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晓华报导
山东一名大二学生,想趁寒假期间,到武汉做一些会计、采购的实习工作。没有想到,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从天而降,武汉封城,他平生第一次穿上防弹衣,手持电棍,成了硚口区...
3月31日,湖北汉川市欧亚达商贸城的数百名业主在营销中心门前拉横幅、喊口号,抗议欧亚达欺诈销售,让业主血本无归。
1月23日凌晨,武汉市发布通告,当天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停运,不少人赶在封城前大逃亡。76天后,武汉终于解封,被困两个多月亟待出城复工、回家的人蜂拥而出,唯恐政策突变,出城再成泡影。
尽管中共官方极力隐瞒大陆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一些地区还是接连传出疫情再爆发的消息。近日,广州黑人聚居区出现疫情,当地人员证实,从4日晚开始采取“紧急小区严格围闭管理”。
4月3日,武汉150家餐馆老板赴武汉市政府,递交联名信,要求政府帮助中小型餐饮企业。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爆发之前,由于多种因素的叠加,2019年武汉餐饮业已经举步维艰。年末突如其来的瘟疫又雪上加霜。
3月30日,湖南湘潭中心大融城购物中心美食街数十名商户与城管发生肢体冲突。原来该美食街商户投资商铺后,迟迟不开业,运营方突然解除合同,让他们投资款付之东流。
近年来,大陆私募基金暴雷频发,导致大量投资者血本无归。香港居民曹女士近日对大纪元爆料,她给深圳中天私募投资的1300万人民币被诈骗,但因中天金融集团老板在中央有人撑腰,投资人投诉无门,公安机关不作为,法院也不受理。
近日随着中国周边多个国家先后宣布禁止粮食出口,中国大陆的湖北黄冈、宜昌、鄂州等地区,以及重庆、山东、甘肃等多省均爆发抢米潮。当局紧急“辟谣”称“库存充足”,不过专家认为,中国的粮食危机问题已经迫在眉睫。
武汉方舱医院关闭后,中共当局宣称从方舱医院出来的病人已治愈,确诊者骤降,推动解封复工。但据各方消息,患者出院后复发的病例不断增加。在武汉康复驿站担任护工的王先生27日向大纪元证实,他工作的点就有许多复发的,“目前我们这有6个复阳的,封在11楼。”
连日来,武汉的殡仪馆都大排长龙,成千上万死者家属等到了安葬家人的时刻,但对于武汉的尹先生来说,母亲去世前的悲惨离世经历仍历历在目,觉得母亲走的太冤。
中共目前一直在营造海外疫情大爆发,大陆已稳控疫情的假象,导致在海外的大批留学生花高价机票,匆忙回国,下飞机就是强制隔离并被收取高额费用。
由于中共掩盖疫情真相,不仅误导民众,还延误时机,难以计数的中国人丧生,有的全家人先后在绝望中撒手人寰。如今中共病毒蔓延全球。然而中共当局却大量散播有关“病毒爆发源头为美国”丶“世界欠中国一句感谢”的舆论煽动,试图甩锅疫情,转移视线。却引发部分在海外华人的愤怒,连续有华人录制视频,“向美国人道歉”丶“向世界道歉”,让中共承担疫情大爆发的责任。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中,有患者和家属指证医院为了腾床位,把还没有死亡的重病人装入尸体袋运走。目前记者无从联系当事人家属,但有医生证实,在大陆医疗体制下,为了利益,医生在ICU可以进行一级谋杀。
武汉疫情未见明朗,政府拼命在电视上宣传“新增确诊个位数”、“已全面清舱”等讯息,为什么不解封呢?又何时解封呢?能否分区解封呢?许多市民对政府不坦白、各部门不顾民生、从上到下无政策,已经忍无可忍。一名来自石家庄、现居住于武汉东湖开发区的李先生说,“通过这次过后,对政府完全彻底失望了。”
住在西安20多年的章先生,日前为女儿买了张从西安回广州复工的飞机票,但要搭大巴去机场时,司机却不让上车,唯一的理由是:“你是湖北身份证。”
以央企“武钢”钢铁行业为背景筹拍的电视剧《红房子》,原预计于3月份杀青,190多名剧组人员因突如其来的封城,受困武汉超过50多天。总制片人刘闯在网上发文说,保守估计总损失超过260万,他曾经难过地想跳楼。部分剧组人员告诉大纪元记者,他们吃了一个多月的方便面,以及没了工资上区政府申请补助,却遭警察封锁的遭遇。
“我是2月28日从汉阳国博(设在武汉国际博览中心的汉阳方舱医院)转到城市便捷酒店隔离点的。”武汉市民付女士对大纪元表示,她于2月11日核酸检查阳性,进入方舱医院治疗,28日从方舱出院后直接送到酒店隔离,近日因疼痛呼吸困难,寻求住院治疗,却依然面临无医院收治的困境。
3月7日、8日,广东珠海拱北口岸地下商业广场的数百名商户罢市,要求减免租金,遭到商场人员恐吓,以及喷辣椒水。
“我现在心情无比沉重,就比坐牢好一点吧,现在是开什么证明都不能出武汉。”因疫情被困武汉的王先生对大纪元表示,“我们现在是任由政府宰割,心情肯定是着急啊,谁都着急,你可以想像一下,高物价的环境下没有收入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3月4日,湖南岳阳市汨罗市桃林寺镇新塘村村民为阻止建甲醇储存厂,与警察发生冲突,5人被抓,2人受伤住院。
3月2日,位于江苏泰兴市虹桥园区内的扬子鑫福造船有限公司员工与一岸之隔的靖江市新桥镇三太村村民发生纠纷,大批警察到现场抓人,事件由疫情期间村民设卡拦路引起。
大陆疫情的蔓延,封城、封路、封村的严控下,导致大陆各类养殖户面临困境。
2月27日,江苏绿点科技(无锡)有限公司门前聚集了数百名寒假就在这里勤工俭学的大学生,他们来讨要应得的过年补贴。
湖北武汉疫情爆发超过一个月,各省市医生分批前往疫情重灾区支援,亲身感受到新冠状病毒爆发时,湖北当地医疗资源短缺,医生赤膊上阵,病患得不到救助的惨况。一名从外地前来鄂州中心医院支援的陈医师(化名)诉说他的观察。
为防疫情蔓延,大陆各地采取封城、封村的方式,因此经常会发生村民与封路看守者之间的纠纷,甚至出现人命案。
2月20日、21日,上千名罗氏百姓金行的受害者聚集在市政府前讨血汗钱。因该金行法人代表罗军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2月19日晚间投案自首,金行被警方查封,涉案金额达4亿元。
“我女儿本来三个疗程以后要做骨髓移植的,但是等待过程中医生告诉我们移植舱关了,他说因为疫情,他的医生和护士到前线去了,他的护士也有染疫被隔离的,然后又缺血液,所以关了。”白血病患者的母亲陈女士(化名)向大纪元记者说道。
近日,网上传出武汉市第一医院食堂的求助信息,称该医院被整体征用,上千人进驻,医院食堂的蔬菜、大米已经不够,请求外界捐助。但医院很快“辟谣”。
现今中国谈武汉肺炎色变,一般病患一旦有发热症状均被以疑似新冠状病毒肺炎处理。湖北省襄阳市一位刘女士泣诉,医院“草菅人命”,将原本脑溢血术后恢复良好的母亲送往隔离医院,“医生的盲目决定,我的妈妈受尽折腾,受了那么多罪,病情越来糟,越恶化!” 刘女士的母亲本身就有基础病,做了三四年的肾透析,一直维护得很好,2月5日凌晨突发脑溢血被送往襄阳市中心医院北区治疗...
在新冠瘟疫始发地武汉市,成千上万名因政府隐瞒疫情而被感染的危重病患,四处求医无门,被迫在网络上求救;更多的重症患者只能被困家中,在担忧家人被传染的煎熬中等死,甚至跳楼轻生。然而,还有这样一群外地人,她们平日住在医院专职照护病人,染上中共病毒后,无处求医只能四处流浪,沦为被放逐在街头的“隐形患者”和传染源。
共有约 2220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