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诠释了为人继母之道

文/刘晓
图为《文选楼丛书》本《新刊古列女传》之《齐义继母》。(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945
【字号】    
   标签: tags: ,

明代著名文学家、思想家吕坤曾编撰了《闺范》一书。“闺范”,意指女子应遵守的道德规范。书中专门讲了为母之道,在他看来,身为亲生母亲,最为重要的是懂得如何教育子女,而不是溺爱姑息;但身为继母,最为重要的是慈爱,而不能嫌弃厌恶继子女。因此,古往今来,“慈母不传,而慈继母传”。

战国齐义继母重诺舍亲子救继子

战国齐国齐宣王时期,有一天当街发生了打斗致死案,死者身旁站立的兄弟二人,被官府怀疑其中一人是凶手。于是两人都被带回官府调查。

在审问中,哥哥说是自己杀的人,弟弟也说是自己杀的人。地方官无法决断,就上报给了宣王。齐宣王说道:“如果都赦免,那么就是放纵了有罪之人;如果都判定有罪,则不免伤及无辜。”于是派人询问他们的母亲,看看母亲是怎么想的。

母亲含泪回复说:“请杀弟弟吧。”派去的官吏问是何原因,母亲道:“弟弟是我的亲生儿子。哥哥是夫君前妻之子。夫君在病逝前曾嘱咐我善待长子,我既然已经做了承诺,就一定要做到,怎么可以忘记?杀兄活弟,是废弃公义;背言忘信,是欺骗死者啊。”

母亲边说边流泪,泪水沾满了衣襟。显然,她内心虽然不舍幼子,但为了守诺,为了公义,她还是忍痛割爱。

官吏将母亲的答复回复齐宣王后,齐宣王十分感慨,将两子全部赦免,并尊他们的母亲为“义母”。

吕坤对此评价认为,通常继母视继子为仇人,因为他不仅比自己的儿子年长,还要分享家产。此外,还要担心自己的儿子是否会因为利益纠葛而被害。因此即便继子孝顺恭敬,继母却未必肯体谅体察其心,又何况能做到肯牺牲自己儿子的性命而救继子呢?这样的大义继母,既是贤妻,又是慈母,千百年过去了,依旧能让人泪目啊。

珠崖二义 为世所传

汉武帝在元鼎六年(前111年)平南越国,又渡海征服了海南岛后,于次年在岛上设立珠崖、儋耳二郡。

某年,珠崖令身死,他的后妻带着9岁的儿子和13岁的前妻之女初,相携扶棺返乡。因为海南盛产珍珠,珠崖令后妻喜欢将串起来的珍珠系在手臂上。不过,根据当时的法律,携带珍珠进入内地的人要被处死,所以珠崖令后妻就在回去前将珍珠链扔掉了。

然而,她9岁的儿子并不知晓情况,因为他也喜欢珍珠,所以又将母亲扔掉的珍珠捡了回来,放在母亲的梳妆匣中。对此,家里无人知晓。

等一行人到了关卡,守关兵卒照例搜查行李,在母亲的梳妆匣中找到了10颗珍珠。守关官吏遂问他们“谁要承担罪责?”初环顾左右,心中以为是继母放在梳妆匣中,她不忍幼弟失去母亲,便承认是自己在继母丢弃后,捡回来放置的,继母并不知晓。

初的继母听初这么说,马上上前问初究竟是怎么回事,初依旧承认是自己看见母亲丢弃而捡回来并放在匣子中的。继母以为初说的都是事实,但心中不忍继女担责,便对守吏说:“恳请您稍等片刻写判决书,我的女儿确实不知内情。这些珍珠是我当初系在手臂上的,夫君不幸过世后,我就解了下来,放在匣子中。因为送夫君棺椁还乡,路途遥远,我们一行都是弱小之人,事情繁多,所以我忘记将珍珠取出丢掉。因此我应承担罪责。”

听继母这样说,在旁的初仍坚持说是自己所为。继母则阻止初,坚称是自己所为,说着竟然泣不成声。初继续说道:“夫人是因为哀怜失去亲生父母的我才这样说的,但夫人的确不知情啊。”说着自己也哭了起来,随行的人也不禁哭了起来,场面哀伤感人,围观者无不为之酸鼻流泪。

那名执笔要写判决书的官吏也深受感动,竟然写不出一个字。低头垂泪片刻,官吏终不忍加罪,遂说道:“母子有义如此,我怎么能判其有罪?况且二人推让争死,互相保全,又如何知晓谁做了此事呢?”于是下令将珍珠丢弃,让母女一行通关而去。之后,大家才知晓原来是小儿子所为。

听说这件事的人都称赞继母与继女有义,说“二义如此,为世所传”。吕坤亦感叹道:“此天理人情之至也,可泣鬼神,可贯金石,可及豚鱼,可化盗贼……而继母之贤,晚世所希,惜也史逸其姓耳。”

李穆姜慈爱温仁感动继子

李穆姜是东汉末年汉中人程文矩的后妻,她生有两个儿子,长子程淮、次子程基。而程文矩的前妻留下了四个儿子,分别叫程兴、程敦、程觐和程豫。

后来,程文矩在安众县(今河南邓县东)任县令时死于任上,李穆姜承担起了抚育六个儿子的责任。程兴、程敦等四兄弟觉得穆姜非亲生母亲,一定不会真心对待他们,因此处处与她作对,不服从她的管教。穆姜非但没有恶语相向,反而对他们更加慈爱温仁,衣食住行花费都超过自己的亲生儿子。

有人为李穆姜不平,问她:“你这四个继子如此过分,你为什么还对他们这样慈爱?”李穆姜答道:“他们没有亲生母亲,我的儿子有,假设我的儿子不孝,身为母亲会忍心弃之不顾吗?”

一天,长子程兴生了重病,李穆姜亲自熬药喂饭,悉心照料,日渐忧劳憔悴。程兴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内心深受触动。

待他病好后,程兴对三个弟弟说:“继母慈仁,出自天性。我们兄弟不识养恩,禽兽不如。我们的罪孽太重了。”于是四人前往县衙,陈述继母之德,讲述自身之过,乞求惩罚。

难以决断的县令将此事报告给了郡守,郡守遂下令旌表李穆姜,并免除了他们家的徭役,鼓励四子改过自新。

李穆姜的六个儿子后来都成为了孝子,其中五个因品行端方,都受州郡举荐,担任了公职。李穆姜的次子程基,则曾任南郡太守。

贤淑的李穆姜活到了80多岁,临终前对孩子们说:“你们的舅父李伯度,是个很有学问的人,他主张薄葬,你们应当遵循他的教导,不要随俗,增加我的心理负担。”儿子们都没有违背母亲的意愿。

参考资料:

《列女传补注》
《后汉书‧列女传》
《闺范》
《家范‧卷三》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史记‧老子韩非列传》记载:韩非,战国人,是韩国的公子,善于著书立说,但有口吃的毛病,与李斯同受业于儒学大师荀子门下,李斯自以为不如韩非。
  • 关于“卧薪尝胆”的故事,很多中国人都耳熟能详。故事中的主人公是越王勾践,他在被吴王夫差打败后,卧薪尝胆,最终反败为胜。而吴王夫差亡国前亦有先兆。
  • 阮籍身处魏晋之际,原本有救助世人的志向,但天下纷乱,知名人士少有能保全性命的,阮籍因此不参与世间人事,经常喝酒畅饮。司马昭想为儿子司马炎(晋武帝)提亲,让阮籍的女儿嫁给他,阮籍连续大醉六十天,司马昭无法与之交谈,只好作罢。有一回,官员说有儿子杀了母亲的,阮籍说:“哼!杀父才可以,竟然还杀母啊!”在座的人责怪他失言。司马昭说:“杀父是天下罪大恶极之事,你怎么认为可以呢?”阮籍说:“禽兽知道有母亲而不知道父亲,杀父是禽兽这类的人,杀母则禽兽不如了。”众人心悦诚服。
  • 王维《长江积雪图》
    宗悫的叔父宗炳品行清高,但不愿做官。宗悫年少时,宗炳问他的志向,宗悫说:“愿乘长风(大风)破万里浪。”宗炳说:“你若没有大富大贵,也将会光耀门楣呀!”宗悫的哥哥宗泌娶妻时,当晚就被强盗打劫,才十四岁的宗悫挺身而出对抗盗贼,让十几个盗贼四下溃散,不得进屋。
  • 南朝刘宋时,东阳无疑所撰写的《齐谐记》中记载,三国时魏国当阳县人董昭之,一日,乘船过钱塘江,船行至水中央,见到一枝短芦苇上有一只大蚂蚁惊惶的来回奔跑,怕被淹死。董昭之心生怜悯,用绳子套住芦苇,拖引到岸边,蚂蚁沿着绳子爬上岸。这天夜里,他梦见一个身穿黑衣的人,带着百来个人,来向他道谢说:“我是蚁王,不慎掉入江中,承蒙您的救助,为感谢您的救命之恩,日后如果有急难,可以告诉我,当尽棉薄之力。”
  • 唐朝开国公主:平阳昭公主,她一手建立了娘子军,娘子关也因她而得名,而且她是史上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用军礼下葬的公主。
  • 程颐与其兄程颢(明道先生)同受业于学者周敦颐(被尊为理学始祖),二程学说理论相近,后人集二人学说编成《二程全书》,称其学派为“洛学”。
  • 东汉末年,杜畿被推举为孝廉,担任汉中府丞。遇天下纷乱(董卓之乱),弃官避难荆州,汉献帝建安年间才回来。《傅子》记载,杜畿从荆州回来,到许昌(今属河南)见到侍中耿纪,两人整夜长谈。尚书令荀彧(yù,ㄩˋ)住在耿纪隔壁,夜间听到杜畿之言,感到惊异,天亮派人告诉耿纪:“有才能优秀的国士却不推荐,你如何位居侍中之位呢?”等见到杜畿,荀彧相知有如旧识老友,于是向朝廷推荐他。
  • 晋国大夫栾书、中行偃派人杀了晋厉公,迎立十四岁的孙周为国君。大夫们在清原迎接时,孙周说:“我本来不希望回来做国君,虽然事已至此,难道不是天意吗?如果你们责求国君,使他献出生命,立为国君却不听从国君的命令,又何必要国君?那么两三个人要用我在今天,不用我也在今天。共同顺从国君,才是神所福佑的啊!”
  • 张旭,是盛唐时的书法家。在杜甫《饮中八仙歌》中将他与李白、贺知章等人称为酒中八仙。张旭非常喜欢喝酒,酒醉之后常常狂啸奔走,趁着酒意挥毫作书,或者用头发蘸墨汁书写,世称“张颠”。他的书法奇形怪状,连绵回绕,粗细对比夸张,狂妄奔放,变化莫测,世称“狂草”。文宗皇帝下诏书称裴文舞剑、李白的诗歌与张旭草书并称为三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