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五毛网军失业?台立委:中共用AI学台湾用语

刑事局指出,假讯息在2月底时突然大量增加,且多数来自中国,难以移送侦办。(大纪元制图)
人气: 600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4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袁世钢台湾台北报导)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确诊人数在世界各国迅速攀升,然而在台湾,病毒传播的速度却远不及疫情假讯息;刑事局统计,至8日止共已侦办224件。调查局指出,这类假讯息多来自中国,以模板格式更换不同人、事、地后,在社群平台散布。民众党立委高虹安认为,这是AI在学习中的产物。

自1月21日台湾确诊中共肺炎首例后,假讯息就开始在网路上流传,截至3月15日,警方共查办了248件。

起初多位民众听说某处有确诊个案想“好意提醒”,但未经查证就发文或转传,皆已送办;不过,刑事局指出,从2月底开始,假讯息突然大量出现,2月28日1天就查办了15案,且大部分都是来自中国,试图影响台湾国家安全及防疫工作。

中共抹黑台湾疫情求“维稳”

然而,假讯息内容不乏“封城”假公文、“台军方接管台北,蔡当局烧死疫情患者”、“屏东体育馆改做大通铺临时医院”等,可能正在中国上演的情节。

高虹安指出,多数内容都是台湾疫情也如中国一样严重,且台湾政府也像中共一样隐蔽讯息;试图扭曲台湾防疫做得很好的事实,让中国民众认为台湾跟中国处境相同。

正如台北大学犯罪学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所说,除了外销台湾社会,同时也内销给翻墙的中国网友,是中共“大外宣”战略的一部分。

甚至,高虹安认为,中共不希望中国人民看到台湾政府防疫成功,造成中国人民对中共政府更多的不信任。草协联盟发起人李正皓也说,在中国疫情失控的情况下,若台湾疫情不严重,将不利于中共“维稳”。

简体字及中国用语疑出自AI

以往的假讯息都是中共利用五毛以人工方式制造、传递,然而,在这一波假疫情攻击中,有些直接以简体字成文、有些则夹杂中国用语或非台湾惯用词汇,如“我妈妈是高嘉瑜议员在‘台北一中’的同学”;甚至在语句中出现符号,像是“每天都得运好几卡车的尸体去台中统‘∣’焚化”。高虹安指出,这很明显是采用样板、自动生成讯息的方式所为。

“中共在试验不同的方法”,高虹安认为,在AI(人工智慧)领域中有一个自然语言处理法,机器透过学习后可自动生成文章,进而降低人力需求。当自动化的比例提升后,可做出更广泛、更多样性的假讯息攻击;而这些AI机器人也需要学习,熟悉台湾人的用语到底是什么。可能是因为还在试验阶段,所以目前的假讯息显得较为粗糙。

高虹安表示,她很担忧中共AI机器人在这方面的技术提升。因为在她看来,这一波疫情假讯息就是AI调教、学习的过程,若后续等到中共AI假讯息的生成更贴近台湾人用语时,辨别假讯息的难度就会更高。

而沈伯洋也提醒,现在的假讯息攻势仍处在试水温阶段,一旦台湾病例数大量增加,“系统性散播谣言”的攻势就会随之开始。

政府应进行源头技术反制

警调单位虽积极查处假讯息案,但民进党立委刘世芳指出,假讯息案“起诉率低、定罪率低、犯罪成本低”,即使最终将嫌犯绳之以法,却也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恐慌。因此,高虹安表示,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民间的事实查核中心,可利用假讯息的特征进行人工查核,并追踪发文IP位址或账号,进而限制其发文的权限。

另一方面,高虹安认为,政府应从技术上进行反制。例如:使用爬虫系统进行网路舆情分析时,会应用AI机器人自动查看每一篇文章,因此也可训练机器人辨识假讯息特征,如同电子信箱或防毒软体自动侦测垃圾邮件的功能。

她表示,不管是科技部、经济部技术处、资策会等单位或民间企业,都可以研发。

不过,高虹安建议,不能完全仰赖民间产业,因为目前的情况比较偏向中央情报或资讯安全管控,由政府推动会比较适合,行政院应盘点政府有哪些单位可以协助研发;而经过检视,高虹安发现,目前相关单位中,科技部、中央研究院都有相关计划。

对此,科技部表示,108年已委托学界利用AI技术进行先期研究,结果发现,假讯息在用字遣词上通常较为偏激、具高度负面情绪,可作为预警指标;而目前也已规划于8月1日起,进行为期3年的“讯息科技”专案计划,推动包括讯息变造侦测与来源追踪、讯息可信度指标、假讯息传播辨识与处理等相关技术,强化国内假讯息侦测技术的研发能量。◇#

责任编辑:玉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