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炸彈 工代會響工會獨立聲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10月28日訊】九月下旬,中華全國總工會召開了第十四次代表大會,與會代表提出了二千多條意見集中指向工會的地位和工人的權利。有的代表很形象地形容本次大會是顆遲來的計時炸彈。

九月下旬,大陸的全國工會第十四次代表大會,在北京召開了。會上,各地區、各部門的工會代表,共提出了二千二百八十三條意見,向中央政治局、國務院提交了四十多代表連署的意見書。意見都集中於工會地位和會員權利等方面。

有的工會代表很形象地指稱:今屆工會代表大會,是顆遲來的計時炸彈,終於爆發了。

中共官方對本屆大會的要求

中共中央已經意識到職工問題的嚴重性,因此強調要求與會代表要把工會當前存在的要害問題和實質問題,都講出來、提出來;要把社會上職工的呼聲、訴求各種意見都提出來;要就工會組織、工會架構和工會職責,根據國情,把出改革和修訂的建議;要就工會組織在國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和權利,提出如何保障的方案。

「工人有權自由組織獨立工會」

以下是部分有代表性的意見:

工會會員有權自由選舉能代表職工利益的工會領導成員;工會組織應具有獨立自主性,應該維護職工合法權益,為職工爭取更多權益;各行業職工,有權成立獨立的工會,而不是由共產黨組織或行政部門指定;要保障各行業職工自由結社,成立工會組織,行使憲法賦予職工的權利;失業、下崗職工有權成立工會,為憲法賦予公民的政治權利而鬥爭;職工工會有權利也有義務,為維護職工權益,和企業領導或地方政府進行談判;在三資企業,職工有權成立獨立工會組織,並受到法律保障和行政當局的支持(據大會上公開的資料:大陸外資企業、合資企業中,已成立工會組織的,僅為百分之二點五、百分之八點八;在私有企業中,已成立工會組織,也僅為百分之七點五,而工會組織的負責人多由老闆指定)……。

社會上最具威力的計時炸彈

工會代表在會上指出:當前,社會上最具威力的計時炸彈,是廣大職工在政治上、經濟上、社會上的權利始終處於最低層,始終受到壓抑,始終不能得到基本保障。

四川、湖北、遼寧等省的工會代表說:當工會組織不能維護和伸張本地區、本企業職工的生存權和基本政治權利時,這樣工會不是已淪為壓迫、剝削職工的幫兇了嗎?這樣的工會又如何有職工基礎,又如何發揮工會組織的作用?

遼寧、陝西、山西、江西等省的工會代表指出:工會組織日趨沒落,喪失基礎,是和經濟體制改革脫節分不開的,是和政治體制改革停滯分不開的,又指:二十多年的經濟改革,得到最大利益的,是黨政領導層,是有背景的、以幹部家屬子女為主體的新興有產階級。廣大職工階層和新興有產階層及官僚特權階層,在政治上、經濟上、社會上的懸殊和對立,如果不解決,肯定要引發一場新的革命。

工人階級和官僚資產階級的對立

據知,中國社會科學院一名副院長在一份給中央政治局的報告中說:中國政治、社會危機最易爆炸點,是職工階層(包括失業、下崗、強行離職的職工)和官僚特權階層及新興有產階層之間,從對立到對抗,到暴動、起義。並指出:東北、山西、湖北、河南、安徽、湖南等省地方,都已形成並具備中等規模至大規模社會暴動的基礎和環境。

買斷工齡強制退休等措施受質疑

有的工會代表在會上集中就國企買斷工齡,強迫職工脫離企業,行政命令職工下崗,強制職工提前退休,威逼職工入股,以各種藉口解僱職工,拖欠職工薪金等舉措,提出質問:憑國家哪一條法、哪一條規來實施的?

中央政治局委員、中華全國總工會主席王兆國,在東北組回答工會代表質詢時說:我也找不到一條法、一條規則來回答,說心裡話:改革是新問題,職工權益不處理好,政府有責任,政制有問題,國家不會穩定。王兆國還說:職工很講大局,很有忍耐性。如果一些情況發生在美、加、西歐,就會不同了。做領導的要有感受,要從政策、措施上體現出執政為民。王還承認:對此,不少省市的工會幹部以拒絕任職來抗議,甚至有人憤而自殺。

倪志福的沈痛體會

特邀參加會議的老一輩中華全國總工會主席倪志福,在參加分組討論時直言:工會的定位、職責,從五七年後,基本上就埋藏著計時炸彈,一起渡過了四十六年,現在該是拆彈的時機了;否則,這顆計時炸彈爆炸而引發社會震盪、政治危機,將付出的代價是很難承受的。倪還說:本人是有切身、沈痛的體會的。職工工會的基本職責就是維護職工合法權利,事實上在現行政治架構中,這是不現實的。社會進入市場、面對世界的年代,工會的體制改革是刻不容緩的。要體現中國社會主義社會制度的優越性,就必須要體現中國職工、農民在政治、經濟、社會上的合法權益和權利,否則是假的社會主義社會制度,是假的以工農為主題的政權基礎,是冒牌的共產黨執政的國家。

據知,倪志福的講話,在分組會上引起了強烈反響,有的代表當即提出:要求修改工會章程,改革現行工會架構、體制。

尉健行:工會已名存實亡

前政治局常委、前中華全國總工會主席尉健行在會上公開承認,他在任期間,政治上喪失機遇、工作上失職,他說:工會在改革開放年代,始終停滯不前,處於被老框框束縛住的狀況,使工會工作和廣大職工的期待完全脫節。在某種程度上,工會是名存實亡。

尉健行還回憶了工會組織在建國後的歷程,指出,在漫長的時期,工會在歷次政治運動中成了批鬥人的先鋒和主力軍,完全偏離了職工工會的職能和社會地位,這是工會發展史上辛酸、沈痛的一頁。

尉健行強調:工會組織架構和工會章程的修訂、改革,已經到了勢在必行的關鍵時刻。工會組織何去何從,可以是光明、希望,或危機、暴亂兩條道路的抉擇。

編後語: 這種「炸彈」只是警號

「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工人階級的政黨。」

「工會是工人階級的組織。」

幾十年來,這都是天經地義。但是市場的大潮把很多外衣都沖跑了,人與人的關係也明朗了。那個「工人階級政黨」把千百萬工人拋到街頭,而幫助腰纏萬貫的開發商圈地拆房。失業者想在街頭擺個小攤,都要被如狼似虎的「人民政府」官員趕得無處藏身。

「一部份人先富起來」了,這一部份人是什麼人呢?原來主要是工人階級先鋒隊本人和他的子女親眷。

中共愛講階級分析法。如今中國的統治者是什麼階級,共產黨的「三個代表」都代表誰?其實這些問題早已在市場大潮的沖刷下露出本相。

已經淪為社會最底層的工人階級,早已被「工人階級政黨」拋棄了。「工會」早已成為這個黨愚弄和控制工人的御用工具,只是沒有把這層窗戶紙戳穿而已。

如今第十四次工會代表大會的「鳴放」把這張窗戶紙戳破了。

因為這次大會上的意見提得爽快,以前沒敢提的都提出來了,所以有的代表說這是「遲來的計時炸彈爆炸了」。其實這不過是人們把悶在心裡的話說出來而已。這種「爆炸」對統治者沒有什麼殺傷力,反而有好處,因為這是個警號。當政者如果真的聰明,順從民意,改弦更張,切實改革政治體制,真正走向民主,危機就化解了。如果連這種意見都聽不進去,或根本不准人們議論,就像現在國家安全機關那樣,把一切異議人士都投入監獄,封住人們的口,那就是在製造真正的計時炸彈。這種炸彈一旦爆發,就會把壓住它的那個統治機器炸得粉碎。這種可怕的後果,對社會,對當局,都是一場災難。

從中共中央對此次大會的要求來看,他們讓大家把意見都充分擺出來,這是聰明的對策。下一步就看胡溫體制是不是真能順人心辦實事了。

2003年10月動向雜誌(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香港公務員工會代表周一上京訪問並會見港澳辦副主任徐澤
京要港公務員支持23條 港稱中立和支持沒矛盾
李衛平:致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公開信(第十七號)
熱點互動:中國勞工權益與獨立工會運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