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刘禹锡与《传信方》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众所周知刘禹锡是唐代中期杰出的文学家、哲学家,但他还是一位通晓医药的大师,这恐怕知道的人就不多了。

刘禹锡(772年~842年),字梦得,洛阳人。贞元九年(793年)进士,因和柳宗元参与王叔文反对宦官和藩镇割据事件,事败被贬,后任太子宾客,世称刘宾客。其诗优美清新,富有民歌特色,善用比兴寄托政治内容。对医学颇有研究,曾集平素所得并经观察实践之方药,编著为《传信方》两卷,流传甚广,后佚,今有辑录之《传信方集释》本。《传信方》,在当时不仅在国内受到普遍重视,而且在国外广泛流传,如日本的《医心方》、朝鲜的《东医宝鉴》,都收录了《传信方》中许多行之有效的方剂。

刘禹锡在他的医着《传信方》的《鉴药》一文中指出:“苟循往以御变,眯于节宜,奚独吾侪小人理身之弊而已。”意思是说如果因循守旧,不分清药物性能与病症是否相符合而乱投药,不仅会对人的机体健康不利,同样在治国方面也是行不通的。在治疗上,他主张博采众方,不断创新,针对具体病症灵活运用,“医拯道贵广。”

刘禹锡还注重临床实践,深入群众,拜能者为师,大胆采用民间验方。例如用芦荟治疗湿癣,是他少年时代从楚州卖药摊上学到的。《传信方》云:“予少年曾患癣,初在颈项间,后延上左耳,遂成湿疮浸淫。用斑蝥、狗胆、桃根诸药,徒令蛰,其疮转盛。

偶于楚州,卖药人教用芦荟一两,炙甘草半两,研末,先以温浆水洗癣,拭净敷之,立干便瘥,真神奇也。”又如用大蓝汁加雄黄、麝香治疗蜘蛛咬伤,也是从民间医生传授获得。《传信方》曰:“取大蓝汁一碗,入雄黄、麝香二物少许,以点咬处,仍细服其汁也,神异之极也。张荐员外在剑南为张延赏判官,忽被斑蛛蛛咬项上,一宿,咬处有二道赤色,细如箸,绕项上,从胸前下至心。经两宿,头面肿痛,几至不救。张公出钱五百千,并荐家财又数百千,募能疗者。忽一人应召,云可治。张公甚不信之,欲验其方。其人云:不惜方,但疗人性命尔。遂取大蓝汁一碗,以蜘蛛投之,至汁而死。又取蓝汁加麝香、雄黄,更以一蛛投入,遂化为水。张公因甚异之,遂令点于咬处,历日悉平,作小疮而愈。”

刘禹锡还强调“一物足了病者”之单验方治病,重视群众防治疾病的经验,他的《传信方》搜集方剂几十个,大多来源于民间验方,或者是经过亲身检验的常用良方。刘禹锡善于总结前人经验良方,把他们的良方“亦记其事”后,又亲自用于临床验证。《唐太宗实录》云:“贞观中,上以气痢久未瘥,服名医药不应,因诏访求其方。有卫士进黄牛乳煎荜拨方,御用有效。”刘禹锡《传信方》亦记其事云:“后累试于虚冷者必效。”

文章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