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谜】神通第一的莲花色

前世因后世果,莲花色拥有绝世美貌却陷入乱伦之恋?她为何又能修成神通第一?(《未解之谜》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343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家好,我是扶摇。欢迎和我一起探索未解之谜

前几期我们介绍过释迦佛座下神通第一的目犍连。不少朋友就留言说也想听女弟子中神通第一的莲花色的故事。今天就来满足一下大家的要求。

说起来莲花色目犍连之间还有着很深的渊源呢。

一场没能成功的色诱

有一天,目犍连在外面托钵行乞,回来经过一座园林,跟一位中年美妇不期而遇。只见她体态轻盈,婀娜多姿,举手投足之间风情万千,有着一种摄人心魄的美。

女子眼波流转,妩媚地笑着对目犍连说:“尊者!你忙着到哪去?有时间和我谈谈吗?”

目犍连不是神通第一嘛,稍微用心看了一下,就穿透那女子美丽的皮囊看到了她的心,知道这女子是受雇来色诱他的。不过他也看到了女子跟他之间的渊源,远不止色诱那么简单。

于是他不动声色,威严地对她说:“可怜的女人!你的身体已经污秽不堪了,现在还为了一点点钱就昧着良心,受人指使想对我有什么非法企图。我对你毫无爱恋之心,而你却被情欲蒙蔽了智慧,犹如一只老象,沉溺在泥沼中,无法自拔。”

女子一听大惊,一下就心虚了,原来她是一位高级交际花,被一群男子请来色诱目犍连。女子之前的人生中,还没见过哪个男人不会被她的美色所迷惑的。不过这一次,她失算了。

女子怯生生地说:“尊者!你既然知道我的来意,我也不瞒你了。我也想向善,只是我是个罪业深重的人,有着恐怖的过去,将来一定会被可怕的因果所纠缠。我怕是得不到救赎啊。”

说着说着,女子美丽的眼睛里流下了两行泪水,更显得楚楚动人。

不过目犍连丝毫不为所动,只是安慰她说:“再污浊的河流流到了大海,都会被海水洗涤干净。我的老师佛陀的教示,能够洗净污秽的人心。不管过去的罪业如何深重,只要肯忏悔,没有不可救的。”

目犍连的话,女子听得非常欢喜,她的眼中燃起了希望的光芒,开口讲起了她过往的经历。

第一次婚姻

她出生在得叉尸罗城。一出生的时候就拥有三种美丽的特征。她的肤色是金黄色的,就像是莲花花蕊的颜色;瞳孔呈现罕见的绀青色,就像是莲叶的颜色。更为奇特的是,她身上自带一种体香,总是像莲花一样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清香,让人闻了身心愉悦。亲朋好友们都说这孩子长得像莲花般美丽,不如就叫她莲花色吧。

转眼莲花色长到16岁,跟平常女孩一样出嫁,很快就怀孕了。新婚的丈夫很体贴,陪她回娘家生孩子。不幸的是父亲生病了,不久之后撒手人寰。好在一个跟莲花色一样漂亮的女孩咕咕坠地,也算是为这个家带来了一点喜庆的色彩。

然而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她辛苦哺育孩子的时候,新寡的母亲跟女婿好上了。那一天当莲花色撞到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气得不行,把手中的小婴儿丢到了木墙上。好在女儿只受了点轻伤,头上出了点血。女儿的啼哭声让莲花色万分心疼,但这个家她是再也待不下去了。她裹上头巾出了门,漫无目的地向远方走去。

第二次婚姻

路上她遇到了一个商队,商队中的一位商人对莲花色一见钟情,莲花色就跟他回了老家,做了他的妻子。商人很专情,夫妻俩恩恩爱爱地过了十几年。不过好景不长,那年商人去莲花色家乡进货,见到了一位长得很像莲花色的姑娘。商人又一次一见钟情了。把那位姑娘娶了回来。

莲花色非常大度,接纳了这位小娘子。商人十分欢喜,高高兴兴享起了齐人之福。莲花色对这位小妾很亲切,像对自己的女儿一样疼她。然而她怎么也没想到,小娘子居然真的是她女儿。她头上的那个伤疤揭开了秘密。那正是当年莲花色愤怒之下摔孩子留下的疤痕。

第三次婚姻

这让她伤心欲绝。她当年没办法跟母亲共享丈夫,现在也做不到跟女儿共享丈夫。她只能再一次离家出走。不过这一次,她不再相信婚姻了。她当起了交际花。谁出得起钱,她就陪谁一个晚上。跟一般女子不一样的是,随着年岁渐长,莲花色反而变得越发美丽,风姿卓越,像一朵永开不败的水莲花。只要她略施小技,没有男人能逃得过她的掌心。

就这样又过了十几年。在这期间,莲花色曾经跟一位卖香少年好过,生了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但她不愿意走入婚姻,孩子刚一生下来她就吩咐婢女丢到了城门口,自己继续醉生梦死。直到有一天,那个让她愿意走入婚姻的人出现了。他是城中守城官的儿子。

那个翩翩少年对她一往情深,不顾身边所有人的反对,甚至不顾自己已有婚约,执意要娶她。而她也仿佛倦鸟知返,终于想再次安定下来了。就这样莲花色接受了她的第三次婚姻,很快就生下了一个儿子。而这边,守城官也很守信,把跟儿子订了亲的那位姑娘吹吹打打娶回了家。

然而没人知道这位少年就是当年莲花色丢弃的儿子,而那位明媒正娶的妻子,是莲花色丢弃的女儿。母子三人重新团聚,却是以这种莲花色万万想不到的方式。那一天,女儿在门口逗弄莲花色生下的儿子,目犍连出现了,告诉了她真相。

莲花色感到了深深的耻辱,无法面对,只好再一次离家出走。心灰意冷的她重操旧业,又做起了交际花。没想到年岁渐长的她风韵更胜从前,美名越来越盛,一天的酬金涨到了500金。

那天她来到王舍城,城中男子仰慕她的美名,就凑够了500金,请她来园林中陪他们玩乐。刚好目犍连经过了,于是就出现了咱们一开始介绍的那一幕。其实以目犍连当时的修为,早就算到了莲花色能被救度的日子到了,今天是特意来见她的。

只见目犍连施展他的神通,飞升到了空中。莲花色亲眼见到难得一见的神通后,原本心中翻滚的欲海立刻平静了,她跪在目犍连的脚下开始忏悔,请求出家修行,然后回到男子们面前,退还所收的金钱,并且当众道歉。

大家知道经过后,都心生欢喜,一起来到目犍连面前,对他顶礼双足。顶礼双足就是跪下后两手伏地,用头顶着所尊敬的人的双脚。这是佛教徒最高的敬礼,表示愿意皈依。

前世今生

目犍连把莲花色带到了释迦佛面前。莲花色如愿出了家,成了佛的弟子。而释迦摩尼也解开了她心中最大的一个谜团,就是她一生为何会有如此离奇的遭遇。

原来从前有一世她是一位商人的妻子。商人经常要去远方做生意。她独守空闺,难免寂寞。离她家不远处有个娱乐场所,红男绿女进进出出,好不热闹,这让她心生羡慕。

有一天这位年轻的妻子问一个老妇人怎样做才能让自己心中所愿都能如意。妇人说你去供养个修行的人吧。后来果然有一位修行者来她家门口乞讨,老妇人就教她供他饮食,并且用莲花供养。

年轻的妻子照着做了。这位修行者不讲经说法,却给她施展了神通。年轻妻子看见神迹更是对老妇人的话深信不疑,发愿说,希望来世像莲花一样拥有出众的容貌,想让谁爱上她,就能让谁爱上她。这一世她惊人的容貌和做交际花的人生,就是应了她前世发的愿。不过她今世陷入的不伦之恋倒不是自己从前发的愿,而是在她另外一世中为不少不伦之恋牵过线,所以业力轮报,今世自己成了受害者。

因为羡慕修行者的神通,她又发愿说希望能有大神通。这一世也果然就修成了释迦座下女弟子中的神通第一。

莲花色皈依后心中善良的本性就显露出来了。她曾经因为总是把乞讨来的食物分享给其他讨不到食物的弟子而饿了三天,最后体力不支,昏倒在地。也曾因为把自己华贵的僧衣跟一位衣衫褴褛的僧人交换,最后被释迦佛批评说衣不蔽体,不够庄严。

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份善良的根基吧,莲花色很快就出了大神通。而她也成了比丘尼僧团的保卫者。那一天比丘尼妙贤沿街托钵乞食,经过阿世王的王宫。有臣子看妙贤美貌,就把她软禁在了宫中,打算献给阿世王。第二天莲花色用足神通飞进了宫中,教妙贤如何调心,修神通。不久妙贤就学会了,跟着莲花色飞了回来。

不过释迦摩尼对弟子们运用神通是有严格限制的。有一次莲花色在佛陀面前运用神通,就受到了斥责。

那时释迦佛去了天界的忉利天宫讲法,一去就是三个月。弟子们都非常想念他。回来那天,大家都出去迎接了。一时间人山人海,谁都想第一个见到佛陀。稀奇的是,传说中的转轮圣王居然也出现在了迎接的队伍中。只见他宝相庄严,散发着太阳一样的光芒。前面有七宝前导,身边有无数随从环绕,好不威风。

转轮圣王是释迦佛讲法中经常提到的未来之王,说他降伏他国,统治天下,不是以武力为手段,而是以正法赢得民心。他所在的年代三千年一现的优昙婆罗花会盛开。他出现的时候乘四部以七种宝物所镶成的车子,这7种宝物是金轮、白象、绀马、明珠、玉女、藏臣和兵臣。车的每一个轮子都高三十二丈,光焰万丈,车上都高挂着幡令,幡令上写着:“布施一切众生”。关于转轮圣王更多的内容,咱们以前有期节目详细介绍过,大家有空可以去看看。

大家一看传说中的转轮圣王来了,立刻让出一条道来。可未来之王怎么现在出现了呢?熟悉莲花色的僧人就猜到了这肯定是她用神通幻化出来的。莲花色运用得最自如的神通是神变,可以随意地变化成别人的形象。而她最喜欢变的,就是法轮圣王。果不其然,法轮圣王一路飞奔到释迦摩尼佛跟前,就变成了莲花色的形象,笑嘻嘻地说,师尊,我是第一个迎接您归来的。

可释迦摩尼并不高兴,还从此立下规矩,说比丘尼在佛陀面前不得表现神通。事实上,释迦摩尼在世时总是教育弟子,不到必要的时候不得显露神通。修行修行,好好修心把自己提高上去才是第一的。

好了,莲花色的故事就讲到这里吧。还有哪位释迦弟子的故事大家想听的,在下面留言,咱们以后有机会也讲一讲。

未解之谜,我是扶摇。我们下回见。

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订阅频道Ganjingworld频道: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eiqjdnq7go2dgb6zFtQ9TYK11080c
订阅未解之谜Telegram群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谜》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