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凉山“格斗孤儿”在哭声中被强行送走

人气 15784

【大纪元2017年08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薛飞综合报导)8月16日,被媒体曝光来自大凉山贫困山区的十多名“格斗孤儿”在一片哭声中被强行带走,其中一个孤儿拒绝按手印,家人手拿印泥强行印到小孩手上,再拿着写好的协议贴在孩子的手指上。

事情的最初是来自大陆某视频网站关于“格斗孤儿”的报导。其中最具争议的一段,指俱乐部的孩子们参加“商业比赛”。一时间,俱乐部利用孩子商演赚钱,剥夺了孩子上学的机会等诸多反馈让当事的恩波格斗俱乐部被顶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引发风头浪尖的“比赛”。(截图)
引发风头浪尖的“比赛”。(截图)

但事情曝光后指向了一个大家不愿看到的结局。

据媒体报导,恩波俱乐部有37名孩子,来自大凉山的有18位。每一个孩子背后都有一段凄惨悲苦的经历。他们的父母或是因为吸毒死亡,或是因为各种原因跑掉,留下他们在贫穷绝望的大山里。

12岁的阿杰,两年前加入俱乐部。5岁的时候爸爸外出打工死亡,妈妈丢下他和姐姐还有刚出生的妹妹改嫁。临走时,姐姐哀求母亲把还在吃奶的妹妹带走,母亲没有带。三个不到十岁的孩子,不但要到地里干活,还要自己做饭,所谓做饭,多数时候就是煮点洋芋。阿杰正也是离别当天哭声最惨,拒绝按手印的一个。

14岁的小吾,彝族,三年前加入恩波格斗。父母早早的离婚,因为交不起学费,他只读过一个星期的书。10岁时母亲因吸毒去世,临终的最后一句话是:“别像妈妈一样吸毒。”而他的父亲也曾经吸毒,据他说现在戒掉了。他不想回去,因为回去就会和那里的人一样,吸毒、偷东西。他不想像他们那样。

据媒体报导,这些孩子来的时候,普遍都营养不良,但在这里,他们至少吃上肉、鸡蛋、牛奶,晚上还有文化课。对于孩子们来讲,这里和家里相比,就是两个世界。他们不想回家。

但经媒体爆光后,俱乐部被调查,每个孩子也被反复询问。这些孩子们的未来,会面临更多的未知困难,面对更加困苦的现实。像他们的父辈一样,在那个毫无希望的土地上,种土豆、吃洋芋、外出打工,甚至偷盗、吸毒。

这件事出来后,恩波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经过这件事,自己以后再也不会再接收大凉山的孩子了。而那位曾经送孩子来的凉山州越西县的村官,在舆论发酵后也被免职了。

这件事再次让大凉山的苦难带入公众的视线。这里不仅贫困,治安差,而且毒品肆虐,爱滋病泛滥。

凉山历来为金三角毒品经云南贩运至四川的重要通道,也是一个种鸦片、贩鸦片、吸鸦片的重要地区。20世纪80年代末,毒品问题在凉山死灰复燃。90年代以来,大凉山腹地的昭觉县、美姑县、布拖县、越西县都是吸毒贩毒的重灾区,其中彝族人口占全县总人口的94%以上。

据报导,在大凉山,成人吸毒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甚至连孩子都从小在吸毒父母的影响下接触毒品,有的在7、8岁的时候就已经熟练地使用注射器吸毒。

毒品相伴而来的就是治安混乱,爱滋病泛滥。据大陆媒体报导,凉山州爱滋人数占四川省发现爱滋总数的50%以上,列四川省第一位。

来自大凉山的“最悲情作文”。(网络)
来自大凉山的“最悲情作文”。(网络)

早在2009年,专家就估计,拥有近200万彝族人口的凉山州实际感染人数不少于2万人。在这些HIV感染者中,彝族占91.54%;15岁到40岁的青壮年占96.52%。在凉山州,90%的孤儿的父母死于由吸毒感染的爱滋病及其相关疾病。

据当地民政部门2012年的统计,凉山有7000人左右的双亲死亡孤儿,失去父母抚养的孩子达到了2.5万人。

“格斗孤儿”事情爆光后,有中国网民质问:“当地政府可以撤销了吧,政府在不在没有区别,要政府有啥用? ”

时事评论员夏小强表示,这个新闻反映出当今中国社会最真实的现状。首先,这些贫困山区的孩子面临着生存困境,本来应该由政府的救济系统来解决,但是,中共统治下的各级政府完全失职,这些孩子无法从正常渠道得到应该得到的帮助。

其次,当民众自发自救寻找出路解决生存问题之后,中共严控下的媒体,并没有真正的新闻自由,因为无法碰触政治和重大社会问题,只能够报导类似“格斗孤儿”这类的新闻。而这些新闻见报之后,涉及到的相关政府部门因为怕承担上级追责,又开始有所作为,强行驱赶这些孩子,这也等于断绝了这些孩子的自救之路。

在大量的类似案例中,政府往往从“不作为”到“作为”,有时甚至“违法作为”,这反映出中共官场中,官员们只对自己的官位负责、不为民众负责以及中国社会的一片乱象的现实。#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四川马边彝族人遭警察酒后持枪射伤
贫困县缺鞋学童的上学梦:想要一双新鞋
国殇日四川4次地震  约百间民房倒塌
中国最穷困人口:人畜同住 1年吃3次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