜,並未料到會有同紅會做生意的一天;更沒想到,即使是遠走至韓國,也會因此面臨牢獄之災和生命威脅。 他告訴大紀元,「我妻子已經懷孕了兩個多月了,我不想讓我孩子生活在恐懼中」,「救救我,救救我未出世的孩子吧。」 而...
湖南省邵陽市禁電動(自行、摩托)車上路,引發市民不滿。上千民眾到政府門前抗議,堵住據稱是領導的車輛大聲呼喊著掀車,人聲鼎沸。傳邵陽當局驚恐萬分,緊急宣布對電動車放行。
自7月19日開始,安徽巢湖市多個城鎮被洪水淹沒,21日以後基本無雨,但是水位仍然上漲,一直持續半個月,8月2日才開始水位有所下降。村民知道是洩洪所致,討說法無果,政府堅持天災之說。
自從7月22日大連市出現新一輪疫情後,整個大連灣突然被封至今已經10天。被封小區居民未儲備食物,且買不到菜,導致生活陷入困頓,民怨沸騰,維權事件頻發。個別小區在多番抗爭後終於爭取到一些蔬菜。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再次侵襲遼寧省大連市,疫情愈演愈烈,確診病例持續攀升。上級下達死命令,全民核酸大排查,各區防疫草木皆兵。
一年學費兩萬多元的五年制民航專業大專生,畢業後拿到的卻是1.5年軟件技術畢業證,且沒有大專文憑,湖南科技職業學院民航專業學生和家長憤怒至極,集體到湖南教育廳門前討說法,有家長絕望地將頭撞向大門,鮮血直流。
自7月22日遼寧大連確診新一輪的首例中共病毒病例以來,疫情由遼寧已經擴散至包括吉林、黑龍江、福建、北京的5省9市。作為這輪疫情首發地的大連灣,已經連續多日封閉小區,當地居民因為買菜困難,叫苦不迭。
中共肺炎疫情在中國大陸不斷重燃,繼北京、新疆後,遼寧大連也接連出現本土確診案例。26日起,大連市在全市範圍內展開百萬人的大規模核酸檢測,市民表示,核酸檢測現場一片混亂。
中共肺炎疫情在中國大陸不斷重燃,繼北京、新疆後,遼寧大連也接連出現本土確診案例。26日起,大連市在全市範圍內展開大規模核酸檢測,截至26日24時已累計採樣168萬餘人。但市民表示,核酸檢測現場一片混亂。
深圳紅嶺創投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網貸平台(法人代表周世平)自去年4月8日爆雷之後,投資受害者維權一年多投訴無門。受害者人數達十餘萬人,金額達到二百多億元。
共有約 2315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