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曉華報導
在河北省南宮市一個多月的封城期間,官方強制封閉和不作為的情況,直接引發了很多不為人知的悲劇。近日一位南宮市民向大紀元記者透露,他的哥哥在封城期間突發心髒病,但醫...
日前,19歲的小伙王靖渝因言獲罪,本人遭到中共網絡追緝,國內父母無辜被抓、被抄家,甚至失聯,引起海內外的關注。
日前,就中共突發承認中印邊境衝突中4位中方士兵死亡,1團長受傷,19歲的王靖渝因言獲罪,引發中共網上通輯,殃及父母,其父母目前處於失聯狀態。
在做了二十來天疫情志願者後,河北南宮的事業單位員工小邱(化名)成了「次密接者」。隨後,他被輾轉隔離於3家方艙,經歷了沒有廁所、不准開窗、不見天日的條件,也親眼見到有人被憋瘋。 一個多月後的今天,他依然不知道自己何時能解除隔離。他說,當局的政策是「寧可錯殺一萬,也不可能放過一個人」。
河北省南宮市和石家莊藁城區從1月初開始極端封城,2月22日官方宣布解封,但尚未全面開放。大紀元記者近日獲悉,有南宮小業主因封城生意停滯、前途未卜,封城對孩子造成嚴重影響;被困在藁城的外地人生活面臨壓力,政府沒有任何說法。
黑龍江省哈爾濱是今年新一輪疫情的爆發地之一,當地管理混亂,數百人被問責。就在本月初,黑龍江省新冠肺炎(中共病毒)救治中心就爆發院內感染,上百名醫護集中隔離。
儘管中共宣布疫情已經降溫,河北省邢台南宮市也已經降為低風險地區十多天,但當地民眾被封門封戶四十多天後,至今仍未解封。高度緊張下,南宮市近期強迫民眾家家戶戶「全覆蓋」打疫苗,引爆不滿。
南宮市已於十天前被將為低風險區,但至今仍然封城,附近農村仍然封村,被稱為「低風險高管控」。近日大紀元記者獲悉,這種封閉管控導致大年三十一對老年夫婦因未得到及時治療雙雙離世,子女承受巨大痛苦。
隨著疫情的暫時緩解,石家莊市宣稱推動復工復產。然而,石家莊這一波疫情中心的藁城區卻像被遺忘的孩子,近80萬人被一刀切地強制隔離40多天,被迫吃高價菜,買藥看病難,甚至面臨丟失工作,很多人幾乎到了承受的極限。
「我為我說的每一句話負責,如果有半句虛假,我願意再次被固定在十五年前的那張老虎凳上,接受最嚴厲的懲處。」
中共剝奪民眾人身自由的防疫行徑,飽受國際社會的詬病,也令中國民眾相當不滿。一名從香港回内地過年的林女生表示,她回家經過35天的強制隔離,測了4次核酸檢測,備感自由的可貴。
就在數十萬藁城民眾被封四十多天,部分區域管控剛剛舒緩,期待解禁之際,藁城又現確診病例,封閉管控又捲土重來,民眾苦不堪言,精神壓力大增。
石家莊藁城區的恆大綠洲社區地處裕華區和藁城區邊界,但行政上屬於藁城區管轄,在這一波疫情中受波及而長期被封鎖。2月7日,數千名小區業主無法忍受政府人員囂張跋扈,與對方發生拳腳衝突。
北京政府力推的共有產權住房被曝豆腐渣工程,還發生了延慶區中交富力雅郡業主帶官員到現場查看,官員被卡在電梯內的事件,對此業主不禁感嘆「蒼天有眼」。
河北省南宮市民眾目前仍處於封閉狀態,很多人被迫在方艙醫院中度過中國新年。近日有南宮民眾向大紀元記者透露了方艙醫院的內部情況。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一周年之際,世衛專家進入曾被視為疫情源頭的華南海鮮市場「考察」,而華南海鮮市場早已清理乾淨。有參與市場消殺的工人近日對記者透露了更多內情,其中上千家海鮮商戶損失慘重,卻無處申訴。
就快過年了,平日在哈爾濱工作的周亮(化名)趕回老家綏化,想著和老婆孩子團圓。但剛下火車,他就被全副武裝的工作人員拉去強制隔離。周亮愣了:之前的功課都白做了?問過一圈,被告知的防控措施裡沒有這一出啊……
2月6日,遼寧瀋陽一月子會所新生兒集體感染肺炎的消息衝上微博熱搜榜。有受害者家長披露,月子中心早知道有寶寶感染肺炎,卻對新手爸媽一味隱瞞,直到十多名寶寶送醫,有的甚至上呼吸機、輸血、肺部一半變白。
黑龍江哈爾濱的疫情不斷蔓延,哈爾濱南崗區實行緊急封閉管理。知情者披露,因一個參加庭審的當事人確診,哈爾濱南崗區法院庭審法官和書記員被隔離,法院庭審全部取消。
石家莊市藁城區小果莊村全體村民自1月7日開始被集中異地隔離,迄今已一個月。2月4日開始,小果莊村部分居民陸續解除隔離回家,但家中原來的吃得,用的,穿的都已經不在了。
石家莊藁城區是今年最早爆發大規模疫情感染的地區,近3萬人被強制集中隔離,疫區消殺,除了官方招募的志願者,也有一些公益團體協助參與消殺等防疫工作,但3週過去,當局本來答應的補貼絲毫沒有,志願者自付腰包,心寒不已。
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在大陸爆發以後,中共採取了極端的「防疫」手段。近日一位東北青年對大紀元記者透露,他身患癌症的母親在疫情期間因延誤治療很快去世,母親的悲劇讓他醒悟,明白這一切的根源在於中共,他於去年主動退出了中共組織。
北京大興區天宮院街道融匯社區被升級為高風險區的同時,周邊的眾多社區也被封,至今已兩週,涉及二萬多人。至今仍沒有解封消息,很多市民無法忍受當局一刀切的做法,2日紛紛湧入社交媒體上大聲呼求解封。
吉林省通化市極端封城後,一線的繁重體力工作主要由志願者承擔。但近日曝出,通化市政府官員在志願者卸貨現場,向通化市長謊稱這是政府機關派出的人,引發志願者不滿。
近日,河北石家莊的多個區逐步降低疫情風險等級,當局稱符合條件的外地滯留石家莊人員可以憑「三證」返鄉。但有親歷者披露,各部門在實際操作中「踢皮球」,要湊齊「三證」實在太難,回鄉過年的希望仍然渺茫。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疫情依舊嚴重,多個視頻顯示,1月31日晚哈爾濱又有多個小區或者被封閉管理,或居民被集中帶走隔離。但卻不見諸於官方報導,民眾質疑當局隱瞞。
前幾日,吉林省通化市的缺糧斷糧問題引發社會強烈關注,現在是否已經解決?有當地居民透露,當局只安排送過一次菜;而自己買的話,只能在線購買高價菜,且無法保證配送,有人家裡又快斷糧了。
年關將近,但因疫情原因,有大批外省人員被滯留在河北,即使是低風險區,也因掛上河北的名字,回家受阻。被滯留在石家莊的外地學生、務工人員基本已經放棄回家的想法。
河北石家莊疫情爆發後,大批外地學生和打工者被滯留石市,無法回家,如今已經3個星期回去。隨著中國新年將近,他們更是回家心切,但歸途仍是遙遙無期。
吉林省通化市全域封閉管理後,居民的食物全部由志願者配送。兩名志願者對大紀元披露,通化市居民現在還被封在家裡,不讓下樓,他們食物全部是配送。但有自願者反饋他們幹了一天活,結果連飯都沒吃上,志願者開始罷工。
共有約 2398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