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中共清零政策被迫鬆動 甩鍋地方當局

人氣 3851

【大紀元2022年11月11日訊】11月1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新一屆常務委員會召開會議,聽取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防控工作匯報,研究部署進一步優化防控工作的二十條措施。習近平做了講話。這是繼3月和5月之後,在政治局會議上第三次專程討論疫情防控問題。

根據報導,會議在找了一大堆所謂的不能放開的理由外,稱仍要堅定不移落實「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總策略,堅定不移貫徹「動態清零」總方針。業已再度掌控大權的習近平繼續堅持「動態清零」並不令人意外,因為做這個決定的正是習本人。習在今年幾次政治局會議和公開場合都要求堅持這一政策。

如今年3月17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的關於分析疫情的會議上,習表示要堅持「動態清零,儘快遏制疫情擴散蔓延勢頭」。5月5日,習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上發表講話,再次強調「動態清零」毫不動搖,並「堅決同一切歪曲、懷疑、否定防疫方針政策的言行作鬥爭」。6月8日,習在四川考察時特別提到「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要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

此次在基本由「習家軍」組成的政治局會議上,應該沒有人反對習的「清零」政策,因此也就不需要「鬥爭」了。那麼,此次會議在「動態清零」方針下,疫情防控是更嚴了,還是有所鬆動?筆者的解讀是有限的鬆動,而這極有可能是為形勢所迫。

近期各地不斷傳出封控下跳樓、被延誤送醫致死的慘劇,傳出無法忍受的富士康員工和多地老百姓的衝卡,傳出網上大量的痛批封控政策而導致有家難歸、無錢養家的言論,以及經濟蕭條下,地方財政難以為繼,甚至無法支付核酸檢測費用而要求自費等,都在預示著整個社會已經處於一個崩潰的臨界點,中南海高層再不有所調整,再繼續測試老百姓的忍耐力,很可能會反噬自己。因此,新的政治局會議在掛著「動態清零」不變的大帽子下,進行了些許的調整,以給老百姓喘口氣的時間。

首先,在談及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的關係時,本次會議冠冕堂皇地說要「最大程度保護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最大限度減少疫情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影響」,不再提算什麼政治帳。

而在今年7月28日的政治局會議上,在談及兩者關係時,習稱「要綜合看、系統看、長遠看,特別是要從政治上看、算政治帳」,潛台詞是疫情防控首要是政治問題,至於人民的生命安全和經濟社會發展統統不是最重要的考慮。這樣的改變只能是形勢使然。

其次,提出了具體的優化調整防控措施,即「在隔離轉運、核酸檢測、人員流動、醫療服務、疫苗接種、服務保障企業和校園等疫情防控、滯留人員疏解等方面採取更為精準的舉措。要大力推進疫苗、藥物研發,提高疫苗、藥物有效性和針對性」。雖然具體的二十條措施官方沒有公布,但應該都是圍繞上述方面的具體規定。

近幾日,北京疫情再起,據說北京的封控措施較以往有了一些變化,如一個小區出現了一例疑似或密接之人,不再封控整個小區和整個樓,而是封控單元門,居家觀察,三天兩檢後沒有問題就解封。這或許就與北京高層被迫鬆動疫情防控有關。

或許,不久後公布的二十條新防控措施可能在隔離天數、核酸檢測要求、對風險地區劃分和密接次密接判斷等方面,有更為詳細的要求。這或許可以指導地方政府不再亂作為和層層加碼。

第三,將矛頭指向地方當局的不當措施,暗示問題不在「動態清零」方針,而是各地政府問題。換言之,習沒有錯,是地方念錯了經。

報導指「必要的防疫舉措不能放鬆,既要反對不負責任的態度,又要反對和克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糾正『層層加碼』、『一刀切』等做法」。要求各地主官將「思想和行動統一到黨中央決策部署上來」,「打贏常態化疫情防控攻堅戰」。

而就在這次政治局會議前的11月7日,習近平嫡系、剛剛進入政治局的浙江省委書記袁家軍旗下的浙江省委宣傳部官方微信公眾號「浙江宣傳」發文《「層層加碼」與「動態清零」完全相悖》,其口吻完全不是地方政府所常有的,而儼然是一副代言北京的架勢。文章在為習撇清「罪責」的同時,將黑鍋甩給了地方當局。

文章稱,「動態清零」和「層層加碼」勢不兩立,要想「動態清零」可持續,就必須嚴肅、徹底、重拳清理「層層加碼」。「層層加碼」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是極端負責,實際上卻是缺乏擔當的體現,是懶政怠政的表現,既沒有把中央的政策吃透做好,也沒有把群眾的切身利益放在心上。

那麼,哪些是「層層加碼」呢?文章列舉稱,「如隔離場所收費,隨意以靜默、封城代替管控,用賦碼、彈窗的形式限制人員出行等做法,既缺乏嚴謹的科學依據,提高了全社會的防疫成本,又嚴重干擾了人民群眾的正常生活、工作秩序,一定程度上破壞了『動態清零』大局。」

問題是為何地方一直「層層加碼」直至今天北京高層才注意到呢?除了涉及中共高層博弈,恐怕也是高層為了備戰測試民眾的忍耐力而默許地方的吧?因此,這個鍋地方當局似乎背得有點冤枉。

要知道,此前,李克強已幾次要求地方禁止「層層加碼」,反對「一刀切」。但國務院疾控中心和各地主官卻根本不聽其命令,反而變本加厲,只為徹底「清零」,討得習的歡心,避免丟掉烏紗帽。似乎在官場有個不成文的做法,那就是誰「動態清零」做得狠,誰更能體現對最高層的忠心。將上海防疫搞得亂七八糟的書記李強,在二十大卻進入政治局常委,就是一個很典型的負面榜樣。

如今,面對著越來越無法控制的局面,越來越無法忍受的百姓,越來越糟糕的社會氛圍,習當局不得不稍微鬆綁,以減少民怨和政權可能迎來的危機,並將造成民怨的鍋甩給地方當局,這可真是一石二鳥。只是被冤枉的地方當局會按照習當局的要求去做嗎?無所適從的地方官員是不是也會背後腹誹、躺平,甚至加入埋葬中共的行列?而那些已經被極端封控折騰了兩三年的老百姓會被糊弄嗎?一旦他們發現人身依舊被限制,生活依舊無自由、無法維持,他們還能忍多久呢?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周曉輝:五月中要清零 上海向習表忠層層加碼
黨媒喊堅持「動態清零」,網民諷「一百年不動搖」
中共通報多地防疫層層加碼 鄭州封城代替管控
北京重申動態清零不動搖 推責稱地方防疫過度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