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解决美中贸易失衡 杨金龙提4药方

中央银行总裁杨金龙出席台湾金融研训院举办的“贸易战之国际经济新局与台湾因应策略”研讨会。 (郭曜荣/大纪元)

人气: 29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1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郭曜荣台湾台北报导)美中贸易战影响全球经济甚钜,中央银行总裁杨金龙4日在台北表示,“关税及汇率并非解决贸易失衡的万灵丹”,美国经常账逆差主要反映国内储蓄不足的结构性因素。

杨金龙出席台湾金融研训院举办的“贸易战之国际经济新局与台湾因应策略”研讨会,他在致词时表示,美国面临贸易钜额入超与美元作为核心国际准备货币、供应链全球分工及全球金融整合等结构性因素;藉由单边的关税制裁或汇率施压,并无法根本解决美国经常账逆差的问题。

他提出四帖药方,首先是透过建立多元国际货币体系,来改善全球经贸失衡,并稳定国际金融体系运作,由于美元为核心国际准备货币,加以全球对准备资产需求增加,使得美国须扮演全球流动性提供者的角色,并维持钜额经常账逆差;因此,许多知名的国际金融经济学者均曾建议,以多元国际货币体系来分散美元作为国际准备货币的重担。

然而,由于欧元目前仍受欧债危机的后续效应所影响,而人民币则在资本管制措施下,尚未完全自由化;因此,预期短期间内前述的多元国际货币体系尚难以运作。

杨金龙提出的第二帖药方,则是短、中期有赖具有广大内需市场及贸易顺差的大型经济体分担美国重担,透过扩大内需以降低超额储蓄,共同吸收全球贸易失衡。目前日本、德国、中国大陆等具有广大内需市场的大型经济体,不论是对美国或对全球却仍存在庞大的贸易顺差,并不符其在全球经济金融体系应承担之责,使得美国成为唯一吸收全球失衡的大型经济体。

以全球经济持续稳健且均衡发展的观点而言,这些大型经济体应提振内需,减缓超额储蓄累积,尤其首先应设法降低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在未来甚至能与美国共同负担吸收其余国家贸易顺差的责任,进而改善全球贸易失衡与稳定国际金融体系。

杨金龙的第三帖药方则引用诺贝尔奖经济学得主Joseph E. Stiglitz及哈佛大学教授Martin Feldstein等人的主张,指降低美国庞大经常账逆差的根本之道,在于美国民众应该减少消费及投资,并增加储蓄;否则,美国对某一国采行贸易制裁手段,只是将美国的贸易入超移转到其他的贸易对手国。

另外,为降低全球化造成对国内所得的不良影响,杨金龙的最后一帖药方提到,各国应透过国内重分配政策来照顾就业受冲击者,同时强化教育政策,改善劳动市场供需双方的技能配适(skill matching),以提供受全球化冲击者更直接的帮助,且有利长期的技术提升。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得主Oliver Hart即认为,解决美国所得分配不均问题的较佳方案,应是透过教育训练及所得重分配。◇

责任编辑:昱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