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搞“中国特色香港资本主义” 否定一国两制

人气 2618

【大纪元2024年03月12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叶婷采访报导)中共总理李强在日前的人大政府工作报告中称,对香港要坚持“一国两制”方针,并要保证其长期繁荣。而中共港澳工作办公室主任夏宝龙两会前夕也在香港强调“一国两制”是香港保持长期繁荣稳定的最佳制度,其原则将是永久性架构。但评论分析认为,中共现在的“一国两制”与当年邓时代承诺的“一国两制”已完全不是一回事,是偷换概念。

作为中共在香港的一把手的夏宝龙,他在上月底访港期间,与香港本地及外国商会代表会谈时强调,“一国两制”是香港保持长期繁荣稳定的最佳制度,其原则将是永久性架构。与此同时,夏宝龙与港府议员会面时,除了提及《基本法》23条,更强调“中国特色的香港资本主义不变样”。评论认为,他的言论代表着当今中共党魁的意思,其提法很有欺骗性。

根据中共2014年6月发布的《“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一国两制”是指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国家的主体坚持社会主义制度,香港、澳门、台湾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长期不变。

1984年虽然邓小平提出的“一国两制”与“五十年不变”均载入《中英联合声明》第三条及附件一。然而五年后的“六四”天安门大屠杀,令香港社会发生剧烈的信心危机。

翻看“六四”半年后李嘉诚与邓小平见面的影片,当时李嘉诚多次询问“一国两制”,邓小平随即强调,“不会变、不可能变、不是说短期不变,是长期不变……就是说五十年不变,五十年后更没有变的道理。”

邓小平还在其《邓小平论香港》文章中说过,“1997年以后,台湾在香港的机构仍然可以存在,他们可以宣传‘三民主义’,也可以骂共产党。”

对此,资深时政评论员季达表示,“中国特色的香港资本主义”本身这一概念就违背了“一国两制”的原意,也就是说,中共对香港的资本主义定义已经不是西方人普遍认知的资本主义,而是中共体系下的资本主义。

早在2021年2月,夏宝龙就在“落实‘爱国者治港’”专题研讨会上讲话中提到,“‘一国两制’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领导者,是‘一国两制’方针的创立者,也是‘一国两制’事业的领导者。”

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共1982年提出的。当时文革结束后中共政治合法性出现严重危机,为继续维持统治,中共引入了西方资本主义的部分市场经济概念。2020年中共党魁习近平撰文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坚持中共的领导。

“因此香港特色的资本主义,它的最大特点其实也就是共产党的领导,因此可以认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等同于中国特色的香港资本主义,这两个是一样的东西。”中国问题专家、大纪元主笔石山说。

季达还指出,中共政府在强调“一国两制”是受共产党领导为前提的情况下,实质上是在否定邓小平的“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的说法,也不符合中共曾经对香港的承诺。“夏宝龙实质上是在玩文字游戏,欺骗国际社会。因为在他强调共产党的领导,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的时候,其实就是在向世界宣告‘一国两制’已经死亡,而非中共宣称的永远不变。”

港区全国政协荣休委员,金融资深业者刘梦熊3月9日接受VOA采访时直言,“现在世界上可能只有一些中国内地人和少数香港人还相信一国两制。”

他说:“香港资本主义的制度和生活方式已经大变特变,从公民社会被打到七零八落,到新闻自由的寒蝉效应,一直到最近的一切权利归属苏维埃式的区议会选举,香港已根本不是邓小平原先所构思的一国两制的蓝图,也不是中英联合声明第三条那个中国政府对香港的12条基本方针,更不是基本法所规定的那个一国两制的模样。”

旅居台湾的香港资深媒体人曾志豪说过,中共当年提出“一国两制”,“本身就是中共制度失败的意思”,担心内地的制度吓跑香港人。他认为,北京“愈是保护一国两制,就愈意味着中共制度的失败。”所以到了要建立“制度自信”的习近平这里,他就不再装了,提出了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香港:自由的最后日子》好莱坞剧院上映
23条立法公众咨询结束 国际各界关注并谴责
大陆海关撕毁港生书 港府反施压出版社
独家专访查锡我:见证廉署塑造香港文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