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旱災
正當今年夏糧收割來臨之際,中國遭遇南澇北旱及蟲災。而在此期間,多個糧倉接連起火,被曝糧食儲備摻假。那麼,中國今年糧食供應將如何? (接上文) 今年糧食供...
正當今年夏糧收割來臨之際,中國遭遇南澇北旱及蟲災。而在此期間,多個糧倉接連起火,被曝糧食儲備摻假。那麼,中國今年糧食供應將如何? 自6月以來,中國南方省份遭遇暴雨洪災,而一些北方省份則遭受高溫旱災。中國13個糧食主產區的江西、湖南、湖北、江蘇、安徽等省份都是洪水重災區,而山東、河北、河南、黑龍江等省份遭遇嚴重旱災。 稻區農民:早稻絕收 中稻晚稻或大幅...
江蘇東台市數十名城管強拆一家公司時,大打出手,還叫囂:「打死你們有人買單!」中共各地城管不斷上演強拆,中共的野蠻行徑被大陸人斥為是一個「黑幫」。
湖南益陽商人吳正戈雇私家偵探偷拍並舉報中共法官腐敗淫亂,2年前被當地公安局以「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抓捕,拖延兩年後,近日被當地法庭一審判刑4年。而早前被吳偷拍的法官已有多人落馬甚至被判刑。
近期,中國大陸多地持續遭遇高溫悶熱天氣,局部地區有暴雨、大風、冰雹等天氣。在吉林永吉縣溫德河出現史上最高水位的洪水,洪水過後,一片狼藉。官方發布的消息稱,水災至少造成18人死亡,18人失蹤,受災人數達1.3萬人。
河南省魯山縣進入2014年以來降水量較往年少,尤以5月和6月為甚,較歷年同期平均值減少70%,持續旱情已造成22萬人和近2萬頭牲畜飲水困難。陜西自7月1日以來降水較往年少了將近一半,19.15萬人,2.5萬頭大牲畜出現飲水困難。
軒轅黃帝陰符經云:「天發殺機,移星易宿。地發殺機,龍蛇起陸。人發殺機,天地反覆。天人合發,萬變定基。」 歷史上,每個暴政滅亡之前,都有天象顯示給世人。 中共統治下的大陸,近年各種超乎尋常的天象頻頻出現。如此天怒現象,歷史上似乎從來未有。
近日,發生在長江中下游流域的罕見大旱引發了民眾對三峽工程的關注。按當局的調度,自5月20日三峽水庫增大下洩流量為中下游實施抗旱補水以來,三峽水庫水位6天內從154米連續下降了2米。有專家稱,水庫調節庫容已消耗了約4/5,1/5庫容也即將在6月10日前消耗完畢,屆時或將面臨無水可補。
嗚呼! 十日不雨兮,田且無禾; 一月不雨兮,川且無波; 一月不雨兮,民已為痾; 再月不雨兮,民將奈何? 小民無罪兮,天無咎民; 當政失德兮,罪在九人。 嗚呼! 盜賊兮,為民大屯; 天或罪此兮,赫威降嗔; 民則何罪兮,玉石俱焚? 嗚呼! 民則何罪兮,天何遽怒? 油然興雲兮,雨茲下土。 彼罪遏逋兮,哀此窮苦! @
中國北方持續大旱,河南省洛陽市嵩縣田湖鎮有超過半數麥田乾旱,有民眾近日在網上揭發當地陸渾水庫和一條流經7個村莊的人工渠,以發電為主,不放水讓農民灌溉,而那條人工渠每年都會淹死人,農民上訪都沒有結果。
(大紀元綜合報導)近來,山東省持續乾旱已導致地下水位下降,338座小型水庫乾涸,88條中小河道斷流。乾旱造成24萬人出現飲水困難,數千萬畝農田受災,目前已達50年一遇旱情,並仍在持續發展。
哲學系教授霍有光提出「引渤海水到新疆」的方案,讓西北地區的企業單位及水利專家眼前一亮,興奮不已。然北京專家紛紛質疑其可行性,稱其「不現實」、 「不值得討論」,更有專家直接質疑中國水利部策略失敗,讓全國陷入缺水危機。
江蘇省如皋市司法局最近發出通知,任命司法局內的「優秀黨員」為該市8個律師事務所的政治指導員。法律界人士認為,這是中共政治干涉司法的最新進展。
今年入夏以來,南方數省持續出現洪災,贛江撫河決堤,三峽大壩迎來最高洪峰,全國百餘城市陷入內澇……事實上,一些被洪水肆虐的水澇大省,自今年入春以來剛剛經受了連續數月的「西南大旱」。從大旱到大澇,從龜裂的土地至咆哮的洪水,2010年的中國南方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水危機之中。
(大紀元綜合報導)最近,在炎熱的高溫天氣橫掃北半球,連高緯度的芬蘭、俄羅斯都沒有沒被落下。人們紛紛避暑。中國十四個省市持續高溫。而南半球卻紛紛遭遇數十年不遇的極端寒冷天氣。南非的低溫也導致本屆世界盃的收入大幅縮水。
今年4月,主政水利部近40年的錢正英在接受《亞洲週刊》採訪時,終於承認今年西南及東南亞大旱主要是中國水資源開發過度的結果。於是有人試圖拔高她的晚年反思,居然接受她對自己主管水利部的失政的總結:「過去的水利工作存在著一個問題:粗放管理,過度開發。」
西南人民們,我知道你們苦。有的地方還得喝羊尿。但是即使困難到這種程度,那個死共匪政府也不發發善心救救你們。網上都有人出了很好的一招,可以非常徹底地解決你們沒水的禍患。都不用共匪動腦筋,他們就簡單地去幹就行了。他們夠清閒了吧?
(大紀元記者古清兒採訪報導)中國西南地區長時間、大範圍的乾旱災情越來越嚴重。雲南部份地區若再無有效降雨,將遷徙受災嚴重的村民到水源地駐紮。近日,國家氣象局也坦承未能對西南旱災做出預測。在雲南省文山州硯山縣八嘎鄉城子山村民到洞裡抽水,五人一氧化碳中毒,兩人死亡。
2004年,美國國防部委托GBN公司完成一份報告預測,2010年前後中國西南地區將出現大旱,為此《中國青年報》還作了報道,但報紙同時轉述國內氣象專家的表述:「GBN預測的情景發生的可能幾乎為零。」專家的評價給這篇報道的作用真的歸於零,使這篇本應警示人們的資料變成了美國的某種企圖。專家不認可,政府嘲笑,老百姓便當成一縷清風。但六年後事情發生了,百年不遇的大旱...
你看這麼多水庫要修,按照現在目前中國的經濟實力,你想400億去搞一個世博,又是幾百億搞一個奧運,那麼這些錢如果拿去維修水庫的話,全國才6萬個水庫嘛,綽綽有餘,綽綽有餘啦!不知道能夠把這些水庫重建多少遍,至少也可以讓它在大水來的時候可以蓄水。那麼這些問題至少可以部分解決,治不了本的話也可以治標。也就是說在整個社會資源的分配上面,實際上它還是一個思維,就是面子工...
修水庫,是量的調配,那水質的問題更嚴重,中國的水資源污染的問題更嚴重。早期的50年代末60年代大躍進,還是後來的文革以後,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有一陣(子)是鄉鎮企業的發展,它搞些小的電鍍廠或者是小造紙廠,這些排污的造成了水源的污染非常嚴重。
西南重旱尚無緩解跡象,據官方統計,目前飲水困難人數已達2,212萬人;耕地受旱面積1.11億畝。在雲南,全省農業直接經濟損失已達170億元,乾旱持續一週就會帶來20億元的農業損失。農產品價格迅速飆升,蔬菜快要趕上肉價,大米在不斷上漲,苦菜漲到7元一斤。另一方面,由於缺水缺糧,農民卻不得不賤賣豬羊。此外,乾旱的影響已經從農作物深入到能源和工業生產的方方面面。
西南百年大旱致使雲南、貴州、廣西等省的水電站發電量銳減或停止供電,廣東省不得不啟動錯峰用電方案,如果旱情持續,未來電力短缺問題可能還會加劇。
中國西南已經發生了6個月的大旱,對於幾千萬人造成了生活上的困苦,那當然我們知道老天爺不下雨,或是下的雨不夠,地就乾,就旱,這是我們從表面現象看出來的。但是事實上專家說老天爺在設計這個大自然的時候,就有自我調節的功能,那麼如果人為的去破壞或去改變老天爺的設計的話,就會對自然環境造成非常大的損失。
預計總投資3千多億的南水北調西線工程尚未開工,因西南百年不遇的大旱最近再次遭到各方質疑。
據「國家防汛抗旱總辦公室」統計,西南五省耕地受旱面積9500萬畝,有1893萬人、1173萬頭大牲畜因旱飲水困難。溫家寶在雲南師宗縣視察旱情時,聽說村民要等兩小時才能接到水,就說:「再打一口井,大家就不用等這麼長時間了。」
「我家已經沒有一滴水了,1.5公斤的水可以夠我家做一頓晚飯。」12歲小女孩米桂娥在穿越懸崖取水休息途中表示。自家水窖乾涸已半年之久,唯一可取的生活水源是位於絕壁中間的牛欄江。
在雲南省曲靖市的陸良縣,鑽在泥土裡的魚張著大嘴拚命呼吸,可惜它已經死去,但始終保持著游水的姿勢。裂縫裡,隨處可見難逃厄運的小魚深陷乾旱的土地中。
3月20日,在《財富》全球論壇「隱約逼近的環境危機」主題論壇上,中國國家環保總局副局長潘岳稱中國的環境問題已經不是隱約逼近的環境危機,而是一個已到眼前的危機。潘岳在論壇上語出驚人:「我們一直說要搞好環境造福子孫後代,但實際上已經是我們這代人能否安然度過的問題。」
在週二的一個小時節目裏,主持人元慶現場邀請到資深評論員橫河先生以及水土專家,和您一起來探討這個話題。希望您打熱線電話加入紐約曼哈頓的直播現場,踴躍表達您的寶貴意見或是提問、參與討論。
共有約 70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