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一梟:弱智中國

東海一梟(浙江)

人氣 4
標籤: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5月9日訊】美英倒薩以來,弱智二字与目前的”薩斯”病毒一樣特別流行。對于中央4台那些軍事專家、國際問題專家關于伊拉克戰事的分析,除非是不食人間煙火或從不看中央台的高人,才能不罵出弱智二字來。對于這些弱智專家滔滔不絕的常識性錯誤,已有許多”磚家”深入細致地”砸”過了。

軍事專家、國際問題專家們的弱智,原不自今日始。在美國倒米(米諾舍維奇)、倒奧(奧馬爾)之戰中,他們犯傻顯丑就成家常便飯了。只不過當時他們幼稚愚蠢的表演范圍有限,沒机會象這次上中央台作24小時的展覽而已。弱智的豈僅軍事、國際問題專家而已?當今政經文史哲專家,絕大部分何嘗不是少識缺知寡廉鮮恥之輩?對此,我已為文屢加嘲罵,不贅。故江湖有言:專家一開口,老梟就發笑。

至于有知識的愚民,那更是無時不有、無處不有,遍媒體遍网絡都是。他們一腦袋的醬糊,分不清是非辨不出黑白,不理解民主自由觀念的真諦,不是強辭奪理瞎搗醬糊笑煞醬糊,就是惡形惡狀凶相畢露喊殺喊打。

朱大可先生曾這樣描述弱智的媒體及其工作者:”青年歌手大獎賽的素質考核、財富大考場、公民道德建設知識競賽、足球知識電視大獎賽、网絡科普知識競賽、艾滋病知識競賽等等,各种智力測驗和知識大獎賽多如牛毛。今天,只要打開電視你就會發現,几乎每一個頻道的黃金時段都充斥著弱智的主持人、弱智的嘉賓、弱智的提問和弱智的回答,所有這些都在徹底敗坏著我們的文化胃口”(《繁華聲浪中的文化危机》)。

中國人之所以會如此大規模全方位多層次地愚化傻化弱智化,當然是拜几千年的愚民政策所賜,特別是拜我党半個多世紀來變本加厲的愚民愚官教育、党化奴化教育所賜。欺騙加暴力、愚民加高壓,乃古今中外一切專制統治者最難离的法寶、最拿手的把戲,乃我五千年文明古國源遠流長的國粹。魯迅說過,中國其實只有兩個時代,一個是做不成奴隸的時代,一個是暫時做穩了奴隸的時代。愚民政策是為了欺騙奴隸、培養奴才。對于個別愚弄不了的,就用恐怖壓服、用暴力鎮住!老子曰:”虛其心,實其腹,弱其志,強其骨”、”古之善為道者,非以明民,將以愚之”。孔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商鞅曰:”民不貴學則愚”,又曰:”塞而不開則民渾”。孫子曰:”將軍之事,靜以幽,正以治,能愚士卒之耳目,使之無知”。這些都是古圣賢關于愚民的方法及重要性的教導。不過春秋戰國及此前的統治者還未開化,愚弄起人民來,未免笨頭笨腦缺乏魄力和手段。

到了秦始皇遵從李斯之言焚書坑儒,愚民政策才開始上擋次上規模啦。緊接著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再經程朱理學 “格物致知,正心誠意”、”去人欲,存天理” 一番功夫,愚民事業不斷發揚光大,一直到明清發展到了極致,血腥味四起、文字獄盛行。到了文化大革命,更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集古今中外愚民術之大成,水平之高,文网之嚴,空前絕后,舉世無雙,達到了万馬齊喑的至境。有人把愚民政策概括為兩手:消極的一手是防堵,如焚書坑儒;積極的一手是引導,指定思想于一尊,欽定學術為獨木撟,并誘之以功利,同樣可達到愚民的效果,而且顯得更高明。漢武帝獨尊儒術就是。這一手我党玩得尤其高明,文革中十億人民只剩下一顆腦袋,愚民愚到這种層次,真是可惊可詫可歌可泣成了我中華一絕矣。

統治者在愚民的同時,往往自己也愚化弱智化了,成了愚官、愚君。歷史上淺陋無知、平庸無能的弱智、半弱智的皇帝不在少數,最著名的要數那個”何不食肉糜”的晉惠帝,至于愛听頌歌、怕听真話,則几乎是每一個皇帝的通病,病到極至的,要數野史所載那個中亞古國花刺子模國王了。弱智到居然以為獎勵帶來好消息的信使就能鼓勵好消息的到來,處死帶來坏消息的信使就能根絕坏消息,呵呵。异曲同工的例子是薩達姆政權,撒謊成性,最后自身受謊言誤導,一打而垮。《洛杉磯時報》近有報導,伊拉克的薩達姆薩達姆政權早已与實際戰況脫節,有時似乎還相信新聞部長沙哈夫每天樂觀得令人難以置信的說法,最后竟不知道它已瀕于滅亡,甚至還對不复存在的部隊下達命令。沒有人敢告訴薩達姆和高層領袖坏消息。
現當代中國,愚君愚官的比例大幅度上升。只要看看几十年來我們從內政到外交、從中央到地方种种自欺欺人自誤誤人短視近視的措施方針政策,再看看高台上那些离開了秘書、离開了假大空的講稿就不會說話的袞袞諸公,就一目了然了。舉一個不是笑話的笑話吧:

《中國青年報》3月12日第8版有一篇署名為李克杰的文章《應該出台”警察法”?》,提到擔任政協委員的某省檢察廳副廳長,一名高級司法干部,在”人民网”一個話題討論區里頭振振有詞地說,”從長遠考慮,應該出台’警察法’,讓它与’法官法’、’檢察官法’一起成為執法’三法'”。該文作者嘲諷道,我國的《警察法》早在8年前的199 5年2月28日就已經頒布施行,而我們這位來自法律監督机關的”首長”竟不知有此法!

早在春秋時曹劌先生就指出:食肉者鄙。索爾忍尼琴所說:”當謊言成為准則,謊言自身也被欺騙了”。錢鐘書在其巨著《管錐編》中曾寫道:”文章”以及”明理載道”之事固無不足以自愚愚人。愚民之術亦可使愚民者自愚耳。這是因為,一個人騙人騙久了,不知不覺自己也會當了自已的當。統治者借以愚民的文字語言,久而久之自己也信以為真了,結果自己也變得越來越愚蠢了。同時,許多專家學者和中基層官員,作為最高統治者愚民的工具,他們在愚弄人民的同時,自已也是高層封鎖、愚弄、欺暪的對象。

其次,對于愚弄人民的專制統治者,下級、臣子和民眾往往自覺或不自覺也實施”愚官”、”愚上”、”愚君”政策,從下到上,層層欺暪,村騙鄉,鄉騙縣,一直騙到國務院。對此,不論是各級領導還是最高層領導,不論是反對還是縱容,大都無奈之何,如非某事直接触犯了自身眼前利益,只能默而許之。

許多信息在流通的過程中,本來就容易產生扭曲、變异,不斷損失其真實度精确度。如果再加以帶有強烈傾向性的增減取舍,就會喪失起碼的可信度,在不斷傳播与反饋的過程中,既誤導了別人也誤導了自已。

就這樣,官愚民、民愚官、君愚臣、臣愚君,假話假信息無所不在,到處都是謊言和欺騙。經過不斷的上下互愚、官民互騙,再加上高壓的政策、選劣汰优的机制、殘留的極左思想作崇,各种真實信息被扭曲和封鎖了,人民思想萎縮了人格喪失了,廣大專家、學者、文人、藝人、官員乃至最高領導層全都生活在假話假信息的海洋里,愚昧化弱智化傾向和現象愈來愈嚴重,勇敢智慧的中華民族在愚昧化弱智化的羊腸小道上大步飛奔!

知識者的愚昧化,源于思想、文化的弱智化,這一切的背后,乃是政治的弱智化。文化弱智化的基本標志,如朱大可先生說”是原創力的萎縮与喪失”,政治弱智化的標志,則是知識分子的奴性化工具化和近視眼,是傳統美德的淪喪、獨立人格的陵夷、自由思想的凋落和自主精神的閹割!

倒薩胜利時,中央台那些專家們之所之全都傻眼了,”一直納悶”薩達姆的几拾万大軍那里去了,不明白預料中的巷戰地道戰游擊戰”人民戰爭”怎么沒有發生,不明白薩達姆怎么那么不經打。因為專家們眼中只有”技”(甚至技也不通)沒有道,只著眼軍事而忽略了人心和政治,不了解美國代表了世界最先進的生產關系,不理解美國的政治和軍事思想,不知道民主自由万是當今世界的”大仁”、”大道”和大勢。是專制統治下政治的近視弱智、信息的扭曲遮蔽害了他們。

我在《漫談美國及其它》中說過:”我絕不相信中華民族比美國人民低劣,也不贊同把我們的一切腐敗落后全都歸罪于傳統文化。我認為,是反動野蠻的政治,是逆時而退的治國方針和指導思想,是馬列邪教与傳統文化中最陰暗惡劣的法家的結合所孕育的中國特色的共產專制,擋住了中國前進的道路,拖住了中國發展的后腿,窒息了中華民族的生机、活力和創造力!”

同時,也是這弱智而野蠻的政治,限制了科學、藝術的發展和文化、社會的發展,限制了中華文明的新陳代謝,使人民閉目塞听愚昧無知,使每一個人都成了假話假信息的接受者、傳播者和受害者,從而嬰儿化、奴性化了民族的心靈,弱智化了整個中國。

──原載《議報》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防盧武鉉感染SARS 訪京外長歸來不出席會議
韓國拒絕參與聯合國表決北韓人權狀況
歐盟二十五國首腦聚會雅典
俄總統蒲亭與團結黨民調聲望高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