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纪元专栏】疫苗强制背后:道德恐慌对公民自由的蔑视

作者:彼得·斯托克兰(Peter Stockland)/李平翻译

图为2021年10月26日,在温哥华,球迷在进入罗渣士体育馆观看温哥华加人队(Vancouver Canucks)与明尼苏达野生队(Minnesota Wild)的冰球比赛前展示他的疫苗护照。(Darryl Dyck/加通社)
人气: 32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1年11月05日讯】在COVID-19疫情恐慌下,各国政府强制疫苗政策愈演愈烈,一场健康危机日益演变成道德恐慌和绑架,风向也从最初不断强调疫苗神奇功效,日益演变成为了强制服从。

强制疫苗政策,打着为他人健康的口号,搞的是社会服从和从众主义。这种环境下,谈个人在打疫苗上的自主选择权,简直是天方夜谭。其凶狠和不由分说性,和宗教上的唯恐避之而不及差不多。

所谓的威胁在哪里?

有人指出,强制疫苗违反《加拿大自由与权利宪章》,碰到的却只是胡搅蛮缠,看不到任何以理服人的做法或正当依据,只有歇斯底里的狂燥和居高临下的蔑视。有人提醒疫苗强制恐威胁公民自由,即使当事人已完全接种,也被视作异类被排斥。

高调鼓吹疫苗强制的人中,最典型的是《环球邮报》专栏作家伊比逊(John Ibbitson)。伊比逊在大选后的一篇文章中称,不打疫苗是对他人尤其是儿童构成威胁,疫苗政策太宽容,等于白做,所有新当选保守党议员必须打疫苗,否则得立即辞职。

伊比逊这么做,比要求禁止没打疫苗的议员出入国会大厦的魁人政团还过分。问题是,这些人口中所谓的威胁,只是他们随口一说,完全缺乏科学依据。

伊比逊对拒打疫苗人群这种不由分说、一棍子打死的做法,只是当今社会主导政治、公众和媒体鼓噪声中的一个鼓噪声而已。伊比逊曾说,打不打疫苗的确是个人自由,但那又能怎么样呢!一句“那又能怎样”,是其对他人对个人自由捍卫的不屑一顾。

公民自由成空谈

伊比逊这类人的做法,强制所有人打疫苗,已经构成一种道德恐慌和绑架。发起和推动这种道德恐慌的人,是毫无理智的恐慌,认为只有打疫苗所有人才安全,不打疫苗就威胁到打了疫苗的人。

如果说打疫苗能起保护作用,不打疫苗就是没有保护,随着打疫苗的人越来越多,有疫苗保护的人就越来越多,过了保护门槛值时,没保护的怎么就威胁到已经有保护的人?因相信疫苗功效而打了疫苗的人,不理解拒打疫苗人群的想法,也没义务非得理解,后者也没义务让前者理解他们的决定是个人自由。

问题是,这场辩论最起码得做到公平,尤其是在当前这场公共健康危机中,最起码讨论一下打疫苗是否是个人自由。现实却根本不是这么回事,最初这些人一再保证不会侵犯个人自由搞强制疫苗或疫苗护照,突然一下子翻脸,用法律、最后通牒令和威胁小百姓个人生计等各种方式,全方位逼人就范。自由,管它呢?

但凡有点头脑的人,在目击过去短短几个月这种前后翻脸式的做法后就会发现,发生这种荒唐事的背后,一是各级政府在操控政治权力,二是个人恐慌演变成纯粹的公众道德恐慌。

对于未来,如有上天眷顾加上幸运,随着疫情逐渐退化成一种流感,大众恐慌随之消退,公民自由有望会重建和恢复。最坏的结局是,所有人都被强制打上疫苗,自由将彻底沦为一种“管它呢”的可有可无的东西。

 

作者简介: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彼得·斯托克兰(Peter Stockland)是《蒙特利尔公报》(Montreal Gazette)前主编,也是智库卡德斯(Cardus)赞助的《Convivium》杂志的联合创始人;他还是渥太华Acacia法律集团的战略沟通负责人。

原文Vaccine Mandates: How “Moral Panic” Has Diminished Our Civil Liberties刊载于英文大纪元。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文芳

2021年10月26日,在温哥华,球迷在进入罗渣士体育馆观看温哥华加人队(Vancouver Canucks)与明尼苏达野生队(Minnesota Wild)的冰球比赛前展示他的疫苗护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