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通桥事件一周年 各界谈民众觉醒

人气 4554

【大纪元2023年10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圆明采访报导)四通桥事件一周年,当事人彭载舟仍下落不明,其家人被24小时监控。外界评论认为,四通桥事件是标志性事件,民众在强权高压下战胜恐惧,出奇致胜,这是中共最害怕的。

四通桥位于北京中关村科技园区和中国人民大学附近。2022年10月13日,孤勇者彭载舟(彭立发)在这个北京闹市区的立交桥上挂出横幅:“不要核酸要吃饭 不要文革要改革 不要封控要自由 不要领袖要选票 不要谎言要尊严 不做奴才做公民”。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四通桥事件震惊世界。一年来,经志愿者多方寻找,彭载舟仍下落不明。大纪元获悉,志愿者找到了彭载舟的亲友,但是家属中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关在哪里,家人没有收到任何法律文书。甚至他的亲友也被管控噤声。

彭载舟家人被严控

恶人榜发起人林生亮告诉大纪元记者,“我们的团队在一年当中从来没有放弃过,但不为人所知。因为出于保护一些志愿者,有些劲爆的消息不能说出来。”

林生亮表示,作为一个关心和敬佩四通桥勇士的志愿者,他在寻找彭载舟的过程当中得到了太多人的帮助,不单是海内外,还有在体制内、体制外的人给予了各种各样的帮助。

他说,“四通桥事件在整个反抗中共暴政的历史长河当中,它的历史意义是非常重要的。他(彭载舟)也是第一个以一己之力改变了整个中国封控的历史(的人)。一个人的壮举,英勇的被捕,导致了中国人民的全民觉醒。”

林生亮认为,这种觉醒远远超过1989年的大学生运动,那是一种改良。但是四通桥事件事件的出现,让整个全民觉醒之后付诸了行动,第一次在街头上喊出打倒共产党,这鼓舞了太多人。

白纸革命的前身就是四通桥事件。所以从整个事件发生的节点来看,我们应该永远要记住彭载舟,他对中国人民追求自由、民主、人权所做出的贡献,如果有机会我希望他能够得到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他说。

 

拆墙运动负责人刘栋玲也参与了寻找四通桥勇士。她向记者介绍,义工通过技术收集信息,找到彭载舟家人的联系方式,她们不断尝试去联系。

“彭载舟的妻子韩洋的手机被公安扣了,现在拿的手机号码和手机都是公安给她配的,等于说没有办法联系她们(韩洋和两个未成年女儿)的。彭载舟的妻子上班天天专门接送,等于说是24小时看管。实际上跟囚禁没什么区别。”她说。

中共强权压力下 民众不断抗争

刘栋玲从小生活在农村,经历了计划生育、分田地,后来在工厂经历工人被歧视的不公,又经历了强拆。她帮助别人维权,给别人代理案件,遇事总想得到一个真相。

刘栋玲认为,中共这种强权的压力太大,适得其反。各方面压力太大的时候,压到一定程度,民众肯定反抗。彭载舟上四通桥也是,当时在疫情中,又是封控,人民都被压得接受不了,他选择一个人去站在四通桥上。

她表示,四通桥事件以后,民众不断觉醒。如,乔鑫鑫(杨泽伟)发起拆墙运动,希望能够得到世界的关注,帮助中国人来拆除防火墙。并将建防火墙的恶人送到海牙的国际刑事法庭。

“王清鹏发起一人一推,让大家持续不断地去关注政治犯,关注量逐步上升。恶人榜发起人林生亮准备注册NGO,着手与欧洲人权机构合作。拆墙运动也能走到这种高度,我们已经收到美国、芬兰等三个国家回复邮件,并推荐了相关部门的邮箱,对拆墙运动表示支持。”

“这种抗争打开了全世界对中国的看法,导致与中共的脱钩,与这些项目都有关系。我最近了解到,中国国内的经济也是很崩溃。现在中国的经济高速地下滑,继续下滑下去,会导致中国共产党的倒台。”

维权律师:人民出奇致胜 这是中共最害怕的

著名维权律师陈光诚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四通桥事件其实充分说明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其实不要觉得中共它坚不可摧,铁板一块。与这样一个邪恶政权做斗争的时候,人民要斗勇,但是更要斗智。

他说,“你会发现中共想尽办法地严防死守,但是即使在北京这样的地方也还是发生了四通桥事件。这样的事情对中共看来那就是防不胜防,甚至雇用了很多看桥员。我觉得只要人民战胜恐惧,动用智慧,是可以战胜中共这个邪恶政权。”

“当有朝一日大家有了充分的准备,对中共控制这个国家的各个魔爪能够出奇致胜地去战胜它的时候,中共政权就危机了。所以这也是中共最害怕的。”

陈光诚认为,通过一系列的这种人权案件就会让人不断地去觉醒。

他表示,“如果说这一年来比较重要的、启发人民去认识这个邪恶政权的一些案子,我认为中共对于维权律师维权人士继续的没有底线的任意的打压,这是一个重大的案件。包括非法的阻止他们出境,这些都不断地让人民看清了这个专制政权的本来面目,认清了他们当面背后一套的邪恶本性。”

民营企业不再相信共产党

青海前政协委员、企业家王瑞琴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四通桥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从彭载舟提的口号,对行动本身的准备,包括放烟雾弹,以及他对中国情况的深刻认识,都反映了中国当下老百姓的觉醒,以及民间的智慧。

王瑞琴认为,2023年是很不平凡的一年。年初中共“二十大”召开,在政治层面上,是中国(中共)政府大动荡的一年。外交部长秦刚突然消失,接着国防部长李尚福消失。包括对赵乐际的部下的整肃,说明中共的体制内暗潮涌动,非常不稳定。

经济层面上,三年疫情封控以后,大家希望经济能够恢复,能够有个“报复性”的增长。结果是很失望。因为经济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不以行政手段为转移的。行政手段干预经济,这个是有限的。

她说,“三年期间,商业的规律破坏了,比如说上下游的供应商,订单,(导致)整个国际社会的中心,一直在逐渐地在迁离中国。所以中国的企业,现在是一种快速的下滑状态。”

“随着投资环境不断地恶化,外资大规模地撤离,出口也好,来料加工也好,外资外贸都会持续下滑。中国的经济现在是快速断崖式地下降,还看不到底,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底。”

王瑞琴表示,她身边有一大批民营企业的朋友,经历这么多年不停的运动和折腾,跑路的很多,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在中国国内基本上很早就处于一种躺平状态。没有非常好的政府保证的项目,没有人去投资,所以整个社会还是在收缩。

“对于民营企业,不可能再相信共产党的政策。”她说。

“今年是中共急剧下降的一年。希望大家要认清楚中共的本质是多么的残暴和邪恶。在海外的华人能够更好地帮助国内的朋友渡过难关。最重要的是,我们怎么样能够联合起来结束中共的统治,建立真正的民主中国,那么中国和中国人民的苦难才有希望得到根本的改变。”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蒙难中原 两对姐妹的悲惨故事
在德国寻求庇护 中国人讲述几代家人遭中共迫害
唐吉田女儿日本去世 律师关注组吁让唐出境
24年间 大庆近三百名法轮功学员遭冤判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经典和舒适 Clarks带你迈进春天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