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鐵鏈“囚”瘋兒10年 竟搬出與兒媳單過

標籤: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6月5日訊】沒有床﹐沒有椅子﹐一名蓬頭垢面﹑目光獃滯的男子蜷曲在一張草蓆上﹐穿牆而過的鐵鏈牢牢地鎖住了他的腳﹐使他動彈不得﹐滿屋子散髮出令人作嘔的臭味……這不是電視劇中舊時牢獄的場景﹐而是昨日記者在蘇州相城區太平鎮西村看到的觸目驚心的一幕。

  村民抖出離奇事

  新華網6月4日報道﹐昨日上午﹐一村民致電本報﹐反映相城區太平鎮西村的村民小寶榮十年來過着非人的生活﹐他精神失常後﹐被他父親魏某鎖在老宅內。可憐的小寶榮三九天沒有一條好被子﹐在亂稻草中度過漫長冬天﹔三伏天汗流浹背﹐還要遭受蚊蟲的肆虐。為防止他逃脫﹐魏某還在他腳上戴了一根鐵鏈﹐一鎖就是十年。和“小寶榮”相依為命的是他的母親﹐還有他80歲的奶奶。而他的父親魏某卻在前幾年帶了“小寶榮”的妻子和一雙兒女住進了相距老宅數百米的村邊公路的新樓內。樓下還開了一家煙雜店。對公媳不同尋常的關係村民們有眾多的猜測和傳言。

  可憐的母子

  據“小寶榮”母親講﹐“小寶榮”原來是做裁縫的﹐今年37歲﹐在他25歲左右時結的婚﹐妻子是東頭一個村的﹐比“小寶榮”大兩歲。“小寶榮”大約在27歲時﹐精神開始有點失常﹐後來裁縫也做不成了。也送他到醫院看過﹐沒有治好。發病的頭幾年﹐他父親沒有搬出老宅﹐他父親就把他用鏈條鎖起來﹐先前關在屋外的破房子裡﹐當時還是二三月份天還很冷﹐後來又開始關在樓下一間小屋內﹐用鏈條拴住﹐她要給兒子送飯﹐他父親還不允許。前兩年魏某和兒媳搬出去後﹐就基本上不回家﹐回家也是看他老娘﹐從不問問他們母子﹐也不去看望兒子﹐“他父親把我們拋棄了﹗”說到這裡﹐她又開始哇哇大哭。

  與“瘋子”面對面

  見記者推門進來﹐“小寶榮”顯得十分驚奇﹐眼睛開始放光﹐嘴裡不停地講着一些讓人聽不懂的話。見記者給他拍照﹐“小寶榮”顯得十分高興﹐一會兒臉上堆滿笑容﹐拍照時還不時擺出幾個動作。記者看到“小寶榮”身上披了一條軍綠色的破毯子﹐毯子的邊上已經被他撕下了很多塊塊﹐還把撕下的一小條毯子布系在脖子上﹐做成圍巾。右腳被一根鐵鏈死死拴住﹐使他只能在左右和向前跨出一步﹐或趴在地上左右爬行。記者發現“小寶榮”坐的草蓆尿了一大片﹐褲子也是濕乎乎的﹐身上發出難聞的氣味﹐他母親在一旁告訴記者﹐她每天只給他吃兩頓﹐多吃了拉屎拉得滿地都是﹐忙得整天跟着他轉轉﹐有時他很聽話﹐精神很正常﹐為多吃點還會討饒。

  村上有眾多說法

  記者走出“小寶榮”家時﹐遇上了幾個村民﹐有的還是“小寶榮”的長輩親戚﹐他們對“小寶榮”也是十分同情﹐一村民說﹐“小寶榮”變成今天這個樣子﹐主要還是沒錢給他看病。他的一個親戚說﹕“小寶榮的病家裡人給他看過﹐沒有看好﹐他的父親前幾年在村裡做電工﹐收入還可以﹐現在沒有錢了﹐也顧不上他們了。”“小寶榮的父親撇下老伴和生病的兒子不管﹐而帶着兒媳婦去開店﹐應該受到譴責。”一位村民氣憤地告訴記者。

  西村唐支書向記者表示﹐這是他們家庭的事﹐村委會作為集體不好表態﹐並說他剛接任村支書一個星期﹐有些情況不清楚。

  律師﹕這是違法行為

  蘇州合展兆豐律師事務所的朱律師認為﹐作為一個精神病患者﹐只要他的行為不足以危害公共利益和公共安全﹐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限制他的人身自由﹐公民依法享有人身自由的權利。“小寶榮”的家人將他鏈條加身絕對是違法的。朱律師表示﹐當地公安和民政部門對此應該予以關注。(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女儿痛哭神秘女旁听-深圳海關關長再受審
授精女嬰長大尋生父 「一半遺傳是個謎」
李克勤為新碟拍MTV扮守門員
心靈之窗:壞脾氣與釘子的故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