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体坛贪腐越查越多 谷爱凌能否续约成谜

人气 3284

【大纪元2023年05月06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李思齐、王佳宜报导)去年为北京拿到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冠军的热门人物谷爱凌,最近又成为大陆热门话题。起因是她与中国队的合约已到期,而当初操作谷爱凌归化的原中共国家体育总局政法司副司长胡光宇已落马。

媒体人李平康于5月1日下午在其微博号“李平康1991”上就谷爱凌的讨论话题表示,谁也不知道谷爱凌会不会回中国队,因为她和中国队协议已经到期,按理说该谈续约了。但当初操作谷爱凌归化的备战办负责人胡光宇现在已经被调查了,因此就算谷爱凌想谈续约现在也找不到人去谈。李平康微博的自我介绍是“Aus Channel《体育嗨翻天》节目主持人”。Facebook信息显示,Aus Channel是个澳洲华人微信电台。

就网上对谷爱凌和中国队续约的事,中国橄榄球运动员刘凯于4月24日在微博中回答网友提问时说:“目前没人管,当年负责签约的人已经进去了。”

刘凯于4月24日在其微博发布的另一条重要信息是关于他邮寄的举报材料——入驻体育总局的纪检组给他打了电话,确认收到了。被刘凯举报的有“中国橄榄球协会主席陈应表、中国女子橄榄球队领队王姝、中国国家男子英式橄榄球队领队王希子”,还有被刘凯称为“吸血鬼”的孙某、陈某某、刘继峰和安云峰。公开信息显示刘继峰是青岛市触式橄榄球协会副会长兼法定代表人,安云峰则于2021年10月担任中国橄榄球协会触式橄榄球工作组的组长。

中国体育界贪腐成风

自去年11月中国国家足球队原主教练李铁被查以来,中国体育界贪腐内幕被揭出冰山一角,十多名官员相继被查。负责谷爱凌签约的胡光宇被审查调查的信息由中纪委于1月9日公布,胡光宇的头衔是中国国家体育总局政法司副司长。中纪委于4月8日发表的文章中,承认“足球领域出现行业性系统性腐败”,并表示“其它领域也存在问题”。

去年11月至今年3月被查的体育官员主要有:中国足球协会原秘书长刘奕、中国足球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兼国家队管理部部长陈永亮、中国足球协会主席陈戌源、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主任王小平、中国足协竞赛部部长黄松,中国田径协会主席于洪臣(曾任中国足协副主席、中超公司董事长)、中超联赛有限责任公司原总经理董铮。

4月份新落马的有中国足协原副主席李毓毅、中超公司原董事长马成全,以及中国赛艇协会、中国皮划艇协会原主席刘爱杰。

日本时事评论员黎宜明于5月3日告诉大纪元说:“中共靠谎言维持政权,什么都造假,体制上的问题是无法靠举报解决的。中共从根本上摧毁了中国人的道德信仰,所以中国人是没法讲真话,不敢也不能讲真话。不少人为了利益,主动去撒谎。中国的运动员为了提高成绩打激素,如邓亚萍。每个行业都这样,不只是足球和体育界。”

谷爱凌国籍再被热议

由于中共不承认双重国籍,所以去年北京冬奥期间,作为归化运动员的谷爱凌,其国籍问题一直是热门新闻。

从去年北京冬奥结束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但谷爱凌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美国,仅在不久前因参加商业活动才回到中国待了不到一个星期,再加上谷爱凌成为美国盐湖城申办2030年或2034年冬奥会大使。因此有大陆媒体质疑她已经改回美国国籍。

按照现在大陆网站流行的说法是,谷爱凌2019年加入中国国籍。至于她是否放弃或仍保留美国国籍,谷爱凌本人则一直回避直接回答。她在去年摘得冬奥金牌后就记者对国籍问题的回答是:“我绝对觉得自己是美国人,就像我是中国人一样。当我在美国时我是美国人,当我在中国时我是中国人。”此外,她还表示,体育不需要和国籍挂关系。

按照《奥林匹克宪章》(Olympic Charter)第41条的规定——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必须是选派他参赛的国家奥委会所在国的公民;如果持双重,或多国国籍,只能选择其一参赛。

去年2月12日,据美国之音披露,北京冬奥会组委会的网站Beijing2020.cn关于谷爱凌的英文简历中,原有这样一段英文介绍:“2019年在她第一次在意大利获得世界杯金牌后,她放弃了美国国籍,加入中国国籍,以便能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代表中国。”2022年2月10日,前一天还在的内容已被改成:“2019年在她第一次在意大利获得世界杯金牌后,她决定将代表中国参赛。”

为面子 中共抛撒重金

据大陆门户网站搜狐网5月2日的一篇文章报导说,谷爱凌“顶着奥运冠军的光环,成为了各大商家的宠儿”,“在2023年福布斯公布的‘2022年全球女性运动员收入排行榜’上,谷爱凌的排名达到了世界第三。”

大陆记者贺晓龙日前发文认为,谷爱凌会继续代表中国队参加冬奥会,但关键是“国家队会给谷爱凌的团队开出什么样的待遇”。

他说,与国足那些归化球员不同,那些国足归化球员都是直接拿现金。当时广州队为了归化艾克森(Elkeson)、洛国富(Aloísio)这些外籍球员,花了20亿人民币(约合现在的2.9亿美元),而且归化高拉特(Ricardo Goulart)一人的费用就达到了8亿(约合现在的1.8亿美元)。但因为国际足联当年突然改变归化规则,致使高拉特没有资格代表国足参赛。

对此,独立撰稿人诸葛明阳5月4日对大纪元表示,“对中共而言,只要能给自己脸上贴金,花费多么巨大的民脂民膏都行。至于更大的资金被打了水漂,损失的也是老百姓的利益。如此巨大的资金运作,中间谁敢说不存在贪腐问题?”◇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李铁失联事件发酵 举国体制办体育背后黑幕多
谷爱凌力压梅西成年度运动员 中国网民炸锅
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落马 举国体制成腐败温床
中国足协前书记杜兆才“黑金”秘史曝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