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一丁:從「兩會」運作看中共特色假民主

人氣 3115

【大紀元2023年03月03日訊】中共口中一貫標榜的所謂中國特色的民主制度,其實是中共特色的假民主。這是一個在過去不存在,在未來也不可能產生的民主。

中共「民主」的兩大包裝點綴,就是每年3月在北京召開的兩會,即政協和人大。這兩會,在不明真相的西方人和被洗腦的中國人眼中,類似於英國的上下兩院,或美國的參眾兩院。但在了解中共體制的人眼中,這兩會的作用僅僅是:政協鼓掌,人大舉手。一個為中共的執政鼓掌叫好,另一個為中共的提案舉手通過。

如果將中共的兩會操作與美國的兩院運作擺在一起做一個比較,就不難看出真假民主的區別。

從麥卡錫的艱難當選看美國兩院民主

今年1月7日,美國的第118屆國會在艱難的15輪投票之後,終於選出麥卡錫為本屆國會的發言人。據歷史記載,這次選舉是過去167年裡美國國會發言人選舉周期最長的一次。上次發生類似的狀況是在1855年。當時,美國國會經過無比艱難的133輪投票,選舉從1855年的12月一直持續到1856年的2月,才終於選出了那一屆的國會發言人。

另一個有意思的事情是,這次在前14輪投票中造成麥卡錫無法當選的原因,是他在共和黨黨內的同僚投了他的反對票。

1月7日,美國的第118屆國會在艱難的15輪投票之後,終於選出麥卡錫為本屆國會的發言人。圖為1月4日,選舉未能選出發言人。國會內的麥卡錫與同事交談。(Olivier Douliery / AFP)

美國的國會眾議院總共有435個席位,當選國會議長需要獲得過半數的支持。也就是說,麥卡錫需要得到218位國會議員的贊成票。在去年11月的美國中期選舉中,共和黨獲得了占多數的222個席位,民主黨占少數,有212個席位,另有一席付缺。所以,此屆的國會發言人當然是由作為多數黨的共和黨人擔任。任何共和黨的候選人只要在本黨的222個眾議員中獲得218票的支持,即可當選。

在此次選舉中,共和與民主兩黨各只有一位候選人,共和黨人只要將自己的票都投給本黨的候選人即可。但偏偏事出蹊蹺,共和黨中有20位議員就是沒支持本黨的候選人,造成在第一輪投票中麥卡錫只得到了202票。之後的14輪投票中麥卡錫經過艱苦的談判,一輪又一輪地與不支持他的黨內同僚談判,才終於在第15輪投票中獲選。

雖然在外界看來,共和黨的黨內同室操戈,內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左派媒體更是競相報導,看共和黨的笑話。但這卻恰恰是民主政治恰到好處的真實體現。

那些不支持麥卡錫的共和黨人之所以不投他的票,是因為他們認為麥卡錫的立場不夠保守,擔心他在許多議題上搞中間路線,與民主黨的左派們和稀泥,使得這些保守選區所選出的議員們最後無法向自己選區內的選民們交代。

或者說,這部分的議員們寧願犧牲本黨的公眾形象,也要保證自己所代表選區的選民意願。如果讓中共來評價這些議員,那麼這些議員都是些不聽黨的話,沒有將黨的利益擺在第一位的缺乏「黨性原則」的人。

中共政協的運作

北京的所謂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政協)讓很多不明真相的人——特別是老外——以為:這個機構相當於美國的參院或英國的上院。這就完全是被中共忽悠了。

政協不是立法機構,甚至不屬於國家機構。按照中共對它的定義,它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下的統一戰線組織。用中共的話說:它是「中國特色協商民主的主要載體和實踐形式」。

政協的主要成員來自中國共產黨和中國的8個民主黨派,另外還有不同少數民族的代表和一些社會各界的名人。

這裡需要弄清的一個重要概念是:中國的8個民主黨派不是反對黨,也不是在野黨。它們是輔助中共執政的執政黨,是向中共提建議,吹吹枕邊風的枕邊黨。僅此而已。這就是為什麼在中國,合法的民主黨派永遠都只有8個,一個不多,一個也不會少。

換句話說,中國的8個民主黨派都是中國共產黨的周邊群眾組織,它們既不參與中國的政府行政機構,也不介入任何的立法程式,更不直接擁有治理國家的任何權力。它們雖然有一點向中共提建議的權利,但它們所做的更多的則是說服中國社會的不同階層去服從中共的領導。當然,作為回報,中共也會讓這些黨派從中共的碗裡分一勺羹。

政協的組成,一般是中共黨員占約40%,8個民主黨派合起來占約30%,另外各界的所謂愛國人士占約30%。當然,中國的這8個民主黨派,按中共說法也叫愛國黨派。在中共的體制下,愛國就是愛黨的代名詞。所以政協其實就是一個以中共為主導的由效忠和服從中共的人所組成的群眾組織,只起到點綴和裝飾的作用,也可以稱為花瓶組織。

中共人大的運作

與政協相比,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人大)至少在名義上算是正式的立法機構了。然而可惜,卻是個業餘的機構。而且,是一個業餘代表中共黨利益的機構。

之所以稱其為業餘,是因為人大的代表們除了少數的主席、副主席和常委們,剩下的絕大多數都是業餘人員,都要靠自己的職業和工作養活自己。

有人可能會問:難道說,這些人大代表都是「志願人員」?答案:是,也不是。

按照中國的人大代表法,人大代表是兼職工作。同時,據官方統計資料,現任(第13屆)人大代表中,中共黨員的比例高達73%。由此,人大代表們在拿誰的錢,幹誰的活兒,就一目了然了。說到底,所謂的人大代表們不過是一群每年在開會時臨時湊在一塊兒為中共的提案舉手投贊成票的傀儡。

更有意思的則是,這些人大代表的產生過程。

據中國人大代表法規定,任何中國公民,除非因犯罪被剝奪了政治權力,否則都有參選人大代表的資格。而且參選的條件也很簡單:要麼獲得任何政黨或團體的推薦成為黨團候選人,要麼獲得10位以上選民的推薦成為獨立候選人。

問題是,在中共的體制之下,所有聽起來好像很簡單的事情,尤其是與政治相關的事情,都不會像聽起來那麼簡單。

2021年11月,北京709案維權律師家屬王峭嶺、李文足以及維權人士野靖環等14位人大代表候選人一致以人身安全為理由宣布退選。他們當中,有的因參選而被國安部門約談,有的被當局強制送到外地「旅遊」,有的因為房東受到當局威脅停止租賃而不得不搬家,有的甚至被剝奪了人身自由。而造成他們人身安全受到當局威脅的原因則都一樣:他們是參選人大代表的中國維權人士。

一句話,在中國,參與政治是中共的特權,為中共唱讚歌是官方所允許的參與政治的唯一途徑。參與政治的人只有為中共說話的權利,沒有批評或反對中共的權利。

總之,將西方國家的議會制度與中共的擺在一起,就不難看出兩者之間的根本區別:西方的議會代表們拿納稅人的錢,替納稅人說話,他們所代表的是真正的民意。西方的議會在職能上是真正的立法機構,而中共的兩會則只不過是兩部為中共說話的機器。中共兩會代表們所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給中共背書,或為中共叫好。在中國,只有中共的一言堂獨裁權力,沒有民眾的民主自由。

——轉載自《新紀元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楚一丁:擋在習近平左進路上的人群
楚一丁:中共失算 將中美關係推向冰點
楚一丁:中國人不該只在當牛或當雞之間做選擇
楚一丁:用基本人道 對比中西方的抗疫政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