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爱的力量 让多伦多黑帮老大改过自新

马塞尔‧威尔逊曾是多伦多的帮派头目,现在是“一对一运动”的创始人,该组织帮助年轻人摆脱帮派生活,避免暴力。(Chris Warner-Coburn)
人气: 46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4年06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Jennifer Cowan报导/楚方明编译)马塞尔‧威尔逊(Marcell Wilson)是前多伦多黑帮老大,年少时对权力的渴望和归属感,让他在13岁时走上了犯罪道路,而15年后,一名女性和她的两个女儿的爱改变了他的生活,让他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我一生都渴望有一个稳定、充满爱的家庭和归属感。”他在接受《大纪元时报》独家采访时说,“我终于找到了比金钱、名誉和权力更让我在乎的事,那是一名女性和她的两个小孩。”

今年46岁的威尔逊,曾从黑帮底层升为一个大黑帮的头目,他所在的帮派与几个国家的各种有组织犯罪集团合作。尽管他在黑帮中获得了权力、金钱和尊重,但威尔逊并不快乐。

威尔逊担心自己危险的生活方式和过去的黑帮暴力经历会影响到他的新家庭,他慢慢地退出了非法活动,开始扮演顾家男人的角色。

这对威尔逊来说是个全新的角色。在他的生命中,他几乎不曾见过他的父亲,这让他得不到他渴望的亲情。

年少时混迹于街头

威尔逊出生于1978年,母亲16岁,父亲19岁,来自牙买加。父母在威尔逊还是婴儿时就分手了,母亲带着他住在多伦多斯旺西纽斯(Swansea Mews)社区,这个社区现在是多伦多的福利房社区。

8年后,母亲结婚,并在威尔逊9岁时生下了另一个儿子。他说,继父“对我们很好”,并且一直和他母亲在一起。

威尔逊的家庭在低收入社区中“过得比大多数人好一点”,但他仍然受到不良影响。他说,小区中的大多数居民“正直、守法、勤奋”,但这样的品行并没有影响到社区里的年轻人。

社区里少数人有着不良的生活方式,而这种生活方式吸引了年轻人。威尔逊小时候受欺负,进一步加剧了受到的这种不良文化的影响,他最终“屈服于暴力和快钱的文化”。

威尔逊开始打架,好胜心开始膨胀。“我开始崇拜那些过着犯罪生活的人。”他说。

从13岁到17岁,威尔逊断断续续地混迹于街头,并最终永远地离家出走。他开始在多伦多的帕克代尔(Parkdale)社区、市中心及其周边地区出没,并很快地开始了轻微犯罪生活,然后很快加入了街头帮派。

威尔逊身高6英尺5英寸(1.96米),体重220磅(100公斤),高大强壮的身材加上很能打架,让他在帮派中越来越有名气。黑帮中一个劣迹斑斑的人物注意到他,并将他收入麾下,然后把他介绍给贩毒团伙。威尔逊开始贩卖可卡因,一段时间以后,他开始有钱和有人脉。

威尔逊上过高中,但在课堂上花的时间很少。相反,他的青春期是在“与朋友见面、贩毒和打架”中度过的。

戴上面具 内心挣扎

威尔逊表示,自己沉浸在帮派生活中,看到并做过“可怕的事情”,但他说,多年来他一直在扮演一个角色,而不是做真正的自己。

“有几次,我目睹了令我厌恶、焦虑的事情,但我不能表露我的情绪,我怕被逐出帮派,怕玷污我的声誉,怕受到身体上的伤害或死亡。”

他说:“所以我不得不戴上面具,不得不用酒精和毒品来掩盖我的痛苦、恐惧和人性。可悲的是,我用贪婪、恐吓和钦佩作为动力,变得尽可能地无情和狡猾。”

威尔逊说,作为帮派头目,他知道并接受坐牢甚至死亡的风险。他还说,在他15年的犯罪生涯中,他被打、被砍,甚至被枪击。

尽管他深知,他选择的生活方式从长远来看很少给人带来回报,但他说,他一直有一种心态,就是他“足够努力,足够坚强,最终就能赢”。

然而,他也看到,很难见到一个成功、退休、适应能力强的老年黑帮成员,“我遇到各种各样的人,他们身心疲惫、精神错乱、精神失常,他们并不想变成那样,而他们在他们的时代曾经是令人恐惧的黑帮分子”。

由于执法部门的努力,威尔逊所在的黑帮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瓦解,但他并没有放弃犯罪活动,他与几个较小的帮派合作,然后再与几个国家的有组织犯罪集团合作。

“我讨厌我变成的样子,但我陷得太深了。”威尔逊说,他曾多次触犯法律,但从未被判过重罪。

爱改变了他的生活

直到28岁第一次坠入爱河,威尔逊才决定改变自己的生活。他说,为了他的伴侣和她两个分别是7岁和4岁女儿的幸福,他认为,他有必要改变。

告别帮派生涯并没有想像的难。威尔逊开始了新生活。他找到了一份工作,上了大学。他扮演了父亲的角色,参加学校的体育赛事,参加家长会,和老师谈话,帮助孩子完成家庭作业。

尽管有了新的生活和热爱家庭生活,但因长期从事黑帮生活,威尔逊存在严重的精神健康问题。

他说:“私下里,我的内心濒临死亡,我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和作为幸存者的内疚。”他说,他的“沉重包袱”导致他与伴侣的关系在7年后破裂,但他说:“我将永远感激和感激那个女人和那两个小女孩的爱。”

学会爱人和爱自己

威尔逊一直在与创伤后应激障碍作斗争,他决定直面自己的心魔。他与许多老同事和朋友交谈,并尽最大努力“与他们和解”。

“在这段疗伤期,我学会了再次爱他人和爱自己。”他说,他把写自己的生活和经历作为一种宣泄方式。

他努力写作,在各种活动中演讲,并促使他与英国反暴力极端主义网络(AVE)合作。

“当时,AVE是世界上最大的‘前成员’网络——前黑帮分子、前极端分子和前恐怖分子等。”他说,“我们的任务是通过各种方式协助政府和大公司打击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和极端暴力。”

这项工作促使他成立了自己的组织——一对一运动(One by One Movement)。他所在组织的其他成员也是“前成员”,他们和他一样,已经摆脱了暴力生活,能够与他们一起工作的人建立联系。

帮助年轻人脱离黑帮

该组织位于安省康科德(Concord),以帮助实施青少年外援和成人反屡犯项目,还侧重于反欺凌、预防帮派和退出策略,以及通过辅导关系提供长期支持。

当威尔逊刚开始试图帮助年轻人脱离帮派时,他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但他说,任何风险都是值得的。

“多年来,有人一直想杀我,如果他们现在因为我做了好事而想杀我,那就杀吧。”他说,“谢天谢地,这种情况没有发生。事实上,我得到了很多积极的反馈,甚至来自那些我曾经的敌人。”

作为一名导师和公众演说家,威尔逊传递的信息始终是:“改变是可能的”,但前提是一个人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