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研究:靶向药Palbociclib未必适合乳癌晚期一线治疗

一种针对乳腺癌晚期的靶向药Palbociclib受到专家的关注,图为Palbociclib 乳腺癌药物分子(CDK4/6 抑制剂)。(Shutterstock)
人气: 30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3年06月14日讯】(李梅综合报导)精准治疗在肿瘤的治疗中举足轻重,这也是不久前结束的美国肿瘤相关年会上,专家们聚焦的热点。其中,一种针对乳腺癌晚期的靶向药Palbociclib备受关注。新研究发现,该药未必适合乳腺癌晚期一线治疗,未来或需要更多生物标记物确认患者的最佳治疗方案。

2023年6月2日∼6日在芝加哥召开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ASCO2023),围绕“通过合作、研究和创新,改善患者生活”这一主题,不同领域的肿瘤专家和机构纷纷发表相关研究结果。

期间,一些专家和机构分享了多个乳腺癌靶向治疗的相关研究。其中,肿瘤学临床研究公司MEDSIR宣布了PALMIRA试验的结果。这项随机2期研究评估了Palbociclib维持联合二线内分泌治疗对激素受体阳性、HER2阴性(H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Palbociclib(哌柏西利胶囊)最初是由辉瑞制药研发的全球首款CDK4/6抑制剂新药,于2015年批准上市,与芳香化酶抑制剂联合使用,用于治疗激素受体(HR)阳性、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阴性的晚期乳腺癌。激素受体阳性、HER2阴性患者占乳腺癌患者的比例约为70%。

大多数治疗指南建议在激素受体阳性、HER2阴性晚期乳腺癌的一线治疗中首先使用Palbociclib,尽管这种用药延长了治疗时间,而且存在长期毒副作用,并大大增加治疗成本。这是因为过去有数项试验都表明,Palbociclib联合内分泌治疗可改善无进展生存期(Progression Free Survival, PFS)和总生存期(OS)。然而,单独的内分泌药物治疗后也可达到同样效果,许多患者仅通过一线内分泌治疗,病情就可以得到持久缓和。

PALMIRA试验共有来自6个欧洲国家的198名H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参与,试验结果表明,与单独使用二线内分泌治疗相比,Palbociclib维持治疗并未显着改善无进展生存期(该研究的主要终点)。

也有其它试验得出了类似的结论。由此,专家认为,需要重新考虑针对该类乳腺癌晚期的靶向药物Palbociclib(CDK4/6抑制剂)是否作为一线药物的选择。

“SONIA研究的结果表明,需要重新思考当前的CDK4/6一线疗法的范例。”阿姆斯特丹荷兰癌症研究所的医学博士加布·桑克(Gabe S.Sonke)在年会上说。他主导的SONIA研究也发现,CDK4/6抑制剂联合内分泌治疗与二线治疗进展时间或总生存期方面没有显着差异。

如何判断癌症患者适合哪种药物?

虽然试验结果相对消极,但专家认为,“生物标志物测试是识别这些患者并为他们优化未来最佳治疗方案的方法”。

目前,乳腺癌已经成为全球发病率最高的恶性肿瘤,很多靶向药具有较好的疗效,以至于乳腺癌在医生眼中成了“慢性病”,恰当治疗后可与患者长期共存。除了传统手术、化疗之外,新的靶向药物的研发可谓功不可没。

不过,有些药物在延长生存期的同时,会产生不同程度的副作用,面临复发,以及令患者治疗成本增加,因此治疗乳腺癌的挑战,是延缓药物严重副作用出现的时间,以及预防复发。为了更好地制定符合不同患者的治疗方案,肿瘤专家们也在强调精准治疗中使用的一个有力工具,那就是生物标记物的应用。

在谈到PALMIRA试验以及药物对不同患者的应用效果时,俄亥俄州立大学综合癌症中心医学博士丹尼尔斯托弗(Daniel Stover)在会议中表示,“识别这些患者(是否适合某种药物)可能需要应用现有的生物标志物、开发新的生物标志物,甚至是生物标志物的组合。”

对乳腺癌而言,常用于检测的生物标记物包括:雌激素受体(ER)和孕激素受体(PR),人类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BRCA1、BRCA2和PIK3CA等。

身处纷乱之世,心存健康之道,就看健康1+1

责任编辑:李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