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川普完成三大动作 有望平息中东千年战火

左起以色列总理尼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美国总统川普、巴林外交部长扎亚尼(Abdullatif bin Rashid Al-Zayani)、阿拉伯联合大公国外长阿布杜拉(Sheikh Abdullah bin Zayed Al Nahyan)。(Alex Wong/Getty Images)
人气: 20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10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吴旻洲台湾台北报导)美国总统大选进入最后倒数,最终谁能入主白宫,将攸关未来国际局势的走向与发展。《大纪元时报》特别整理了美国、欧洲、日本、南海、中东、台湾与香港等地区局势的更迭,让读者了解寻求连任的总统川普(Donald Trump)过去4年对世界格局的影响与改变。

中东地区过去素有“火药库”之称,长年争战不休、烟硝弥漫,美国政府虽然长期居中协调,但收获成效却相当有限。直到美国总统川普上任后,在中东地区达成三大成就,才让民族间不可调和的冲突出现明显翻转,也为中东和平带来曙光。

2020年1月,川普下令发动无人机斩首行动,击毙了伊朗头号军事指挥官苏雷曼尼。
2020年1月,川普下令发动无人机斩首行动,击毙了伊朗头号军事指挥官苏雷曼尼。(AHMAD AL-RUBAYE/AFP via Getty Images)

早在以色列建国之前,中东地区长年就因为不同宗教、派系之间的争斗掀起乱局,自伊斯兰教分裂成逊尼派和什叶派后,两派冲突纠缠千年,又因为伊斯兰教徒和基督教徒都视耶路撒冷为圣城,结果引发双方长年争执不休的土地纷争。

不仅如此,由于中东地区富含大量石油等矿产资源,也成了大国争相竞逐、博弈之地,在各国复杂的权力考量与经济利益的驱动下,才导致中东的战火迟迟无法平息。直到川普上任达成多项成就后,情况才得以好转。

成就一:消灭IS 终结中东极端势力

2001年,美国发生911恐怖袭击事件后,开始警觉中东恐怖组织的威胁,并发动反恐战争进行反击,但这也让美国因此长年深陷中东泥淖之中,并为此付出庞大的战争费用。

2004年,叛乱团体“统一圣战组织”时任领导人阿布·穆萨布·扎卡维,宣布效忠911事件主谋、时任基地组织首领宾·拉登,并在合并多个叛乱组织后,于2006年宣布成立“伊拉克伊斯兰国”(ISIS的前身)。

2013年4月,伊拉克伊斯兰国领导人巴格达迪宣布成立“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ISIS);2014年2月,基地组织称“ISIS”过于极端、残忍、野蛮,因而与其切断所有联系,但在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向伊拉克猛增军事行动后,基地组织与ISIS又开始合作对抗美军;同年6月,巴格达迪宣布改名为“伊斯兰国”(IS)。

在奥巴马任期间,美国主导的联军在收复伊拉克和叙利亚领土的成效上相当有限,但川普2017年上任不到1年后,就实践竞选承诺让伊斯兰国濒临“灭国”。2019年,美军攻下伊斯兰国在叙利亚最后的据点巴古斯村(Baghouz)后,正式宣告消灭伊斯兰国。

美军歼灭伊斯兰国之所以能获得快速进展,原因在于川普决策果断的性格,以及充分授权前线指挥官进行决策。他上任后先是指派鹰派的马提斯(James Mattis)出任国防部长,并废除奥巴马时期的交战规则,让军事指挥官终于不会受限奥巴马时期“缓慢的决策步调”,一扫过去眼睁睁看着敌人逃脱的怨气。

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理事长杨宪宏表示,中东地区长年无解的宗教争议之所以出现和平曙光,除了与川普为人处事风格有关之外,更大原因在于川普并非“政客”,过去政客都想在矛盾与冲突间谋取利益,但川普的方向明确,就是要把坏人打到底。

他说,川普上任后非常清楚自己的使命,真正做到了隐恶扬善、济弱扶倾,并且明确地要消灭这些国际上的邪恶政权,不再姑息养奸,使得正义得以伸张,和平勇敢的力量也因此开始觉醒。

他表示,过去许多国家的政客很可恶,为了获取利益都在玩两手策略,明明知道某些政权很邪恶,一方面声称要打击他们,另一方面却永远不消灭他们,放纵这些坏人威胁世界的安全,而各国为了自保,就会提供资源请求这些政客协助,结果就是陷入无限循环、永远在原地踏步。

成就二:促以色列与阿联酋、巴林建交

1948年5月14日,在西方多国的协助下,流亡千百年的犹太人回到巴勒斯坦,宣布建立以色列国,虽然终于完成犹太人多年来的复国愿望,却也引发中东众多阿拉伯国家的愤怒与不满,至今先后爆发五次大规模战争。目前冲突尚未完全平息。

历经数十年的战火纷争,以色列民族和阿拉伯民族不可调和的冲突出现翻转,最大关键点在于美国对伊朗态度的转变。2001年“911”事件后,美国对伊朗的政策日趋强硬。小布希政府把伊朗列入“邪恶轴心”,并把伊朗视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宗教极端思想扩散的重要源头。

2005年8月,伊朗发展核武器,联合国决定对伊朗实行制裁。但2015年时,奥巴马政府与伊朗及其它五个国家一起签署了《伊核问题全面协议》,伊朗承诺限制核计划,国际社会解除对伊朗的制裁。

不过协议却让阿拉伯人民与以色列人民感到不安,他们都不相信伊朗会遵守伊核协议,就连奥巴马首任国防部长盖茨(Robert Gates)也认为,这只是基于一个“希望”而已,“非常不现实”。

川普上任后多次公开表示,伊朗没有遵守伊核协议精神,并在2018年时宣布美国退出伊核协议,重启对伊朗实施最高级别的经济制裁。川普退出协议的主要理由为:伊核协议没有谈到伊朗真主党(Hezbollah)输出恐怖主义的问题,也没有谈到伊朗的飞弹计划,而且协议还不允许国际原子能机构对伊朗核设施进行无预约式的核查。

2020年1月,川普下令发动无人机斩首行动,击毙了伊朗头号军事指挥官苏雷曼尼。苏雷曼尼在中东什叶派武装中是具有象征意义的领袖,人脉与声望无人能及,可说是最近30年来美国对伊朗最沉重的打击。

2020年8月13日,川普政府先是宣布以色列与阿拉伯联合大公国(简称阿联酋)建交,双方愿意合作朝向建设更加和平、安全和繁荣的中东迈出重要一步;9月11日,继阿联酋之后,以色列又与巴林达成和平协议,让中东和平更进一步。

奥巴马签署伊核协议后,使得以阿双方都对美国无法信任,但川普政府对伊朗的强硬态度,让中东逊尼派的阿拉伯国家,相信与以色列、美国联手,能共同面对伊朗核武威胁。这也是川普政府能促成以阿民族之间达成协议,和平共处的筹码。

成就三:美抽银根 削弱中俄中东能量

中东地区石油矿产资源丰富、战略地位重要,除了美国的战略对手俄罗斯长期介入之外,中共也以非常狡猾的方式在影响中东局势。

当美国对伊朗实施禁止能源与石油产品输出的制裁令后,中共却与伊朗暗通款曲,打算悄悄签署了一份长达25年的全面合作协议,中共将以优惠价购买伊朗石油、天然气和石化产品,同时对伊朗能源、电力、银行、电信、港口等增加投资,相关文件近日也被曝光。

此外,中共还与沙特阿拉伯签署价值超过100亿美元的能源和贸易协议,同时协助沙特阿拉伯兴建一座铀矿加工设施,能够将铀矿加工成“黄饼”(yellowcake)的核设施,外界担心这个中东能源大国正一步步实现发展核武的野心。

不仅如此,中共也积极对美国的盟友以色列的敏感高新技术产业实施大量渗透。中国公司在以色列的人工智慧、卫星通信和网路安全等高科技领域,投资了数十亿美元,让这些技术可能被中共的情报所利用。

不过近年情况已有所不同,杨宪宏说,川普上任后发动美中贸易战,又透过《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冻结中俄腐败官员的海外资产后,现在中共已经没钱,俄罗斯也穷得要命。

他表示,川普这种“先抽银根”、再用军事力量进行扫荡的方法非常正确,这些邪恶的国家都是用钱在办事,经过美国用国际战略削弱中共的经济实力,进而让影响中东局势背后的力量正在衰退,没钱后“想乱都乱不起来”,中东的和平进程才因此有显著提升。◇

责任编辑:唐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