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淺析人權律師的忍無可忍

人氣 2

【大紀元1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綜合採訪報導)江棋生是二零零一年度暨第十六屆“中國傑出民主人士”、 全美學自聯第三屆“自由精神獎”的得主,他花了十幾年的時間來思考中國如何能走上自由民主之路,幾度入獄仍堅守自己的理念。他曾經下鄉務農,後考上北京航空學院空氣動力學專業,82年獲學士學位,85年獲同專業碩士學位,畢業後在清華大學分校任教。1988考入中國人民大學攻讀科學哲學博士學位,從此走上了他追求民主理念的崎嶇坎坷的不悔之路。

在他研讀哲學博士第二年,遇上89學生運動,當時他擔任「學生對話團」的負責人,參與了89年5月14日與閻明複、李鐵映的對話。六四屠殺之後,他拒絕寫檢查認罪,當局惱羞成怒將其投入秦城監獄關押,17個月後因證據不足被“免予起訴”而獲釋,但是卻被人大勒令退學。打擊沒有使這位熱愛真理的學子退卻,他義無反顧地致力於協助人大哲學系教授丁子霖尋找六四死難者和傷殘者,轉交各界給予難屬們的捐款。他參加爭取人權與民主的各種和平請願簽名活動﹐竭盡全力地幫助政治犯及其家屬,如魏京生、劉念春、童屹、胡石根等,因為這,他遭到數十次傳訊、拘捕。

1999年5月18日,江棋生因撰寫“點燃萬千燭光,共祭六四英魂”的告全國同胞書,公開呼籲平反六四,再次被當局冠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被判四年徒刑,關押在北京市第二監獄。他身陷囹圄,依然渴求真理,並潛心學術研究,將其九年多來系統思考、認真研究的“時間反演”問題,花了二年多時間撰寫成《關於T變換與時間反演》的物理學論文。在獄中,他曾揮筆將“國際歌”改成了公民歌:“是誰刷新了人類世界?是寶貴的公民精神。一切憑良心所驅動,哪能容得柏林牆。最可恨那些冒牌真理,蒙蔽了我們的心靈。一旦把它們掃蕩乾淨,人性的光芒照遍全球。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憲法民主法治就一定要實現。”

出獄後他獲得全美學自聯第三屆“自由精神獎”,並撰寫了《看守所雜記》一書來記錄四年鐵窗生涯裏的所思所想。2005年中國新年前,他的書就將由香港開放雜誌社出版。他被認為是一個有脊樑骨的人,一個認定“自由才是硬道理”的人。他淡然地用“該坐牢時就坐牢”來面對自己的牢獄之災。他也曾經在給兒子的信中寫道:“我不喜歡坐牢,更不喜歡因坐牢而成名。我只想做一個能痛痛快快說出心裏話的中國人,一個不違背自己良心行事的中國人,一個先自由起來的中國人。”

就這樣一個不願違背自己良心行事,只想做一個痛快說出心裏話的中國公民,他是怎樣看待高智晟律師的公開信,為此記者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採訪了他。

高律師的公開信既表現他的法治精神,又表現了他的勇敢精神

江棋生覺得高律師難能可貴。作為一名律師,他在為公民維權的過程中,碰到了這樣的一些違憲違法的事情,比如法院憑上面的精神就拒不受理關於法輪功的案子,這是毫無道理的。他說:“高律師曾經三次寫信給人大常務委員會,結果人家不予理睬,這樣他就第一次公開地把他的想法說出來。我知道這個事情後,就上網簽名聲援他。我有一個看法,對已經走出體制的人,我本人是不太贊成他們再給中共領導人寫什麼信的,一般我也不會簽。但是高律師還在體制之內,那樣勇敢地寫出這樣一封公開信,而且相當在理,既表現了他的法治精神又表現了他的勇敢精神,因此我很快就簽了字。”

高律師忍無可忍之舉可能面臨的境況

江棋生認為,法輪功從1999年開始遭到大規模的迫害和鎮壓,到目前為止還是一個很敏感的問題。高律師在他的公開信中寫得很清楚,他覺得無論什麼事都應該按照憲法和法律來辦,而且憲法和法律也是你們通過的,憑什麼以這個問題特殊、那個問題敏感使法律無法生效,這個事情太欺負人了,也太說不過去了。他說:“應該說高律師也有點忍無可忍,但他對自己的風險也是有過考慮的。最壞的結果是當局很不理性,也對高律師來個不講道理,停止他的律師執業資格,這是我認為高律師可能面臨的最大風險。”

江棋生的另一個估計:“或許當局一時也拿他沒辦法,不至於馬上撕破臉,因為高律師寫了這麼一些很有道理的東西,拿高律師開刀,或許不會。但是高律師本人,我想他是有思想準備的。”

人權律師的仗義執言意義重大

江棋生覺得可以把高律師稱作人權律師。他說:“中國的律師很多,但是真正象高律師這樣以人權為中心、以維權為中心的律師並不多,尤其像他這樣有勇氣的,相當少見。我願意把高律師這樣的人,包括上海的郭國汀律師、北京的莫少平律師、浦志強律師、張思之大律師,他們都是中國為數不多的人權律師,他們這麼做意義是很大的。中國和國外最大的區別,從人權的角度來看,民主國家的人權是有實實在在保障的,而在中國,人權充其量是字面上的,實質上是沒有保障的。那麼象這些具有執業資格的律師,能夠這麼做意義是很重大的,別的人也會受到鼓舞,比如說會有更多的律師能像高律師那樣仗義執言,同時也會有人權記者、人權作家這樣一些中國公民,在各自的領域做出自己的貢獻。”

百姓應該肯定他們 把支持的聲音發出來

江棋生認為:首先百姓應該肯定他們,把支持的聲音發出來。第二,我們自己碰到類似的事情,也應該學學高律師在自己的範圍、行業裏,大膽行使自己的權利向那些違法的人叫叫板。

像李健這樣出於公民的理念和責任感經常出來關注那些權利受到侵犯的人,為他們呼籲呐喊,我把他稱作中國大陸的人權活動人士。除了李健,還有胡佳、俞梅蓀等,都是做得相當不錯的,也是很可貴的。(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聚焦中國】報導出錯 《紐時》怎麼了
美中防長通話 在台灣和南海問題上各說各話
王友群:當今中共最大的罪惡是什麼?
3月大陸樓市仍量價齊跌 「小陽春」未現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