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追求不可能的掌声注定落空

——从周庭流亡到区议会选举

人气 396

【大纪元2023年12月09日讯】周庭获准于保释期间赴加拿大留学,如今决定“弃保”(不遵守保释条件)流亡加国,若以后果为目的,香港国安当局显然犯了政治错误,因为整件事暴露了国安人员的办案手法,具体看到《国安法》如何凌驾法治,特别是香港和台湾选举临近之际,周庭出走对北京更有百害而无一利。

周庭三年前八月被捕,一直保释候查。警方人士当时不具名向传媒透露,十名被捕人士,包括黎智英及其两名儿子、《壹传媒》集团三名执行董事、周庭等人,控罪是“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具体是指传媒高层利用外国户口,财政上支持包括周庭在内的组织,向外国政府要求制裁香港。

三年多来,国安当局并无向十名被捕人士提出上述的控罪,也没有透露调查有何进展。大家从传媒看到,黎智英的儿子早已重获自由,还努力游说外国政要释放其父,若非周庭爆出流亡加拿大,也不知道三年来她仍在保释候查之中。

国安花了三年时间也无法提控,是起初执法判断错误、调查能力不足、工作效率偏低,还是其他原因,外界无法知悉,但对于被调查的保释人士如周庭,人生自由受到限制,长期活在徬徨恐惧之中,生命已脱离自己的掌控,而且并无了期,身心定必困扰,却是不争的事实。

警方查不出结果,也不向公众交代,更是欠周庭一个公道,欠社会一个解释。三年前的拘捕行动,警方大张旗鼓,公开及私下向传媒发话,指疑犯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莫大焉。但至今没有提出检控,也不作交代,究竟是证据不足,还是仍须调查,警方起码需要说明还须调查多久及原因何在。否则的话,没有证据却不断拖延下去,清白无辜的被捕者继续蒙受不白之冤,被指“危害国家安全”,公众对他们的认知也被误导。难道这就是《国安法》的初衷吗?

莫名其妙的更是,周庭被国安人员要求“深圳一日游”,参观改革开放展览和先进科技产业,还要写悔过书,才能取回护照到加拿大留学。无疑,“深圳一日游”是思想改造工程,写悔过书也是国安人员完案前的工序,但向调查对象提早展开思想改造工作是否恰当,却是问题重重。一是观念混淆,“一日游”怎样看也不算调查工作,也与上述案件无关,而调查人员不能代替惩教人员的角色;二是因果颠倒,因为是否需要接受思想改造,首先建基于调查结果,不能立场先行,没调查结果,更未经检控和定罪,便拿升学做交换,要她接受改造思想,并且留下悔罪纪录。

周庭的三年,见证国安调查权力无边。保释候查可以永续,行动范围可以扩及思想改造,实际上挖空无罪假定的原则,无辜市民未经定罪已长期失去自由,生活任由摆布,含冤莫白也徒叹奈何。周庭的香港故事,近日在各大国际媒体广泛报道,为香港式法治添上新例子。

其他先不说,周庭弃保外逃的自述经历,详尽细致,当局不予置评,看来是信实可靠,台湾民进党必定看中,信手拈来,即可为他们竞选总统的大业助攻。四年前,蔡英文总统借助香港“一国两制”的破局,说服选民支持民进党强硬的两岸政策,结果扭转劣势,竞选连任成功。今次周庭事件,虽然不及2019年反修例运动的影响巨大,也不可能因此导致大量中间选民转向,但与四年前不同,今次民进党候选人民望一直稍为领先,只要多取几个百分点中间选民的支持,就可望稳住胜局,更何况周庭的遭遇,年青一辈有较大共呜,民进党当然不会客气。

在香港,周庭的不幸遭遇相信得到颇多同情,会否影响投票意欲,尤其是年青人,周日即可分晓。可肯定是,她遇上的国安剧本,香港人都似曾相识。国安人员要求周庭参加“深圳一日游”,还规定她写信感谢安排,又要表示从此悔改,就是要得到本来得不到的认同和掌声,即使来自强迫也可以。同样,区议会大多数议席由直接或间接委任产生,所谓选举也属于“爱国者”专用的游戏,政府却呼吁大家投票以示支持,甚至“无所不用其极”,包车运送老人中心长者到票站也好,威迫利诱十八万公务员投票也好(占4%选票),为的也是争取很难得却很需要的社会认同。

幸好香港人大都活在“无所不用其极”的不可抗力量之外,因此剧本类似,却不用演周庭的角色,否则只能如公务员那样,投票之余,还要记紧拿取票站派发的纪念品,证明自己到此一游。

——转自RFA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前香港众志成员周庭赴加升学 决定不返港
曾被送中 港民主人士周庭:不会再回香港
周庭不回港 中共跳脚 颜纯钩:恶棍要吃耳光
颜纯钩:云天万里认归程——贺周庭小妹妹脱离魔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