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中国】报导出错 《纽时》怎么了

人气 1808

【大纪元2024年04月15日讯】欢迎收看《聚焦中国》,我是Tiffany Meier。

今天我们要讨论的是“法轮大法信息中心”的一份新报告,关于《纽约时报》如何一再针对法轮功精神运动的暴行,并扩大中共的宣传。

Tiffany Meier:我们邀请了列维‧布朗德先生,“法轮大法信息中心”执行长。列维,非常感谢你能来我们的节目。

列维·布朗德:感谢你邀请我。

Tiffany Meier:就这份报告而言,超过40页,为什么现在才发表?

列维·布朗德:今年是中共迫害法轮功25周年,我们通常会关注这场迫害,并试图解释它、向世界揭露它。我们也回顾这25年来,一些更具影响力的趋势,一些更令人不安的教训。我们在这场迫害中学到的教训,从这四分之一世纪的迫害中,有件事非常令人不安。是西方媒体对法轮功的报导或缺乏报导发生在中国的侵犯人权行为,而这个问题的核心,很不幸的是,是《纽约时报》。

我们深入调查了他们的报导,他们正在寻找什么样的事情,他们错过的事情,因为它在全球范围内恶意诋毁法轮功,并完全掩盖了,有时是完全忽略了在中国发生的事。我们认为,这不仅对法轮功团体很重要,对法轮功团体以外的人也很重要,为什么新闻报导这么离谱?我们能学到什么?

Tiffany Meier:关于这一点为什么会如此离谱?《纽约时报》是否改变了报导方式?根本问题出在哪里?

列维·布朗德:我们看到的是《纽时》从一开始就偏离了目标,事实上,早在一开始在如何报导法轮功方面。他们诬陷法轮功的方式,如果我们将《纽时》和同规模的大媒体比较,特别是《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所以,如果你看看,例如1999-2002年,也就是这场迫害的前三年,那时《华尔街日报》正忙于刊登十篇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系列文章并获得普利策奖。《华盛顿邮报》发表了开创性的文章,他们是第一个说,哦,你知道,这场迫害真的来自中共的最高领导人,当时是江泽民,或者说“这场迫害的后果就是酷刑”这是来自北京的授权的一部分;这一切都被《华盛顿邮报》曝光了。

因此,这两份报纸做了开创性的工作。《纽约时报》对法轮功的报导,首先,在如何诬陷法轮功和如何谈论法轮功方面,是从中共的立场出发。

我想说,头几年的一件大事是《纽约时报》的发行人飞到中国,会见了江泽民,即当时的中共党魁。是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正如《华盛顿邮报》一年前披露的那样,《纽约时报》的领导层与地球上最大的共产暴政的独裁者会面。当时,许多学者和一些律师称他们正在对法轮功进行种族灭绝。因此,最初几年,如果你看看《纽约时报》在做什么和没有做什么?

Tiffany Meier:你提到,例如《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对中国发生的侵犯人权的事件进行批评性报导,特别是针对迫害法轮功的报导,当时《纽时》是怎么说的呢?他们甚至会见了江泽民,他们在谈到法轮功时说了什么?

列维·布朗德:喔这个嘛!我想指出几件事,其一是,令人不安的是这之中表现出的不真实。在1999年那时的报导,包括当时的《纽约时报》,大家都说,中国有7000万到1亿人修炼法轮功,他们都引用了中共政府的调查数据。迫害开始后不久《纽约时报》突然变化立场,而不做任何解释,甚至与几个月前他们自己的报导不同,将数字改为200万人。并说“哦,在中国只有200万法轮功学员”,除此之外,他们有时也会提到7000万或成千上万。

但他们又改变了这个数字的来源,说,那只是法轮功的说法,没有人能真正证实这一点。因此,令人非常不安的是他们不仅搞错了事实,还与自己的报导自相矛盾,还试图把公开的真实数字,改变得完全不同了。这只是许多例子中的一例,不符合事实的文章被他们发表并传播出去。

Tiffany Meier:当我们看《纽约时报》对法轮功的报导时,你常常会看到“邪恶”或“邪教”的字眼,这听起来与中共的说法非常相似,你对此有何观察?为什么《纽约时报》要和中共统一口径?

列维·布朗德:这是另一个令人不安的方面。因为,当中共政权开始迫害法轮功时,还没有舆论宣传,还没有说明他们在做什么,所以他们陷入了一场公关危机。几个月后,在迫害开始后,他们意识到,哦,我们需要向世界找个借口,于是中共政府开始使用这个词,“邪教”这个词,自然而然,很多媒体都在报导这件事。并且使用中共的说法,令人不安的是,我们发现《纽时》把中共的说法内化了;所以在他们的一些报导中,他们没有使用引文,没有说消息来源于中共,他们以自己的声音说出来,好像这是事实。因此,我们发现最令人不安的地方是他们不仅遵循中共的口径来叙述:法轮功是什么,在教导什么,信仰什么;而且他们正在消化中共的说法,变成自己的,从他们的报导可以看出这一点。

Tiffany Meier:所以听起来正如你所提到的,这是《纽时》报导法轮功的一个非常不好的开端。从那时起,他们的报导有什么变化吗?

列维·布朗德:我们查阅了从1999年至今大约160篇《纽约时报》的报导,我们看到的其实是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他们的报导方式确实令人不安。然后大约从2003年直到2016年2017年几乎没有任何报导。有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外,记者安德鲁‧雅各布斯,他写了一篇关于在中国发生了什么事,但除了他的作品之外几乎没有任何报导。

因此,这是一段沉默的时期。这第三个时期,就是过去的六七年《纽约时报》用带有敌意的语气攻击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和相关团体,他们不仅重复了中共一贯的论调攻击法轮功和我们正在做的事情;而且他们还加大了力度变得更有敌意,而且结合西方的热门话题试图说服读者,这样,他们的读者们会认为法轮功真的有问题,他们不可信。与此相反的是,中国仍有数千万人遭受暴力迫害,这才是真实的故事。他们不仅照搬中共一开始对法轮功的诬陷之辞,他们还更进一步适应西方世界读者。

我想举一个例子。《纽约时报》最近的一篇报导,我想可能是(关于)《大纪元时报》,但他们多次提到法轮功,他们引用的其中一条说,法轮功是“种族主义者”,因为禁止异族通婚,这是个重点,因为这是一个宣传主题。由北京推出的是(北京)在2009年2010年发表的言论,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只在西方国家进行这种宣传,他们知道这在西方是一个热门话题,而中国国内针对法轮功的宣传没有这一条,同样值得注意的是。这显然是错误的,如果你走进美国的法轮功社区或在世界各地都有异族通婚,有混血小孩,这完全不是问题。所以这种说法完全是捏造的,但《纽约时报》试图引用这一点,他们这种做法就像他们其它未经核实的事情一样,以此来描述法轮功,是某种奇怪的极端的群体的形象。他们采用了20年前中共的“邪教”之说,并加以更新,他们似乎已经将其武器化,试图在美国和世界各地反对法轮功和与法轮功有关的活动。

Tiffany Meier:为什么法轮功对北京来说是眼中钉肉中刺?以至于北京想方设法将他们的宣传,弄到美国最大的媒体上去?

列维·布朗德:法轮功在中国确实是一个敏感的问题,有几个原因造成了这种情况的演变。最初几年这是一个敏感问题的原因:是由于当时的最高领导人江泽民,这个中共党魁亲自部署,这点《华盛顿邮报》很早就揭示了。显而易见,任何一个在中共治下,关心自己的政治生涯和生意的人都会跟着党的方向走,这就是为什么在最初的几年法轮功是一个敏感的问题。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法轮功在中国国内民间遍地开花,和平而坚定地向他们的邻居、朋友和所有人揭露中共,已成为向中国人揭露中共罪行的声音;散居海外的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与此相似,如果你看看法轮功在世界各地的项目、倡议和相关组织,他们代表了一个巨大的声音提醒世界,不仅是我们所面临的迫害,法轮功在中国面临的迫害,而是中共对全球构成了威胁。我认为现在法轮功仍是一个敏感问题。

因为在中共看来法轮功威胁它的存在,在世界舞台上法轮功是最强烈的声音之一,是最明显的行动者之一,曝光中共的丑恶,这是中共不想看到的。所以这确实是个敏感问题,那么也带来一个问题,既然这是中共的敏感问题,为什么《纽约时报》似乎也有相似之举呢?这样的相似之处我认为是非常令人不安的。

Tiffany Meier:你刚才提到《纽约时报》的负责人去与江泽民会过面,是在这场迫害期间,《大纪元时报》的文章深入探讨了《纽约时报》的既得利益,无论是金钱还是在中国设立更多分社,都是我们看到这种情况的潜在原因。不过,换个角度来看,现在,如果你看很多头条新闻,维吾尔族或少数民族是头条新闻的主角,《纽约时报》对维吾尔人的报导,与法轮功相比,你发现有何不同?

列维·布朗德:我们常常遇到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们在报告中对此进行了深入探讨。因为,如果你看看,让我们来看看在中国的三个不同的群体,我们知道他们正在惨遭迫害,法轮功、维吾尔人和藏人。如果你看看维族人和藏族人,在中国《纽时》对他们进行了大量报导,但对法轮功却截然不同,《纽约时报》也将其视为敏感问题,这是为什么呢?

我们在报告中指出了几件事,其一是,《纽约时报》倾向于或似乎有一种世俗偏见的模式,维吾尔族和藏族是少数民族,法轮功被定义为一个信仰团体,这是其中的一种情况。并且,我认为,还有一件事我们需要考虑的是,从中共的角度来看,揭露其对维吾尔人和藏人的人权迫害,让它很恼火,它们显然不希望这样,但这并不构成重大威胁。

法轮功学员就是中国人民,密不可分,全中国学炼法轮功的汉族就有七千万到一亿人,因此,对他们来说这确实非常敏感,所以任何有兴趣与中共政府保持良好关系的人,不想被赶出中国的人,或至少保持一定的接触的人,多年来许多媒体都被驱逐出境,可能又被邀请回来,来来回回的情况,任何有兴趣进入中国的人,都必须远离法轮功问题。这肯定会起作用,举个例子说明一下,我想我们看了过去14年,对维吾尔人和法轮功的报导,《纽约时报》上有27篇关于维吾尔人的专栏文章,我想其中有7或10篇是维吾尔人自己写的。

Tiffany Meier:在过去的25年,《纽约时报》上没有一篇专栏文章是由法轮功学员撰写的。在这25年里,你们这份长达40多页的报告的结论是什么?

列维·布朗德:不可否认的结论是《纽约时报》内部存在着“法轮功特例”,不可否认的是《纽约时报》在极力扭曲法轮功团体的信仰。法轮功信仰团体的做法,不可否认的是《纽约时报》缺少对25年来的骇人听闻的侵犯人权行为的报导。而主要的人权组织、团体,甚至我们的美国国务院,每年都在记录侵犯法轮功人权的事件。

因此,这是《纽约时报》国际报导的灾难性失败。为什么会这样?我们不一定能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不在《纽约时报》内部,我们不了解他们所有的交易,但我认为很重要的是要明白,明显的趋势,不仅仅是法轮功团体。但大众依赖《纽约时报》和其它报纸向我们介绍世界大事,如果他们在法轮功报导上出现这样的错误,那么他们还可能搞错什么呢?我认为人们要意识到这一点很重要。意识到,好吧,我们需要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如果我们不能回答,为什么《纽约时报》会这样对待法轮功,我们又怎么能相信他们报导的其它内容呢?

Tiffany Meier:我想问一个假设性的问题,如果《纽约时报》从一开始就对中共政权迫害法轮功持批评态度会发生什么?

列维·布朗德: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也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过去25年的实际人权工作告诉我们关注是有效的。当警察关押法轮功学员时,在劳改营或集中营里折磨他们时,当他们的罪行暴露在世人面前时,他们就会害怕,他们就会停止,有时,人们会被释放,我们知道这很有效。

因此,如果对这场迫害给予更多关注,不仅揭露这种迫害,而且同情受害者,不是把他们描绘成不值得同情的奇怪受害者,让读者了解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的真实生活以及他们所面临的威胁。真实的例子显示(揭露迫害后)当事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减轻了,酷刑停止了,有时被放出监狱,这些都可能被放大,可能会放大几倍,几十倍,几百倍。

如果《纽约时报》能够充分发挥其公信力和平台作用,披露法轮功在中国的真实情况,我认为(其效果)几乎是不可衡量的。显然这将帮助无数的人们带来巨大的影响,甚至可能拯救生命,不仅是对当下的人们,还有几代人的生命。

Tiffany Meier:我们这里后退一步,在这份报告发布后,你希望会带来什么影响吗?

列维·布朗德:就我个人而言,《纽约时报》,或许就和数百万美国家庭一样,都把《纽约时报》当成家中的必备品,在我成长过程中,它一直会出现在餐桌上。因此,它一直是我的家庭、我的社区的重要参考。因此,看到法轮功遭到这样的对待,令人非常失望和难过,我认为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希望我们能从中学到教训。

假设我在《纽约时报》工作,当这份报告发布出来,我希望能有一些反省。我们不能说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事实是,他们导致的结果,符合地球上最大最暴虐的共产主义政权的目标,这应该让《纽约时报》三思而后行,想想到底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致于有这样的结果?我希望这能引起一些反省,并能让《纽约时报》有所改变。其它可能有同样问题的报纸,也要审视自己的运作,审视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审视自己作为媒体第四权,所应尽的责任,然后承认,我们有问题,让我们来解决它。

Tiffany Meier:对于那些通过这个报告,或这次采访发现,《纽约时报》从一开始就错误报导法轮功的人,你有什么要说的吗?如果他们想了解法轮功可以去哪里?

列维·布朗德:我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他们我们的网站,“法轮大法信息中心”的网站是:faluninfo.net(F-A-L-U-N info.net),你可以在那里找到大量关于迫害、关于法轮功的纪录片,你还能找到相关报导。我们每天都会收到许多来自中国的报告,在中国各地记录的真实发生的事情,在他们的社区,在街区的劳教所里发生了什么事。我们正在获取这些资讯,我们会分析,我们会发布这些资讯,所以去这个网站。在这里,你可以了解到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不仅在中国,也包括世界各地。

Tiffany Meier:以上就是本次与“法轮大法信息中心”执行长列维‧布朗德的深入对话。感谢您收看我们的特别报导。

请留意我们的新闻节目《聚焦中国》,请继续关注新唐人电视台,再见。

《聚焦中国》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中共公检法罗织罪名 制造伪证构陷法轮功学员
石铭:中共辽宁省当局迫害法轮功惨绝人寰
费城纪念四二五法轮功和平上访25周年集会
关注中共迫害人权 美知名主持人支持法轮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