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晓华报导
日前,网上爆出一名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中国公民在柬埔寨隔离点去世的消息,中共驻柬大使馆随后证实此事,并作出死因说明。然而,有一同被隔离的知情人向大纪元指证...
中国“外卖小哥”闯红灯、超速、逆行、加塞、甚至酿成惨剧的新闻频频发生。近日,大陆美团外卖骑手罢工的消息再度引发外界关注。
近日,江苏连云港市青年男子吴强实名举报32吨假饮料反而倒贴钱卸货、存储,还被8名公职人员殴打的视频再次在网络上引起关注。当事人向大纪元记者讲述了事件的经过。
日前,河北石家庄藁城中西医结合医院因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封院四十多天,隔离人员怒砸医院、拆毁隔离围栏;近日,该院工作人员晴燕(化名)曝光医院内部医护人员隔离状况,更有护士长突发脑出血,隔离至几近崩溃的惨况。
在河北省南宫市一个多月的封城期间,官方强制封闭和不作为的情况,直接引发了很多不为人知的悲剧。近日一位南宫市民向大纪元记者透露,他的哥哥在封城期间突发心脏病,但医院等官方机构视若罔闻,加上封城,导致哥哥不幸离世。
日前,19岁的小伙王靖渝因言获罪,本人遭到中共网络追缉,国内父母无辜被抓、被抄家,甚至失联,引起海内外的关注。
日前,就中共突发承认中印边境冲突中4位中方士兵死亡,1团长受伤,19岁的王靖渝因言获罪,引发中共网上通辑,殃及父母,其父母目前处于失联状态。
在做了二十来天疫情志愿者后,河北南宫的事业单位员工小邱(化名)成了“次密接者”。随后,他被辗转隔离于3家方舱,经历了没有厕所、不准开窗、不见天日的条件,也亲眼见到有人被憋疯。 一个多月后的今天,他依然不知道自己何时能解除隔离。他说,当局的政策是“宁可错杀一万,也不可能放过一个人”。
河北省南宫市和石家庄藁城区从1月初开始极端封城,2月22日官方宣布解封,但尚未全面开放。大纪元记者近日获悉,有南宫小业主因封城生意停滞、前途未卜,封城对孩子造成严重影响;被困在藁城的外地人生活面临压力,政府没有任何说法。
黑龙江省哈尔滨是今年新一轮疫情的爆发地之一,当地管理混乱,数百人被问责。就在本月初,黑龙江省新冠肺炎(中共病毒)救治中心就爆发院内感染,上百名医护集中隔离。
尽管中共宣布疫情已经降温,河北省邢台南宫市也已经降为低风险地区十多天,但当地民众被封门封户四十多天后,至今仍未解封。高度紧张下,南宫市近期强迫民众家家户户“全覆盖”打疫苗,引爆不满。
南宫市已于十天前被将为低风险区,但至今仍然封城,附近农村仍然封村,被称为“低风险高管控”。近日大纪元记者获悉,这种封闭管控导致大年三十一对老年夫妇因未得到及时治疗双双离世,子女承受巨大痛苦。
随着疫情的暂时缓解,石家庄市宣称推动复工复产。然而,石家庄这一波疫情中心的藁城区却像被遗忘的孩子,近80万人被一刀切地强制隔离40多天,被迫吃高价菜,买药看病难,甚至面临丢失工作,很多人几乎到了承受的极限。
“我为我说的每一句话负责,如果有半句虚假,我愿意再次被固定在十五年前的那张老虎凳上,接受最严厉的惩处。”
中共剥夺民众人身自由的防疫行径,饱受国际社会的诟病,也令中国民众相当不满。一名从香港回内地过年的林女生表示,她回家经过35天的强制隔离,测了4次核酸检测,备感自由的可贵。
就在数十万藁城民众被封四十多天,部分区域管控刚刚舒缓,期待解禁之际,藁城又现确诊病例,封闭管控又卷土重来,民众苦不堪言,精神压力大增。
石家庄藁城区的恒大绿洲社区地处裕华区和藁城区边界,但行政上属于藁城区管辖,在这一波疫情中受波及而长期被封锁。2月7日,数千名小区业主无法忍受政府人员嚣张跋扈,与对方发生拳脚冲突。
北京政府力推的共有产权住房被曝豆腐渣工程,还发生了延庆区中交富力雅郡业主带官员到现场查看,官员被卡在电梯内的事件,对此业主不禁感叹“苍天有眼”。
河北省南宫市民众目前仍处于封闭状态,很多人被迫在方舱医院中度过中国新年。近日有南宫民众向大纪元记者透露了方舱医院的内部情况。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一周年之际,世卫专家进入曾被视为疫情源头的华南海鲜市场“考察”,而华南海鲜市场早已清理干净。有参与市场消杀的工人近日对记者透露了更多内情,其中上千家海鲜商户损失惨重,却无处申诉。
就快过年了,平日在哈尔滨工作的周亮(化名)赶回老家绥化,想着和老婆孩子团圆。但刚下火车,他就被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拉去强制隔离。周亮愣了:之前的功课都白做了?问过一圈,被告知的防控措施里没有这一出啊……
2月6日,辽宁沈阳一月子会所新生儿集体感染肺炎的消息冲上微博热搜榜。有受害者家长披露,月子中心早知道有宝宝感染肺炎,却对新手爸妈一味隐瞒,直到十多名宝宝送医,有的甚至上呼吸机、输血、肺部一半变白。
黑龙江哈尔滨的疫情不断蔓延,哈尔滨南岗区实行紧急封闭管理。知情者披露,因一个参加庭审的当事人确诊,哈尔滨南岗区法院庭审法官和书记员被隔离,法院庭审全部取消。
石家庄市藁城区小果庄村全体村民自1月7日开始被集中异地隔离,迄今已一个月。2月4日开始,小果庄村部分居民陆续解除隔离回家,但家中原来的吃得,用的,穿的都已经不在了。
石家庄藁城区是今年最早爆发大规模疫情感染的地区,近3万人被强制集中隔离,疫区消杀,除了官方招募的志愿者,也有一些公益团体协助参与消杀等防疫工作,但3周过去,当局本来答应的补贴丝毫没有,志愿者自付腰包,心寒不已。
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在大陆爆发以后,中共采取了极端的“防疫”手段。近日一位东北青年对大纪元记者透露,他身患癌症的母亲在疫情期间因延误治疗很快去世,母亲的悲剧让他醒悟,明白这一切的根源在于中共,他于去年主动退出了中共组织。
北京大兴区天宫院街道融汇社区被升级为高风险区的同时,周边的众多社区也被封,至今已两周,涉及二万多人。至今仍没有解封消息,很多市民无法忍受当局一刀切的做法,2日纷纷涌入社交媒体上大声呼求解封。
吉林省通化市极端封城后,一线的繁重体力工作主要由志愿者承担。但近日曝出,通化市政府官员在志愿者卸货现场,向通化市长谎称这是政府机关派出的人,引发志愿者不满。
近日,河北石家庄的多个区逐步降低疫情风险等级,当局称符合条件的外地滞留石家庄人员可以凭“三证”返乡。但有亲历者披露,各部门在实际操作中“踢皮球”,要凑齐“三证”实在太难,回乡过年的希望仍然渺茫。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疫情依旧严重,多个视频显示,1月31日晚哈尔滨又有多个小区或者被封闭管理,或居民被集中带走隔离。但却不见诸于官方报导,民众质疑当局隐瞒。
共有约 2402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中共在全球不断扩张的野心,正遭到各国围剿。今年中共“两会”的报告中,有关涉及外交内容的用词也在发生变化。分析认为,这显示出中共外交方面越来越明显的颓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