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前香港中西区区议员吴兆康

在地球另一边“重操故业”

以英国自由民主党地区议会参选人身份帮助国会参选人Clive Jones拍摄宣传片。(吴的FB)
人气: 9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4年04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毕拿英国报导)2021年中,吴兆康第一次踏足英国,举家搬来展开新生活。作为英国“新移民”,环境虽陌生、文化具差异也无阻他实践小时心愿——当议员。他在其居住的雷丁(Reading)西南方的Wokingham,参与自由民主党(Liberal Democrats,简称自民党)地区工作,并准备出战今年5月的地方选举。

43岁的民主党前中西区区议员吴兆康,重操故业,不过是在地球的另一边。据他所知,现居英国的前香港区议员中,他是唯一寻求参选的人。2月于个人Facebook贴出宣传地区事务的单张,引来港人关注,并接到很多港人鼓励,家人亦“很赞成”,知他一向抱打不平,对其于英国延续过往工作,感到欣然。

吴兆康自小在家庭熏陶下关注政治,出席六四纪念活动、游行等,民主自由价值深植脑海,并享受做义工帮助别人,早已立定心志成为议员。

2015年,吴兆康于半山东选区胜出,当选中西区区议员,与现时流亡澳洲的许智峯,并称“中西区孖宝”,携手同行民主路。经历过2019年反送中运动,同年再获选连任。到2021年,《港区国安法》阴霾下,掀起民主派区议员辞职潮,吴兆康于同年5月离任。

在雷丁落脚后,吴兆康约两年前开始参与港人组织,期间接触、认识市议员、地区工作,去年11月决定加入自民党,开始于Maiden Erlegh & Whitegates选区“Canvassing”拉票。

说香港故事

该区有校誉颇佳的学校,吸引不少港人家庭落户。吴兆康说,当地政坛较少华人面孔,居民对他感觉较陌生,他就述说自己的经历,例如曾经在港担任区议员。

吴说他接触的当地人,知道香港有镇压、同情港人,支持港人争取民主,“他们知道很多香港邻居在这里,但这些香港邻居,未必有机会陈述这些事,我可以用我的身位,多些讲香港发生的事,让他们明白邻居为何会来英”,“香港人今次移民,我形容是‘走难’,要令本地居民明白,了解我们”,他亦说,居民因而改变对中国(中共)的印象,增加防范。

“这是漫长的工程,我决心尽量敲多些门,居民会知道哪个议员勤力,关心他们。”这里情况异于香港,在港常于居民出入街头“嗌咪”,或到住宅大厦“洗楼”;在英国这个中产为主的宁静住宅区,吴兆康要逐家逐户敲门“洗街”,到2月已敲了过千户的门。除了当区的设施、交通等,选民亦关心政党人士的价值观,“一些世界大事、对中国的取态,是否关注人权自由,这亦是我希望同英国本地人多些交流关注点”。

“香港人不可以缺席”

吴兆康分享,他接触的英国人对港人参政反应正面,他们认为在此生活的港人应该参与不同范畴,当中政治是重要一环。
吴认为港人自身的心态极之重要。他反驳有人认为,港人未必熟悉英国,但大量港人抵英,便有相应比例的代表在各类组织中,“一个民主社会是会包容这些声音的”。他亦指出,英国人的教育中,宣扬平等、民主、包容,“他们觉得我们香港人在这里,不应该只是缴税、工作,香港人应该在这里参与多一些,包括做义工、参与社区、讲自己的意见,成为一个真正的英国人”,令他倍觉“香港人不可以缺席”。

吴表示,如果成为议员,有足够的资源、身份,与居民、其他议员、及至党内国会议员,在国会提出港人想问的问题,“即使不是执政党,亦能监察政府,(就某些事情)一定要表态”。

“有经验的新人”望助港人融入社区

吴兆康由两名现任自民党议员带领从事地区工作。吴说自己在本地是“有经验的新人”,认同自己在英国“从BB班开始学起”——两名议员教导自己与人交谈的技巧,如不同的开场白;对方觉得他在香港很有经验,有见该区新选民大量港人登记(从姓氏估量),相信他会了解港人的想法,吴可发挥作用:“例如现在很多外国人不知道‘ni hao’(普通话‘你好’)不应该同香港人讲,讲Hello就可以”。他说,团队中不同文化的人互相交流,更切合居民所需。

回想当初到达英国,吴兆康参与雷丁的港人组织。他说,在英国接触到的港人,通常是学童入学、租屋等难题,他参与的组织会安排社工或各行各业的人互相协助。但谈及向议会争取资源,“如何争取、准则怎样?如何令议会了解更多香港人的需要,令他们的拨款更到位及更多?”除了请教现任议员,组织成员亦觉得,若议会能有代表取得文件,及反映真正的需要会更好,“我们在很多活动都有谈及,我们每个人都尽我们的能力与经验,在这里实现我们的初衷,帮香港人、关注香港”,这成为他参选的考虑,并希望将来大力推展香港人融入社区的课程及活动。

除了地区民生问题,他亦关注,有市议会的闭路电视仍然采用中国大陆制造的器材,引发监控疑虑;另外,面对大陆控制的传媒及社交平台,他希望能够有资源教育市民分辨资讯;并监察对港人的拨款,是否落入适当的团体手中。

“洗楼”变“洗街” 港式口音局限不大

吴兆康以往在香港的半山东选区,位于外国人聚集的苏豪区,那里亦有不少具投票权的外国人,故他已经习惯用中英双语与居民沟通,现时亦如既往;英国选区也有多元种族,“我当作是扩大了半山(东)区,半山区可能是一成外国人选民,这里再多点,都是来自不同国家的一代、二代”。

他又说,虽然自己的英语带有港式口音,但英国不同人都有不同口音,认为口音并非很大的局限,虽然要达至某个水平,但“最紧要讲话要有自信,自信紧要过口音,是别人对你的印象”,党友亦评价自己的英语能够清楚表达意思,令人明白。

吴所属的自民党于Wokingham议会中占多数,义工团队亦有一定规模。同以往香港的地区工作不同,他们有手机应用程式,记录曾经接触哪一户,故他们得知选区中住户的大致政治取态、以往交流时得到的意见,“在香港做得没有这么厉害,可能因为敲门是很关键的一环,在香港我们很多党车在巡来巡去,在嗌咪,但这里做不到这么多此类事情”。

吴兆康指出英国的政党在地区层面的资源不及香港丰富,例如市议员有自己的办事处并不普遍,津贴资助甚或更少一点;但是市议会的权力大过香港的区议会,例如可以否决警察的拨款、决定图书馆资源;不同于香港区议员只能提供意见。英国政府亦尊重议会,“同我们以往在中西区(区议会)被警察抬走不同”。

吴兆康觉得,港人在英国应做力所能及的事,坚持初衷,关注、影响香港。他说,他尽量做能力所及的事,“在地球另一边参选议会,希望为香港人和当地人发声,希望我们每个人亦能用尽我们可以做到的方法,勿忘初衷,为香港人加油!”◇

吴兆康正在其居住的雷丁西南方的Wokingham,参与自由民主党(Liberal Democrats,简称自民党)的社区工作,准备今年5月的地方选举。(毕拿/大纪元)
吴兆康在新春期间参与在Milton Keynes举行的港人新春市集活动。(受访者提供)
吴兆康在去年11月的和平纪念日,代表Reading UK Stands with Hong Kong及Reading Hongkongers CIC,参与雷丁议会的纪念活动。(受访者提供)
去年11月,吴兆康参与在雷丁市中心举行的港人声援“47人案”的行动。(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陈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